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72.关城需增修

72.关城需增修

    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三四点,当真是酒足饭饱。问完了话题,又见李再兴和我还有话说,李夫人便由李华梅扶着去了。临走,李华梅还朝我眨眨眼睛,我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人——美奈子。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唉,都是过去的人,过去的事,现在想这么多没有意义了吧。

    等撤下满桌残席,下人们又倒了茶,我和李再兴继续坐着叙话。李再兴问我:“启蓝,你在蓟辽一线作战日久,又追随戚南塘,深得其真传,不知你对我大明长城关防如何评价。”

    我心里一动,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仔细回想,似乎历史上明朝前、中、后期分别对长城做过一次加固修整,难道后期的就是现在?一时不明白李再兴的意思,我便含糊道:“长城乃北部抗击外侵最强固之保障,自秦始皇起,凡入主中原者,几乎都要修筑长城。”

    回忆了一下,我又继续说:“史上,计有汉、晋、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宋、辽、金、元等历朝历代,都不同程度进行了长城增修,且狄夷占据中原时,修筑量均多于汉人。可见长城无论对谁,都是宝甲贝胄,不可或缺。”

    这番话只是就史论史,滴水不漏。李再兴点头道:“想不到你对史事如此精通!难得!那我问你,你在历次交战中,是否认为长城、特别是所属关城,依旧可靠如昔?”

    我在心中思考他这句话的意思,琢磨着明长城的关城,大大小小有近千处之多,著名的如山海关、黄崖关、居庸关、紫荆关、 倒马关、平型关、雁门关、偏关、嘉峪关,再比如汉代时的阳关、玉门关等。

    这关城不是简单的一个牌楼和城墙,而是包括亭、塞、障、壕、垣、堑等方方面面作战设施在内的综合防御体系。

    有些大的关城附近还带有许多小关,比如山海关附近就有十多处小关城,共同组成了万里长城的东端防御系统。有些重要的关城本身就有几重防线,比如京师附近的居庸关除本关外,尚有南口、北口、上关三道关防。北口即八达岭,是居庸关最重要的前哨防线。

    所以我琢磨,李再兴问我这话,是否有重新加固长城的打算。于是我放下茶杯,正色道:“长城乃中原最后甲胄,关城为长城连接铆钉,无论多厚、无论多坚都不为过。”

    李再兴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我便接着道:“目下鞑靼人遭受重创,议和互市,短期内复来的可能不大,关键是要抵御来自东北的女真人入侵!”

    我心想,经历了跪着的三百年满清,我们中华才从遥遥领先、变成彻底落后于世界,所以虽然人微言轻,但是还是应该尽己所能,为国、为家、为民族做些什么。

    于是我接着道:“但山海关连年征战,关城长久失修,实为最大隐患!故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重修山海关、加固居庸关!”

    李再兴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叫道:“好!好!好!”说完,哈哈大笑不止。

    我就静静的等着他,等他笑完。李再兴看着我,不无惋惜的说:“可惜圣上不准你入京,我这兵部,真缺你这样的干才啊!”

    我笑着道:“在哪里都是为国尽忠,一样的。”话里话外对朝廷的不满之意却是跃然纸上。

    李再兴叹了口气,半晌方道:“再寻机会吧!”说完鼓起状态,问我说:“谁人可以完成山海关修缮事务?”

    我脱口而出:“李成梁!”

    李再兴微微笑了笑道:“我听说你和成梁之前似有不睦,如今推举人选倒是十分诚恳。”

    我笑道:“公还公、私还私,晚辈绝不会因私废公,当然,也不至于因公忘私。”

    李再兴哈哈大笑,我又接着道:“我要说,我和他现在成了朋友,前辈不会说我是徇私情吧?”

    李再兴笑个不停,只是拿手指点着指我。

    门帘呼啦一声被拽开,却是李华梅端着一盘子水果进来了。我一看,一个果盘分四样:枣儿、栗子、柿饼、核桃。我想了想,这些都是蓟州周边的特产,估计是本部送来的。

    李华梅笑着问李再兴:“爹,我在伙房尽听你笑,这个呆子说了什么让你如此开心?平时你不都是吊着脸么?”

    李再兴笑道:“他是呆子堆里挑出来的!你这丫头,男人家说事,你来掺和什么?”

    李华梅不依,过去揉着李再兴的肩膀道:“说说呗!还藏着!”

    李再兴拗不过这个女儿,便笑着道:“我在和启蓝商量,让他督办,修缮居庸关长城呢!”

    我心里一动,这个刚才却不曾说,看来李再兴是胸有成竹,只是这会儿说出来罢了。于是我笑了笑道:“我这呆子只能欣然领命了!”

    却不料李华梅忽然表情古怪的道:“那我要是想见你见不着便哭,万一把长城哭倒了,岂不就成了孟姜女?”

    我一脸吐血的表情,不会接这个话。李再兴却佯怒道:“女孩子家家,不知道点儿矜持!去去去!去给我嗯,拿些润喉的物事来!”

    李华梅哼了一声,调头就走,路过我身边时朝我做了个鬼脸道:“我又没说要嫁给你,才不当孟姜女!”说完,又哼了一声去了。

    我和李再兴互视一眼,忽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我问李再兴:“真的要晚辈去修缮长城?”

    李再兴笑了笑道:“见了你,我就知道你是不二之选。明日早朝,我便与首辅汇报此事!”

    我点头应了。

    又坐了会儿,我知道该走了,叨扰了人家一天,便起身告辞。李再兴也是爽直之人,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留着吃饭的架势。我便带上不悔,告别了出来相送的李再兴和李华梅,上马去了。

    路上,不悔问道:“一进去就把我架开了,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我苦笑了一下道:“有!”

