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71.难道是缘分

71.难道是缘分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从小不怕辣,辣妹子从小辣不怕。严格来说,我也不怕,只是一时半会儿有些招架不来。嗯嗯,就是如此。

    我陷在无语中久久无法开口,这妹子,只怕到了现代也是个小辣椒,更何况在这封建保守的明朝,肯定是异类中的异类,他父亲担心的婚嫁之事,倒的确是个比较挠头的问题。

    李再兴清了清嗓子,叹了口气道:“看到了?这就是你说的风骨!”

    我笑了笑,笑着道:“我倒觉得令爱毫不造作,十分可人!”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更能接受这样的“为非作歹”,比起那些弱柳扶风、贵妃出浴娇无力的女子,更喜欢李华梅这样、颇具现代感性格和气质的女子吧。

    李再兴闻言,颇为愉悦的“哦”了一声,眉毛挑了挑,端起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又拿起筷子,热情的道:“来来来!吃菜吃菜!”说着又给我夹了一个叫花童子鸡的鸡腿,笑着道:“男儿志在四方,来!这鸡腿你尝尝!”

    我连忙谢过,夹起这鸡腿时,却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的话里话外好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几口吃完鸡腿,什么味道没尝出来,心思都在刚才的人和事上,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愣是不知道吃的什么味儿。

    又吃了几口,李再兴忽然问我道:“启蓝,对北方的军事,你怎么看?”

    我心道,戏肉来了,但我不能上来就和盘托出啊。便放下筷子,喝了口茶道:“不知大人指的是哪个方面?”

    李再兴听到我的语气转换,知道我这是要谈公事的意思,便笑道:“只是私人闲聊,启蓝不必拘束!”

    我连忙拱手道:“启蓝明白!只是不知前辈向考校晚辈哪方面的认识?”

    李再兴见我实在客气,又想了想,觉得年轻人身上少些骄气也好,变不再纠结,笑着道:“你们最近这一仗打的十足威风!狠狠刹了草原人的气势,最近,已经有十几个草原部落上书请封,估计是被你们扫灭龙台金帐,特别是”

    他定定看了我一眼,方继续道:“特别是你清理黑石炭部后方的举动,让草原人大为惊惧,因此你这招虽然有失狠辣,但确是稳定北方的最好办法!”

    我拱手道:“前辈,晚辈曾讲过,愿舍一人之名节,换北方三十年和平!如今首辅改革力行,正是百废待兴、砥砺奋进,一扫前期颓丧势头的大好时机,最需要和平稳定。启蓝不在乎别人看法,只愿以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尽己所能,给北方一个和平!还望前辈理解!”

    顿了顿,我继续道:“至于身后如下评价,那自由得后人去评说吧!”

    李再兴喃喃的念了两遍:“以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启蓝,你虽年幼,但气度高洁,情怀深远,尤其为国为民,披肝沥胆,忠勇无双,本人是十分敬佩的!”

    不等我说话,李再兴笑容微微一收,却略微将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只是启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这样锋芒毕露,只怕只怕于今后留下病根!”

    我轻轻的哼着笑了一声,笑道:“前辈所言极是,不怕您笑话,自从晚辈于辽阳破敌,亦或是在山东清丈土地,已然有宵小之辈不安分。不过都被打发了、没有声张而已。”

    敢说这些话,其实我也有自己的考虑,李再兴是出了名的中间派,并不倒向任何一边,做人正直诚实,所以我说这些话,未必没有争取支持的意思。

    李再兴眉毛一挑,哦了一声道:“竟有此事?我竟丝毫不知!是何人所为,你可有怀疑对象?”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而不语。

    李再兴看我的样子,也是低头沉吟不语。良久方道:“你是怀疑”

    我微笑道:“我谁也没有怀疑,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罢了!”

    李再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低声道:“启蓝,你在山东清丈土地的事,我听说了。手段虽然不雅,但确是一心为国。这一点倒与首辅不谋而合,难怪他那么欣赏你,两年内四迁其官,也是世所罕有啊!”

    我点头叹道:“只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再兴奇道:“启蓝,你年纪轻轻,何故言语间如此萧条?”

    我仰望着天花板道:“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我此刻方懂了戚都督两句诗词的意味啊!”

    李再兴感叹道:“看来启蓝虽正值上风,倒是颇有隐退之意。我曾听说,你在海外有产业,看来是早有打算,我倒是多虑了!”

    我对着李再兴一拱手道:“前辈体恤,晚辈心领。只是晚辈向来认为人各有命,不必强求。心安处便是家,何必执着身在哪里,所为如何。”

    李再兴哈哈大笑道:“心安处便是家!高品格!高心气!启蓝,我再敬你一杯!可惜相见恨晚!相见恨晚那!”

    我们一起举杯,又是一杯黄酒下肚,肚子里又是热浪滚滚。

    刚放下杯子,门帘“呼啦”一声响,我以为是李华梅,抬头看时,却是一个中年妇人,四十来岁的样子,体态丰腴,面色红润,一看保养的很好,身上熏着桂花香,气度高华,眉眼之间倒有七分像李华梅,看年龄气度,相必是李再兴的夫人、李华梅的母亲,这李家的主母吧!

    只见这李夫人眉宇间带着气,进门后,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就往里走。李再兴笑道:“夫人便回来了?你不是去清玉阁转悠了?怎么如此之快?快坐!来人啊!”

