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74.启程居庸关

74.启程居庸关

    离开首辅府,一路上我的心里都颇不平静。虽然知道,这些事实际上和我没什么关系,即使有,也是与之前的“我”有关系,但心里却仍然久久难以释怀。

    原因很简单,张居正留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一个只手遮天的首辅形象,但他今天说的这些,却毫无疑问的展现出他富有感情的一面。正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这样的铁骨柔情,正是最令人心思颤抖,最难以收拾的。

    是夜,我拿着离霜,心中体会着张居正所说,那些年的为情所伤。心中不觉想起李华梅,这个姑娘真的是我命中那个人吗?

    等到放下执着,开始习练寒晶诀的时候,忽然想起今天与张居正那一下交手,感觉到他所习元阳诀的感受。那种至刚至阳的气劲,虽然双方是剧烈交击,但实际上并未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还因为双方气劲本属同源,互相颇为裨益。

    我想,当年那位神奇的祖师爷将功法一分为二的时候,是不是就有阴阳同修的训诫。当然目前尚不得为之,我且先练好自己的寒晶诀吧!

    是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宫里来了黄门,乃是奉天子之谕,前来安排公差的。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那一套就不提了,总体意思是,着我立即到兵部报到,听兵部差遣,主持居庸关长城修筑加固一事,接旨即刻起行,不得延误云云。

    我领了旨,想了想,既然不得延误,那就走吧。可是这一天正好是冬至。根据当时的法令,冬至是休息日,兵部不上班。

    以前我不知道,古代人上班有没有休息日。直到现在,才明白,有!

    汉朝时,根据规定:官员每过5日休一沐。所谓“沐”呢,就是洗个澡,休息休息的意思。

    到了唐代,改为10日放一次假,即每月放假三天,分上旬、中旬、下旬,当时叫做上浣、中浣、下浣。“浣”是洗身洗头的意思,总结起来,也差不多就是洗个澡休息休息的话儿。

    可到了明朝时,严厉刻板的朱元璋又琢磨出另一种放假模式,据《古今事务考》记载:国朝正旦放假五日,冬至三日,元宵十日,加起来共十八日。根据这个制度,到了夏天,除了皇帝可以享受避暑的休假制度外,其他官员就再没有“星期天”等节假日了。至于什么小长假之类的,更是完全不存在的。由此可见,还是现代好啊!

    但圣旨说了,即刻起行,那我就即刻起行好了。既然兵部不上班,我就去兵部尚书家里报到吧!

    骑着马,先跑了一趟大栅栏,不为别的,之前向青莲、玉荷“买”了那串红宝石坠子,今天正好去取,精心包装好。又带上一对猫眼石的耳环和蓝宝石戒指,付了钱,才带着不悔和九鬼政孝策马前往兵部尚书府。

    不悔和九鬼政孝是非常乐意跟我来的,因为平时他们都要按照课表学习外语,对这些粗通文墨的人来说,不啻为一种莫大的折磨。但这个我不管,反正得学。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不悔问我,我为什么不学。我很骄傲的告诉他,在下英语托福成绩一百零五分!

    不悔问我什么是托福。我告诉他,等他背会两千个单词之后就告诉他。不悔气结。

    明朝的京师不堵车,也不用上五环,大家都在二环以内,不大会儿也就到了。

    甩镫下马,自有下人来接了我这“未来姑爷”的马,热情的引我们进了内堂。知道我要来,李夫人和李华梅都在等着,只不过我知道,李夫人等的是这串红宝石坠子,而李华梅等的是我。

    到了东院,李再兴正与妻女在说话,见我来了,立即起身相迎。自从我们熟悉了,不悔和九鬼政孝也不必再单独被“请走”,而是每次都随着我一起进来。毕竟不悔和我沾亲,而九鬼政孝是我的心腹。

    不过这两人倒是非常客气,每次进来见礼,就借口还有别的事,自去找认识的门人说话吃酒,也不来干扰我们几个说些其他的私话。

    等到屋里就剩下我们四个人,我先是拿出那串红宝石坠子,送给李夫人。李夫人大悦,当时就让华梅给她戴上。青莲、玉荷在这个串子上下料格外的足,做工也精细,阳光一照,满室红光。李夫人笑着问道,这个坠子叫什么名字,我答道:玫霞。

    李夫人又是大悦。她出阁前,名字里就有个霞字,于是更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坠子有缘,笑的见牙不见眼。李华梅带着笑意瞪了我一眼,说我就知道哄人开心,言下之意是没有她的,我便拿出那串猫眼石的耳坠和蓝宝石戒指送了她。

    这猫眼石也是源自索法拉的舶来品,在海禁的明朝实属稀罕,李华梅也喜滋滋的去了。

    等这娘俩走了,我做到李再兴跟前,开始跟他商议关城修筑一事。李再兴的意思,让我去找一趟戚都督,在这个方面,老戚方才是行家里手。我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决定明日就去。李再兴点头同意,并表示会让兵部郎中钱斯理和我联系,听从我的调遣,完成修筑一事。

    说完正事,李华梅带人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我才想起,冬至有吃饺子的传统。李华梅夹给我一个,笑道:“呆子多吃几个,修长城不冻耳朵!”