    不悔惊道:“我看您们有说有笑,怎么难为你了?”

    我摇头道:“要我给他那淘气的女儿作女婿呢!”

    不悔一愣,哈哈大笑道:“这是好事啊!怎么就是难为了?”

    我又摇头道:“她的风骨,你不懂的!”

    说罢,加速去了。

    晚上,我抽空去了戚都督的宅院,他却病了,最近骤然降温,昨夜里起来起夜,被风吹了。我便没有夹缠太多,只是略略说了这两日的事,其实主要还是听听他对李再兴所说事情的看法。

    戚都督的意思,李再兴为人正直,有能力,是个好官。他安排的事可以应承。更何况,自他本人上任蓟州以来,也是着重加强了长城修固,在这居庸关长城到山海关一线用心最多,让我做这件事,他也是十分满意的。

    我点头应是。戚都督忽然又笑道:“你可曾见过李再兴那捣蛋女儿?”

    我笑道:“见过了!”

    戚都督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又问道:“觉得怎样?”

    我笑道:“风姿卓越,与众不同。”

    戚都督哈哈大笑道:“那自然是与众不同的,谁娶了去,就当娶了个将军!我是问你对姑娘家感觉怎样?”

    我苦笑道:“方见了一面,谈不上更多。感觉还好吧!”

    戚都督微笑道:“你且处着,有朝一日若是有念想,你的家人都在海外,我便做主去给你提亲!”

    我无语,古代人对婚事都是这么直接的么?不过想来也是,那会儿媒婆上门说媒,不也就是一席话,如果可以,也就开始操办了。于是我抱拳道:“若是届时真的有意,还要多谢都督成全!”

    戚都督大笑摇手,却带着剧烈咳嗽起来!我连忙叫人来服侍,自己便先行离去了。

    回到问海阁,我叫来青莲、玉荷,告诉她们事儿了了,两人大为放心。同时我还问,锡兰的红宝石还有没有上等品?

    玉荷管物料,立即答道:“还有一块,不过算不得上佳。倒是莫三比克最近新进了一批宝石,其中有几块的透明度、色泽、净度都是极好的。先生要干嘛?”

    我笑道:“兵部尚书的夫人看上了咱们青玉阁的手艺。你选块儿最好的,让那霍姆斯尽快赶工,打造成一个坠子。嗯再打一副戒指耳环,一并给李府亲自送去。他们非要给钱,我便答应只收物料费,你们看着按最低的收便是了。”

    青莲、玉荷长期在官府里混,最清楚这中间的水深,玉荷笑道:“这倒是一段善缘,我们立即就办!一定办的漂漂亮亮!”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个霍姆斯为人如何?”

    青莲、玉荷对视了一眼,微笑了一下,青莲答道:“手艺人,又有几分名气,自然是有些脾气的。”

    我点头道:“有脾气不怕,只是我们把宝全压在他一人身上,万一哪一日他反水,我们岂不是无可奈何?”

    青莲笑着答道:“先生所虑极是!这霍姆斯之前却曾口出狂言,喝了几杯酒,就起哄着加薪,还说什么清玉阁靠着他,不加薪就散伙之类的。又一次还要我们姐妹相陪!”

    说着说着已经来了气,玉荷接口道:“我们二人已经随了先生,虽然先生功夫限制没碰我们姐妹,但我姐妹二人心里已经把自己完全当了先生的人。那霍姆斯闹得紧,实在不行,我便从翠红楼里请了个头牌,三日下来把他榨的干干净净!半个月之后,整个人瘦了一圈儿,衣服穿着跟捆着个猴子似的!”

    说完,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我跟着笑了一阵,问道:“你们准备怎么解决?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青莲微笑道:“霍姆斯一开始把技术卡的很紧,精细活儿都是他做,别人沾不得手。于是我便从老家选了三个细发的半大孩子,名义上是帮工,实际上却是去偷学技术。霍姆斯一开始不愿意,但活儿压的紧,他忙不过来,又被那青楼女子缠的分不开身,便慢慢开始教这三个孩子干些基本的,如今已是越发倚重了。”

    说着笑了笑,沉吟道:“我估计,再有半年,不!三个月,一般的活儿就能直接交给这三个孩子去办了!”

    我赞道:“好!核心技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此事要抓紧!”

    二人对核心技术这次词大感有趣,笑了半天应了是。

    我想了想,又说:“还要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二人欣然道:“先生只管吩咐!”

    我笑道:“这次和霍姆斯交流,他不懂我朝汉人的语言,你们也不懂不列颠的语言,十分不便。我要你”

    指了指青莲道:“去学这不列颠的语言。不要求吟诗作对,能够正常读写即可。明白吗?”

    青莲道:“是了,先生!前段时间我认识了两个来传播什么上帝教的女修士,居然识得汉家文字,我便拜了她们为师吧!”

    我点头道:“学习可以,别信那些迷惑人心的教义。对了,带上九鬼政孝、慕容沁,还有拉克申,让他们一起学。”青莲自然应了。

    玉荷问道:“那我呢?”我想了想道:“你却去学习法兰克的语言,叫上不悔和墨,让他们也参加吧。”

    说完我又叫来了鸢,让她带着砂还有岚——如果岚有时间的话,共同去学习西班牙的语言。据青莲说,正好城郊有几个来传教的马喇甲佛郎机和宋吕佛郎机——就是那时候人们对葡萄牙和西班牙人的别称,中间有不少修士修女,正好可以请来当老师。

    说来说去,终归有一日我要出海,早一些学好语言,也是个知识储备吧。安排完,我心头便了了一件大事,十分愉悦的去修练我的寒晶诀了。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