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73.炉火忆当年

73.炉火忆当年

    第二天早朝上,兵部尚书李再兴正式递交了修葺长城关城的折子。殿上文武百官均对修葺长城一议表示赞同,连一向抠门的户部都表示,今年税银较往年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应当支持先修关防,但应有重点,不能漫灌。

    李再兴表示,将重点修葺自居庸关到山海关的长城关城,其余地方只是补缺加固。户部表示赞同。

    明神宗朱翊钧着内阁研究,从速票拟意见。张居正应了后,问了一句,各段可有指定负责人选。

    李再兴应道:长城山海关段,拟由辽东总兵李成梁负责,居庸关段,则由昭勇将军、副留守都指挥孙启蓝负责。

    听到我的名字,张居正楞了一下,随即不再问话。而是向朱翊钧表示,将尽快票拟意见,提交圣裁。

    当天下午,张府着人来找我,说首辅请我去府上一晤。我正在院子里习练虎贲式,接到通知,知道张居正要说什么,便立即更换衣服,收拾装束,带着不悔和九鬼政孝离开问海阁,随着张府门人前往会晤。

    到门前下马,随着管家一路穿行,再次来到张居正的偏厅。管家掀开厚重的帘子,我进到堂内。

    整个偏厅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大概能闻出来的是两三味补药。估计张居正听从了我的建议,开始着力保养身体,我打心眼里感到欣慰。

    人最重要的是自救。自己不动,别人急死也是闲的。

    到了厅里,当朝首辅正围坐在火炉旁,一口一口慢慢的啄饮着清茶。见我进来,笑道:“启蓝来了!过来坐!”

    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小椅子。

    我过去拱手见礼,坐下来,张居正推过一只空杯,端起面前的茶壶给我倒了七分,笑道:“冬日里,黄芪加高丽参冲饮,最是补气。”

    我微笑了一下,端起杯子,闻了闻,气味纯正;抿了一口,入口甘甜;再端起杯时,便一饮而尽。

    张居正笑道:“到底是年轻人。我年轻时,也如你这般喝茶。”

    我又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张居正端着杯子,吹着抿了一下,笑道:“听戚南塘说,李再兴找过你了?”

    我放下杯子道:“正是。”

    张居正又喝了一口茶水,微笑道:“这个人虽然顽固,但却没有那些清流的迂腐,是个实实在在干事的人。”

    我点头道:“所以我在交往时,颇有拉拢之意。”

    张居正忽然笑的很开心,问道:“听说,他有将女儿交付给你的意思?他那个宝贝千金可是有意思的紧。”

    我笑道:“这人人都知道了,我若是不娶她,岂不成了陈世美?那可是要被追杀的!”说这句话时我绝没想到,这追杀的话居然一语成谶,当然这是后话。

    张居正哈哈大笑道:“就怕你没那个胆子!那个奇女子可是驾得船、出得海、打得水战的,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把你提溜回来!”

    我苦笑道:“怎么感觉粘上个捕鼠夹子?”

    张居正又是大笑,却因为中气不足,笑中带着喘。笑了一阵子,张居正收敛表情,对我道:“启蓝那,这修筑长城可是个苦差事,你当真愿意去?”

    我微笑道:“利国利民的事,我自是不会抗拒的。启蓝愿意去!”

    张居正叹了口气,良久道:“你的样子,倒像极了一个人。”

    我奇道:“像谁?”

    张居正定定看了我一眼,方缓缓道:“我寻了他三十年,没有寻到。倒是你有缘分,居然给碰上了!”

    我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人选,却不做声,张居正微笑道:“你已经猜出来了吧!”

    我点头道:“略有考虑。”说吧,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问道:“您说的可是师公?通灵道人?”

    张居正苦笑一下,叹道:“他是豁达大度,无他无我,上可通灵,唯余本真。还有那个他也是,飘摇海外,只留下一个我,还在这俗世里挣扎。”

    我猜得出,张居正说的那个他,是指叶公,却依然不开口。

    张居正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他我是说你师公,可是传授了你寒晶诀?”