    看的李再兴和李夫人在一旁笑个不停。我自然愉快的接受了美人恩惠,吃的很开心。

    吃完饭,又说了几句话,我便告辞了,回去还有些事要交代,李华梅直送我到院门口,等我上马走远了,她方才转身回去。

    当晚,我叫来几个各方面的重要手下,安排了自己不在这段时间的事,众人各自领命。等说完事,大家都走了,我又私下叫来九鬼政孝,告诉他,逐渐开始将处在明朝的物资向海外转移,不要声张,也不要太明显。

    九鬼政孝长期跟着我,自然知道我一直有离开的打算,便应了,悄悄去安排不提。

    第二天一早,兵部郎中钱斯理来我这里报到,我让他先去兵部,申请军队协助,再到户部对接钱粮。三日后,我们在居庸关关城府里见。

    钱斯理是个精干利索的小伙子,认真记下后,很快便行礼去了。

    我带着不悔等几人几骑,出了京师,一路朝着东面的蓟州去了。

    到了盘山戚都督的别院,这位老人家正在练武,一把戚家刀耍的虎虎生威。我看了一阵,见他练完,叫了声好!戚都督早已看到了我,此时笑道:“启蓝来了!”

    我拱手称是。便随他往里面偏厢里坐了。

    不用我开口,戚都督自然之道我是为修筑加固长城关城一事而来,我刚开了个头,他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图纸,递给我,娓娓道来。

    居庸关长城开始是洪武元年至正统十四年,由大将军徐达坐镇北平,亲自策划北平镇的防御工程,奠定了蓟镇长城的雏形。

    景泰元年至嘉靖四十五年,明景帝继位,兵部尚书于谦指挥明军击退瓦剌军后,随即展开蓟镇长城的首次正规建设和修复。

    而隆庆元年至今,则是居庸关段长城的第三次修复加固,这次工程由戚都督本人和谭纶合力主导,废弃附墙实心敌台,改建骑墙空心敌台。在西起昌平镇边路,东至山海关的两千四百多里长城上修砌了新敌台,以后又将土石砌筑长城改造为条石、青砖砌筑,白灰粘合的城墙。

    而他认为,这次修筑,主要要考虑火器的使用效率,不能再像以往,仅考虑冷兵器的对抗。所以他画了草图,我打开一看,顿时大喜!新的长城草图基本上已经是现代长城的完成版,和我前世去八达岭长城时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捧着这份草图,我忽然有一种历时的沉重感,是我,是我将要把这段长城修筑成他应该有的样子!顿时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不知戚都督是否明白我的感受,但我想他一定明白我想尽力做好这件事的初心。晚上吃了便饭,我和戚都督一直谈到深夜,第二天又谈了大半天。下午,我方才辞别戚都督,返回京师。

    第三天早上,我和钱斯理碰面,由于圣旨已下,各部都收到了文书,他已经很顺利的全面协调好了一应事宜。兵员从蓟州大营抽调,民夫由户部招聘,十日后齐聚居庸关。

    之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要冬天修筑长城,这两日和戚都督交流方才得知,冬日里天寒地冻,水土更容易成型,夏日里则要难度大很多。我忽然想起当年曹操与马超大战,苦于无城可守,难挡西凉骑兵锋锐。梦梅居士娄子伯献策,以冰水浇冻土,一夜成城。想必就是这个意思。

    接下来几天,我和钱斯理一起,与筑城工匠认真研究了图纸。我拿出戚都督的图纸时,所有工匠一同惊为天人!这个设计,从战备、生活、进攻、防御等综合方面考虑,几乎无懈可击!按照当时的技术条件,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这个方案被一致通过。既然统一了思想,我便带着众人赶赴居庸关关城,进行实地考察。

    十二月的居庸关寒风凌冽,但丝毫挡不住我火热的心。我要把这段长城当做历史来修,修出最好的,最坚固的,最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长城!

    出于我跃动不止的大汉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