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68.妙哉青玉阁

68.妙哉青玉阁

    从皇宫出来已经到了正午时分,首辅和戚都督留在了宫里,圣上还有话要说。我便先风紧扯呼了。

    出了东华门,我一拽缰绳,对不悔和九鬼政孝道:“走!大栅栏!去看看咱们的珠宝店!”

    两人不明所以,我却心气高涨,这么好玩的物事,倒让那两个丫头先折腾出来了!

    凭着记忆中的京师地图,一路找到了大栅栏。嚯!这大栅栏明朝时就这么热闹啦?

    我印象中,大栅栏原址建于明朝永乐十八年,也就是1420年。刚开始却不叫大栅栏的名字。

    最早有记录的明代张竹坡《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并未收载“大栅栏”这个地名,在前门外路西只有廊房头条、廊房二条、廊房三条和廊房四条,其中的廊房四条就位于现在大栅栏的位置,可见在明朝早期还没有大栅栏这个地名。

    一直到了明弘治元年,为治理京师社会治安,在北京各条街巷门口,设置了木质栅栏,栅栏由所在地点居民出资修建,从此以后直到清朝末年,在北京的街道上共修建了一千七百多座栅栏。

    其中廊房四条的栅栏由商贾出资,格外的大,因而被称为大栅栏,久而久之大栅栏就取代廊坊四条,成为这条街道的正式名称。

    我骑马走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深深地为这份热闹所吸引,便索性下了马,缓步走着看着。叫卖声此起彼伏,叫的最大声的是那卖冰糖葫芦的!

    我瞄了两眼,大个儿的山楂裹着厚厚的糖浆,闻着就甜,前世我就最爱吃冰糖葫芦,这见着了,真想买串尝尝!可是碍于自己现在三品官的身份,又确实不好意思,便只能站着吞了两口口水。

    不悔在旁边跟着我,马儿已经交给了从人去牵,见我表情,知我自幼爱吃甜食,微微笑了笑,却走上去买了两串最大个儿的糖葫芦,让卖家拿糖衣封了,又用菏叶包了。

    我惊喜万分,不悔硬是要得!于是忍了忍口水,继续走。

    前面一个排挡上人真多,干嘛的?凑近了一看,得嘞!卖豆汁的!

    说起这豆汁,估摸着得有三四百年历史,我就纳了闷了,京师人们咋就那么爱喝豆汁呢?还把喝豆汁当成是一种享受。

    据说第一次喝豆汁,那泔水般的气味确实使人难以下咽,但捏着鼻子喝两次,感受就不同一般了。有些人竟能上瘾,满处寻觅,排队也非喝不可。

    《燕都小食品杂咏》中说:“糟粕居然可作粥,老浆风味论稀稠。无分男女齐来坐,适口酸盐各一瓯。”并说:“得味在酸咸之外,食者自知,可谓精妙绝伦。”

    可是无论他说的再神,我就是不爱喝!闻着味儿都不舒服!炸焦圈儿倒是能吃两个。

    反对着豆汁的味儿一扭头,远远的瞅见一堆大排档后面,小楼林立的那一簇商铺里,一个翠莹莹的招牌高高挂着:“青玉阁”!

    这不就找到了吗?我笑了笑,大步就向着青玉阁的方向走去。这栋小二楼不大,却很精致,上至琉璃瓦,下至红漆柱,无不调理的干净整洁,色彩艳丽。

    走近了一看,还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珠光宝气配嫦娥仙子越仙。

    下联是:金玉满堂赠淑女美人更美。

    横批:独占花魁!

    哎呦哇擦!这对联简直俗透了!但又转念一想,大俗就是大雅,本来做的就是金玉生意,也别装学堂啦!挺好!便高高兴兴抬脚进了门槛儿。

    呦呵!人还真不少!里里外外,男男女女,挤得满满当当,每个柜台都有人!我凑近了一看,却都是京师的年轻男女,在那儿选款式,付定金。

    我转了两圈,一个小姑娘凑了上来,叫了声少爷!我扭头一看,这闺女十五、六岁,穿着青玉阁制式的碧色短褂,紫色的绣花鞋。长得十分灵光,声音也好听。

    她捧着一个册子,双手递过来道:“这位少爷!您是给府里的少奶奶买礼物吗?我们青玉阁的货色必是京师一等的!”

    我觉得有趣,哦了一声,便问道:“你这里都有什么好货色啊!”

    那小姑娘却道:“我叫芯儿,不知少爷贵姓?”

    我忍住笑道:“免贵姓孙!”

    芯儿拍手道:“少爷竟和我家东家一个姓氏!店主说了,孙氏来购物,只要出示腰牌,可享九折优惠哦!”

    我差点儿没有喷出一口口水,这青莲、玉荷俩姑娘真有一手!*的小销售都这么有一手!可以的!

    我拿出进宫时的名牌给芯儿看了看,上面偌大的一个“孙”字,背面却是我的名字和职位,这个我没有展示。

    芯儿见状,越发客气道:“竟然是一位官人!芯儿给您行礼了!”

    我清了清嗓子,尽力压抑住笑意说道:“免礼!还是看看你的上等货色吧!”

    芯儿笑道:“好唻!”说着,翻开了图册,指着第一页的戒指、项链说道:“孙大官人!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来自南洋的珍稀珍珠!您看这鸽子卵的成色!配上七分金、三分银,打成一个坠子,或者项链,那一定是极讨美人欢心的!”

    不等我说话,芯儿继续说道:“而且我们的大师傅来自不列颠,据说以前给他们的什么沙白女王打首饰,做工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少爷您还在犹豫什么呢?”

    我又故作正经的问道:“这珍珠要几个都可以吗?”