    我点头答道:“正是。”

    张居正急切的道:“你且施展于我看!”

    我想了想,运起寒晶诀,将功力聚于右手,对着两人间空处打出一招,正是虎贲式中威力最大的招式“一虎不河”。

    张居正看到我的招式,眼中精光一闪,举手向我拳锋迎来!

    “碰!”两手在空中略一交击,随即分开!我只觉得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这便是烈息术,不,元阳诀的威力么?

    张居正看着手背上凝结的一层寒霜,双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哀伤。忽然奇道:“你在笔架山前后不过三个月,怎么寒晶诀进境如此之快?已达到了小成的地步!”

    我如实答道:“师公度化给我一颗种子,我将之消化了。”

    张居正叹道:“他竟然肯自损功力帮你!唉秋声,你为何当年不肯如此帮我呢?”

    我不知他们当年的事,只能默默不做声。

    张居正望着炉火,发了半天的呆,忽然低着头轻声道:“把离霜给我看看。”

    我抽出离霜,双手递给了他。

    张居正接过刀,抚摸着刀身,低声道:“此刀长一尺一寸,乃是当年由大哥叶正卿打造。哦,就是你叶公。刀鞘上三颗宝石,却是我们三位金兰兄弟一起镶上去的。你看——”

    他握着刀鞘,将刀柄送的离我近些,让我看着道:“这颗蓝的,是大哥的最爱,他是至阴门派的嫡传;中间这块红的,却是我的,原因你也清楚;最边上这块白的,便是你师公,当年我们金兰兄弟中的老三——吴秋声了。”

    此时我方知道了师公的全名。

    张居正接着说了很多,都是当年的往事,我便静静的听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要说这些。

    张居正说,嘉靖二十六年,也就是一五四七年,二十三岁的他中二甲第九名进士,入选庶吉士,教习中恰有内阁重臣徐阶。徐阶颇为重视经邦济世的学问,在其引导下,张居正努力钻研朝章国故,实为他日后踏上政治舞台生涯的坚固奠基。

    徐阶致仕后,内阁大学士只有夏言、严嵩二人,二人为争夺首辅职位开始水火不容,后来,虽然夏言夺得首辅,却因为严嵩进谗而被杀,继而严嵩继之为内阁首辅。

    对于内阁斗争,张居正通过几年的冷眼旁观,有了非常直观的认识。嘉靖二十八年,张居正以《论时政疏》首陈朝廷“血气壅阏”之一病,继指“臃肿痿痹”之五病,系统阐述了他改革政治的主张。而这些没有引起明世宗和严嵩的重视。此后,在嘉靖朝除例行章奏以外,张居正没再上过一次奏疏。

    嘉靖二十九年,张居正因病请假,离开京师来到故乡江陵,休假三年。实际上他却是因为厌倦了内阁的勾心斗角、你死我活,选择了逃避。这三年里,他和大哥叶正卿、三弟吴秋声一起游山玩水,放浪人间。

    在这三年中,他们三兄弟一起游览了许多名胜古迹,却也遇到一个三人终此一生都忘不掉,却也不愿想起的人。

    嘉靖三十年秋,三兄弟游历疲劳,回到张居正故乡江陵,垂钓于洪湖。那果真是一曲洪湖水,唱遍天下知。秋日里湖鱼大熟,三兄弟钓鱼煮酒,那果真是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玩的不亦乐乎。

    恰在这天下午,他们正在湖边垂钓,边谈论这江陵的历史名人。说到关公时,三人都大为恭敬,大赞关公忠勇无双,实为楷模。却不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声,说三人迂腐可笑。