    自有小厮进来,快走过去扯过一把椅子,端端摆在李再兴微微下首的位置。

    李夫人气道:“前两日我去清玉阁,看上一串蓝宝石串子,名字唤做海之泪的。当日钱没带够,又不好说赊欠之语,今日去了,却已卖了!同样的货色短期内竟没有了!你说气不气人?”

    李再兴转头,有些愕然的望着我,我刚要开口,门帘呼啦一下又开了,这次进来的人脚下带着风,吹来一阵淡淡的幽香,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李华梅这疯姑娘。

    却听她惊喜道:“爹!娘!你们看!好看不好看?”

    我回头时,却见李华梅将海之泪戴在脖颈上,那幽幽的蓝光映着无暇的面庞,当真是明艳逼人!

    却听李夫人惊讶道:“华梅,这这不是海之泪吗?怎么就就到了你这里?”

    李华梅笑了两声,瞥了我一眼,哼了一声道:“这是这家伙给我的工钱!”

    李夫人急问道:“什么工钱?”

    李华梅笑的像只小狐狸,抿嘴道:“他吃了我做的饭,自然要付钱那!”

    李夫人笑骂道:“你那一桌子饭,也不过就是二三两纹银的成本。这一串海之泪,底价都要二千两纹银!你的饭如何值得这么多!”

    李华梅大讶道:“这么贵?我还以为是寻常玩意!这我可不敢要!”说着就要摘下。

    我连忙道:“不必!送出之物,哪有收回的道理?宝剑赠英雄,花红送淑女,乃是天经地义,华梅妹妹不必客气!权当是饭资吧!”

    李华梅笑嘻嘻的道:“那我可真收下了!不过我可不是什么淑女,我是侠女!”

    我只能无奈笑着,一屋子人都笑,李华梅不好意思,跑到李夫人身后,扯着衣服开始不依不饶,不许笑她。众人也只得依她。

    李夫人叹道:“我看上的串子,却归了我女儿,罢罢罢!这也是有缘无分!”

    我笑道:“若是夫人喜欢,或者有其他要求,尽可以跟我说,我让他们给您尽快雕琢一只就是了!”

    李夫人奇道:“串子是清玉阁的,怎么你让人雕琢?”

    我笑着拱了拱手道:“承蒙您不嫌弃,清玉阁却正是在下的一点产业!还要多谢您的惠顾!”

    这句话一出,李华梅和李夫人一起长大嘴巴,长长的啊了一声,方道:“闹了半天,你才是清玉阁的东家?”

    我笑道:“只是为货物找了个合适的销路,不值一提!”

    然后不等他们接话,继续道:“听管事的说,最近从锡兰进了一批红宝石,莫三比克、索法拉也有新品,质地更佳,色泽也更好,不如我着他们以红宝石为底料,加上些许细软金银,再打造一只给您,如何?”

    李夫人惊喜万状,笑道:“那如何使得?你已经赠了华梅这孩子一串,我这一串,便当是买吧!”

    李再兴也道:“店面经营不易,启蓝不必推辞!”

    我笑道:“既如此,便只收物料成本吧!”

    于是一屋子人尽皆欢喜。

    李夫人也没了进门时的气,估计是怎么看我怎么顺眼。忽然她觉得奇怪,怎么李华梅一个姑娘家在混在这里,还丝毫不认生的。眼睛在李华梅和我之间扫了几圈,又和李再兴对了一下眼神。确认过眼神之后,忽然扭头望着我笑着唤道:“启蓝那!”

    我连忙应道:“晚辈听着呢!”

    李夫人点了点头,非常慈祥的笑问道:“你家里几口人?都有谁啊?”

    我心里一跳,呀!这是干嘛?见父母问家庭情况么?我却不好不答,便如实答道:“晚辈母亲早丧,父亲与大姐前些年闹倭寇时殁了,二姐已嫁人。一直是我姨夫,还有我父亲的义弟——我义叔父一家把我养大。”

    房子里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李华梅默默无语,李夫人擦了两下眼角,低声道:“想不到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那你家里这些人,现在都在哪里?”

    李再兴在桌子下面捅了李夫人一下,示意别再刨根问底了,李夫人瞪了他一眼,表情不依不饶,李再兴顿时没了声息。

    我笑着答道:“目前,全家人都在南洋,帮助我打理远洋贸易呢!”说着,看了李再兴一眼。

    李再兴会意,知道我的意思。李夫人却不明所以,问道:“那你就自己一个人在这住着?也没个人照顾?另外,你可曾许下亲事啊?”

    我咳嗽了一声道:“同住的还有我义兄,就是陪我来的那个人。平日里我多在军营里居住,也不用什么繁琐照顾。至于亲事”

    我笑道:“家人不在,我又繁忙,却是一直没有琢磨。”

    李夫人闻听此言,掩口笑了几声道:“那便好!启蓝那!你以后要多和我们华梅亲近呢!”

    我笑着答道:“晚辈还要向李小姐多加学习讨教武艺呢!”

    李华梅欢乐的笑道:“行吧!看在这串子的面上,我就多教你几手功夫吧!”

    一屋子人又笑了起来。李再兴笑着招呼李华梅坐下,于是一个小桌坐的满满当当。酒菜凉了,下人们又换了一桌酒菜。于是这一桌便饭,硬是吃成了自助餐。

    饭间也只是说些家长里短,却没有人再提陈庆的事情。

    又是几杯酒下肚,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李华梅英气勃勃的笑脸,为什么我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难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这难道,就是缘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