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2不死不休

002不死不休

    配不上他?

    既然配不上,为何要花言巧语骗她嫁他,害她伤了靖哥哥的心?为何她为他夺嫡道路上咬牙挡刀的时候不推开她,反而还握住她的手伤心欲绝指天发誓要一心一意对她?为何要在她替他承担下一切骂名背负惑世妖姬的时候给予废弃后宫独宠她一人的承诺?却在她毫无利用价值之时,一脚踢开,无情地阐释成配不上?

    她恨,她恨当初瞎了眼,看上这么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原来那些些山盟海誓到头来不过是要稳住她这个傻瓜傀儡的穿肠毒药!

    奈何?奈何她今日才懂!

    喉头猛地涌上一股腥甜,穆心瑜冷冷地望着面前两个恶心的畜生,脸上只剩下渐渐浮起的恨意:“那我的孩子呢?那是你的亲骨肉啊!”

    景翼冷然一哼,阴鸷的脸上满是厌恶,他扫了她身下的那摊血迹一眼,嗤笑道,“朕的孩子自会有人生,不在乎你这一个,而且,你确定你怀的是朕的孩子?”

    忽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有的只是骇人的杀意,“穆心瑜,朕真的很怀疑,清儿是不是朕的孩子!”

    一旁的穆心瑶早就笑开了花,此时不咸不淡地惊叫了一句,“难怪清儿长得一点都不像陛下……”似乎回过神来,声音戛然而止,已然捂住了嘴巴。

    景翼俊美的容颜上陡然爬满狰狞,一个大步猛地掐住穆心瑜的脖子,“说,你还和什么人有苟且?”

    他的东西,哪怕是不要的,也不能容忍别人染指。

    缺氧窒息感一下子涌上脑门,穆心瑜脸色憋得通红,拼命拍打着他的手,想要挣脱开来。

    看着穆心瑜痛苦挣扎的模样,穆心瑶再也忍不住露出得意而恶毒的拧笑。哈哈,姐姐,你从没想过你会有今天吧!穆家嫡长女又怎么样!容貌倾城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要死得像狗一样难看?

    景翼突然松掉了手,嫌恶地拿起帕子擦了又擦,仿佛他刚才抓了什么肮脏的东西。反正那个孽种已经处死了,再纠结也无意义。他丢掉手中的帕子,冷笑着坐在一旁精致的雕龙金椅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好戏上演。

    穆心瑶早在景翼放手的时候就收敛了笑容,她装作害怕地窝在他的怀里,低声啜泣,“皇上,臣妾好怕,臣妾好难过,皇上那么好,为什么姐姐要背叛皇上呢?”

    景翼搂着她的腰,温柔地点了点她的红唇,“那你会不会背叛朕呢?”

    穆心瑶娇羞地躲入了他的怀中,柔柔道,“皇上就是臣妾的天,臣妾永远都不会背叛您的!皇上,让臣妾跟姐姐说一些话好不好,毕竟她是臣妾的亲姐姐……”

    景翼捏了一把她的腰,“去吧!”

    穆心瑜得到释放,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她从来没有害怕过死亡,可真正面临死忙的时候,她恐惧了。

    还没等她缓过劲来,穆心瑶充满淬毒的声音冲入她的耳膜,“姐姐,明明我的母亲与父亲认识在先,凭什么你母亲要压着我的母亲,害她当继室?明明都是嫡女,凭什么你要处处高我一等?我不甘心!我才应该是府里名正言顺的嫡长女,是你娘那个贱女人和你抢了我的一切!不过一切都将改变了,你现在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匍匐在我的脚下,就连你的大儿子……“

    蚀骨的疼痛让穆心瑜浑身战栗的蜷缩在地上,心中确是激动万分。

    她的大儿子,她的清儿,从出生到现在,整整三年了,她甚至没有抱过他,就被刺客抢走了。可是刚才,刚才她分明听到穆心瑶说孩子长得不像景翼。难道不是刺客……

    “对了,你不是想见你的清儿吗?妹妹我可是特意帮你带来了,待会儿你可要好好看看哟!”

    穆心瑶缓缓俯下腰肢,无比认真地欣赏着她亲爱的姐姐此刻的惨状,扭曲的笑容像个魔鬼狠狠啃噬着她。

    “带上来!”

    随着两声击掌,两名宫女抱着一个浑身青紫的小男孩上来,她们身后跟着四个抬着一口大锅的侍卫。

    那两名宫女将手中的孩子粗暴地扔在了地上。

    “清儿!”是的,虽然没见过,但是她感觉到了,那股血脉相连的牵动。

    只喊了一句,穆心瑜心里咯噔一下,嘴唇煞白欲紫,浑身颤抖。

    为什么清儿不会动?

    清儿!这是她的刚诞下还没抱过就被抓走的清儿!那口锅是要干什么?看着那锅里滚烫的油滚,她心里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心空窒息地快要断气。

    “穆心瑶,你要干什么?”

    此时,穆心瑶乖巧地向身后端坐的景翼行了一个礼,娇羞地倚在了他的身边。

    景翼大手一挥,面无表情地抬手下令,“将这孽种扔进去!”

    “哧哧……”油锅里冒出一股煎烤肉味的气味。

    “不!”

    油锅,仅在她面前一步之遥。

    穆心瑜的心疼得抽搐,浑身冰寒,无穷无尽的恨缠上眼眸,“景翼你不得好死!就算你要杀了我,也不该伤害我们的孩子,他是你的亲骨肉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连禽兽都不如,景翼,你不得好死!”

    景翼一个巴掌用力扇在她的脸上,冰冷的脸上扭曲着愤怒:“住嘴!他是孽种,是天降妖异来祸害朕的江山,朕,不稀罕!来人,现在就送废后上路!”

    几名粗壮的侍卫,手中抓着剥皮的森森刀具,脸上带着狰狞的笑,“皇后娘娘,得罪了!”

    皮肉分离的疼痛撕扯着穆心瑜的神经,她绝望地望着油锅的方向锥心垂泪,“清儿!”

    就在那嗜血的刀光中,穆心瑶笑得春光灿烂,“好姐姐,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知道你母亲和哥哥是怎么死的么?你猜得没错,是我母亲……”

    穆心瑜猛然撑大的双眼,带血的嘴角再次呕出一大口鲜血,双眼里的血丝清晰可见,就好像冤魂索命般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仰天疯狂大笑,笑得满脸是泪,“今生我穆心瑜有眼无珠!哈哈哈……穆心瑶,你们等着!”

    她猛地支起身,拼劲全身的力气撞向那口油锅,“我穆心瑜指天发誓,若有来世,我定与你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