    三兄弟大讶,回头看时,却是两个女子。开口的是个穿着紫色绮罗的女子,后面跟着一个打伞的侍女。

    三人不服,质问女子何出此言。那女子道:“天下人只知道关公忠勇无双,却不说他刚愎自用,唯重名节。孔明离荆入蜀时曾留下八个字,北拒曹操,东和孙权。关公为了面子,拒了孙权和亲之议,导致吴蜀反目成仇。又因为水淹七军,眼高于顶,被魏、吴两面夹击,荆州沦陷,连着钱粮之库江陵一并丢了,蜀国势力日衰,只能自保,再也无力反攻。”

    笑了笑她又说:“汉家四百年气数,这么说来却大半是断在关公手上,你们这些读书人,只知道迂腐背书,从来不肯自己动脑子想,还不可笑?”

    一席话,虽然不尽然在理,却也不能说不对,一时间三人竟无言以对。那女子留下句:“半辈子书读到了狗肚子里!”扭头便走。

    三人既愧且怒,心中不服,便问这女子要了名帖。原来却是江陵第一青楼——留仙阁的头牌——苏婉清。这女子三兄弟早有耳闻,是荆楚一带出名的奇女子,自幼家贫,卖身葬父,却卖艺不卖身。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曲赋,还颇为通晓史事政治,见识极为不凡,荆楚一带文人骚客多以与之会面为荣幸。

    三兄弟大感兴奋,便邀请苏婉清一起泛舟湖上,吃鱼喝酒,谈古论今。一段时间下来,彼此颇为相得,长兄叶正卿和二弟张居正竟同时爱上了这个风流博雅的女子。我手中这把离霜,便是那时候三兄弟打赌输给了她,合力给她打造的。

    而不幸的巧合的是,苏婉清也同时爱上了任侠放旷的叶正卿和博古通今的张居正。

    接下来,便是兄弟为情所困,互相竞争,而在这个过程中,三弟吴秋声却一直两不相帮。最终叶正卿与张居正反目成仇,兄弟二人不欢而散。苏婉清伤心欲绝,竟然一病不起,不出三个月,竟然殁了。

    叶正卿与张居正闻之后伤心欲绝,食不下咽,却不料三弟吴秋声直接去了武当山,出家做了道人。原来他才是爱苏婉清最深之人。

    自此,三兄弟永不相见。叶正卿回到山东老家隐居;张居正因为三年中发现“田赋不均,贫民失业,民苦于兼并”的朝廷弊端,加上为情所伤,最终让他重返政坛;而吴秋声则音信杳无。

    说到这里,将近岁至甲子的张居正依然泪流满面,他的回忆既痛且惜,更有无限的缅怀。捧着离霜,他反复念了几遍“离愁千夜苦涸泪,对面无言画镜霜”,却又是泪如雨下。

    我默默的听着他诉说,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再强大的男人,心中也有他自己的柔软。

    等到张居正收回情愫,他望着我道:“启蓝,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两点。”

    我正襟危坐,等着他说。

    张居正正色道:“遇到有缘之人不要等,错过了,便只能遗恨终生。”

    我点点头,知道他说的是李华梅。

    张居正喝了一口水,又道:“启蓝,虽然得你提醒,我开始注重养身。但多年熬练,我的元气已尽,底子全被淘空。估计全力续命,也不过就是一年半载的事。”

    我心里一惊,想要说话,他伸手止住我,继续说:“你是想说,我练习元阳诀这么多年,怎么不能改天逆命?”

    我点点头,张居正继续道:“元阳诀也好,寒晶诀也罢,练的都是气,而我多年消耗的,却是命!这个补不了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只觉得喉咙里噎着什么东西,说不出话。

    张居正接着道:“我说这么多,实际上最重要就想告诉你一句话。”

    我仔细听着。

    张居正道:“我死之后,朝廷终将大变。我只希望,无论将来你身在何处,能够在大明危亡之际仗义援手,扶大厦之于将倾!”

    不等我说话,张居正淡然一笑道:“毕竟,这里是我毕生精力所聚之地,也是我们汉人的根和魂啊!”

    说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