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4怨魂归来

004怨魂归来

    被叫到名字,红霞忽然有些紧张,忙掩饰道:“大……大小姐您……真醒了……”

    按照之前下的迷药量,大小姐今夜应当昏厥不醒,再等最后一味剧毒灌下去便不知不觉地魂归地府。

    可她现在怎么突然醒了过来?

    穆心瑜侧头望着红霞脸上难掩的紧张,漆黑却明亮的眸中闪出一丝莫测的光芒。其实在桂嬷嬷抽打完她的脸庞之时,她就已经痛醒了过来,只是她的身子太羸弱动不了,只能暂时不动声色的躺着。

    听到她们的对话后,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心中却诧异万分。

    私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无数疑问与震惊朝着她的大脑一齐冲击而来,然而长期养成不动声色的性子让她迅速冷静下来,直到完全确认自己确实是面临着曾经面对过的一幕时离开才缓缓睁开眼睛。

    锐利的眼眸一扫红霞和桂嬷嬷,那双水雾蒙蒙的眸子似冰棱般在扫到桂嬷嬷手上的那碗东西时,眼睛微微一眯,袖子下双手不由地握紧。

    前世,她差一点就毁在那个东西的手里,幸好那时她昏迷过去了,桂嬷嬷喂的时候卡在了喉咙里,她醒来后觉得胃里难受就吐了出来。

    红霞被那目光一看,不知道怎的,只觉得心脏像被刀剖开浑身冒冷汗,仿佛一下子内心所有龌龊都已被看穿。

    但再一看,大小姐分明怯懦如常,仿佛刚才的凌厉只是错觉。

    穆心瑜敛眉压下心头所有的惊骇,忽地按住红霞的手,迷糊一阵后才状似惊恐地四处望了一眼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才是大小姐该有的表现嘛!

    红霞慌乱的心稍稍镇定了下来,抬头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

    桂嬷嬷压下心中的一丝惊慌,端着甜汤过来,因肥胖而挤在一起小得快看不见的眼中泪水积蓄。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们被绑……“

    她本想说她们主仆遭人绑架,是她和红霞拼死救出了她,然后哄骗她喝下这碗带料的甜汤,那她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可谁料……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觉脑仁一疼,大小姐手中抓着一块石头,那石头上鲜红的赫然就是自己的血。

    桂嬷嬷应声倒地,手中的甜汤啪一声掉到了地面干枯厚实的稻草上,碗中的甜汤虽溅出了不少却还剩下大半。

    “你……”

    红霞被大小姐突然的狠厉吓得一懵,待她回神,大小姐手上的石头毫无征兆地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砰——”

    穆心瑜扔掉石头,不顾身子还在虚弱中三两步冲到了那破烂的佛龛后那一脸破碎的镜子前,她呆呆地望着镜子,竟发现镜中的自己还梳着少女时的飞仙髻,脸上虽红肿得厉害,但这尚且稚嫩的容颜明明白白的显示着,现下她才十几岁!

    穆心瑜眼前蓦地一花,心口剧烈震动。难道她刚才的猜测并没有错——她重生了!

    重生到十年前?她所有厄运的开始!

    前一世十一岁那年,老夫人突然中邪,疯癫乱咬府里的每一个人,后一名道士断言是府里有人命中带煞冲撞了老夫人,又言府中主母早逝以及嫡长子蒙难都是这个天煞孤星克的,而这个人正是她穆心瑜!

    为此,她被父亲放逐外庄不得归家。直到五年后,府里突然派人接她回去,她为此感激涕零,却不想归府后不到三日被歹徒绑架又差点被下流花心的周三公子强占,幸而她拼死抵抗,强撑一口气回到府里。

    但是等待她的并不是怜悯安慰,而是被指与男子苟合私奔之罪!

    她含恨伸冤,却无人替她出头,反而被赶出家门放逐庵堂,一个月后没有一件嫁妆,一抬小轿抬入不良于行的四皇子府为妾!而成就她所有悲剧的,就是这一天。

    可笑她今日才知,原来前世她所有厄运竟都是她那个伪善的好继母所为,不仅要毁了她的名节,更想要她的命,最后还要做出她“畏罪自杀”的假象。大夫人啊大夫人,你真真一副菩萨心肠!

    穆心瑜捏紧了掌心,几乎掐出血来,才缓缓放开。既然老天有眼让她重来一次,此次,她必定力挽狂澜,要上世那些欺辱她的贱人,饱尝她所受的所有痛苦!

    平复下心绪,穆心瑜徐徐抬起头,听到外面的动静,唇边漾起一抹绝色的笑容。

    她笨拙地将肥胖的桂嬷嬷一点一点地拖到佛龛下的那块大木板背后用稻草掩盖起来,又将自己的衣服和红霞对换了一下,将红霞拖到她原先躺好的位置,然后才不急不缓地将地上那碗剩余的甜汤一滴不剩灌入了红霞的喉咙里。

    她下手有分寸,这恶毒母女俩此刻只是被她用石块拍晕了,并没有断气,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着周三过来。

    亥时一刻一到,破庙外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穆心瑜脸上的笑容愈加明艳,她还魂归来,抛却温婉善良,化作地狱恶鬼,誓要将那些个丑陋的嘴脸一刀刀劈开,生生剜出他们的黑心晒干啃噬。

    前世,她含恨而终,今世,害她者,一个不留!

    深夜,破庙响起了怪异的几声猫叫,好一会儿有几声猫叫回应了过去。

    “好表妹,你在不在里面?”一道猥琐而急色的男子声音在门外响起,光听那声音便可猜测有多急不可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夫人慕容氏的表侄,侯府嫡三子周焕斌!

    穆心瑜穿着红霞的衣服,将头埋得低低的站在他跟前,学着红霞的声音道,“表少爷您尽管放心进去,她在里头等您呢。”

    周焕斌早就心痒难耐了,并没有留意跟前站着的丫鬟有何不同,也没有发现此时本该在外面候着的桂嬷嬷不在这里,一听穆心瑜就在里面,眼睛里登时露出一股色光,忙塞过去一张打赏的银票,笑嘻嘻的推门而入。

    穆心瑜揣了银票,连并拿着桂嬷嬷给她准备的那个包袱,隐入了漆黑的夜里。

    破庙里没有一丝光芒,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似乎连人的魂都要勾走,周焕斌浑身都要酥了,急色色的往着稻草上苗条的倩影扑了过去:“美人儿,今晚你可得让我疼上一疼!”

    穆心瑜躲在暗处,冷眼看着周三进来在昏暗中猴急地扒掉红霞的衣物伏在了她的身上,唇角带着一丝绝美的笑容。红霞,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清白被毁,那么,周三便让给你了,免得你死了还尝不到男人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