    芯儿却故作神秘的道:“少爷,这不同的颗数代表队的意义不同,这个有讲究,可不能乱送!”

    我奇道:“哦!什么讲究?”

    芯儿道:“那要看您送谁!送夫人呢,最好是一颗、两颗、四颗、十颗。代表意思分别是一心一意、两情相悦、生生世世和十全十美!”

    我喷出一口鲜血,芯儿继续神秘的道:“若是送情况,最好就是七颗!”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问道:“七颗是什么意思?”

    芯儿笑的像只小狐狸,说道:“就是偷偷爱你的意思啦!”

    我:“”同时向着芯儿伸出大拇指!而后道:“给我拿一个七颗珠子的坠子吧!”

    芯儿笑道:“好唻!这样的正好有成品,我就给您拿来!”

    说完一溜烟的去了。我回头,九鬼政孝和不悔正在偷偷笑着,不悔问我:“启蓝,你准备送给谁啊!”

    我想了想,对啊,鸢、岚、慕容沁,嗯,青莲和玉荷虽说是这的老板,我也得表示表示!这芯儿干得不错,也给份奖赏吧!于是等芯儿回来,我问她:“你这同款还有吗?”

    芯儿皱眉道:“看不出少爷还是个多情种子,您准备要几串?”

    我无语道:“六串!”

    芯儿无语,又不想丢了我这大客户,便请我到里面柜台稍坐,片刻,拿来了留个一模一样的木雕盒子。

    我一看,不错,沉香木的盒子,蜀锦的封面,打开看时,珍珠串做工均匀,质地优良,很是拿得出手,我很满意,便笑道:“一共多少钱?”

    芯儿道:“一串的作价是四十两纹银,六串是二百四十两。您是孙氏,打九折,又买这么多,我便做主打八五折吧!算下来,一共是二百零四两!零头不要了,便收您二百两吧!”

    我回头,问不悔要了一锭金子,这是方才圣上赏赐的,还有许多。这一锭,足够支付货款还有余,我笑道:“多的便赏了你吧!”

    芯儿欢喜的接了过去,面色复杂的道:“先生虽然花心,但却是极豪的!唉,男人啊!”

    我忍不住又喷了一口血。忍了忍,又问道:“你这里除了招牌款式,还有没有更高档的?”

    芯儿跳着脚道:“有的!少爷!我们最近从夷狄处,嗯,名叫莫三比克的地方进了一批上好的蓝宝石,您要不要看看?”

    我惊奇道:“哦!有这样的好东西?那便给我依刚才的样式打个坠子吧!”

    芯儿皱眉道:“少爷真土豪!那么好的宝石打这么简陋的款式!不过只要您喜欢,我们都是可以做到的!不过”

    芯儿沉吟了一下方道:“这个属于稀有款,少爷要的话,可以付一些定金,十日后再来拿成品!”

    我还没开口,一个女声接口道:“不用等十日,现在就有最好的!”

    芯儿闻声,回头叫道:“大老板!二老板!”

    我转头看时,却是青莲和玉荷。两人见了我,笑着行礼叫道:“先生!”

    我表情揶揄的道:“大老板!二老板!”

    青莲笑道:“做生意需要嘛!先生来了怎么不说一声?”说着回头对芯儿说:“这是咱们东家!还不去把贵客室收拾停当,接待东家!”

    芯儿一吐舌头,低声说道:“谁知道东家这么年轻的!”一溜烟跑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随着青莲、玉荷进了内进,上了二楼。会客室不大,但收拾的十分别致典雅。我点头赞许道:“你们有心了!”

    青莲、玉荷连忙逊谢道:“这里一切都是先生的!没有先生您,我们还在山东侍客呢!”

    说着眼眶又红了。

    我一摆手道:“此事再勿提起!”而后笑着说:“你们的创意很好,办的很好!今后尽管放手去干,我支持你们!”

    二人千恩万谢。店里的伙计捧进来一个锦盒,玉荷接过来,送到我面前。

    我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枚蓝光熠熠的坠子!蓝宝石呈长八边形,镶着金银边儿,在阳光下折射着迷蒙的蓝光,看得人心动神摇。真是最上等的好东西啊!

    青莲微笑道:“先生,这是我们岚姐姐从莫三比克带回来的原石,加工后由霍姆斯精心打造的,本来准备作为镇店之宝,先生喜欢,我们便重新再打造一枚红宝石的镇店好了!”

    我点头笑道:“其实我也没什么用,就是新鲜!”

    青莲道:“先生,这里一切都是您的,您不用解释!”

    我问道:“这个坠子叫什么名字?你们本来估价多少?”

    玉荷答道:“坠子的样式叫做海之泪!估价呢却在一千两以上了!”

    我笑了笑,让不悔拿出几个金锭,递给玉荷,见她们要拒绝,我笑道:“这是生意!东家也不例外!”

    两人方才作罢。我想了想,转头对芯儿说:“小姑娘,你把刚才的坠子拿出来三份。”

    芯儿不知道要干嘛,从那六份珍珠坠子中选出三份双手递给了我。我站起身,送给青莲、玉荷一人一份道:“送你们的小礼物。我的小心意而已。”二人眼眶发红的收了。

    我又将最后一份递给芯儿道:“干得不错!赏你的。继续仔细做好事!”

    芯儿叫道:“我也有!”末了笑的见牙不见眼,抱着盒子笑道:“我还道先生是花心大萝卜呢!”

    一屋子人都笑。

    我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一楼一阵杂乱的吵闹声,似乎有人在喝骂着什么!我疑惑的望向青莲,她摇摇头,表示不知。

    我一挥手,几人随着我,快步向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