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5火烧周三

005火烧周三

    周焕斌显然是这种欺男霸女的勾当做多了,也不怕引来什么人,里面男女交合时高时低的粗喘实在让人恶心得紧。

    穆心瑜倒捏着拳头,寒澈的眸子里盛满点点不甘。若真能引来夜里巡逻的官差或者打更的更夫就好了。可惜啊!

    被穆心瑜一石头拍晕的桂嬷嬷倒是晕晕乎乎地醒来了。她就着窗外照进来的淡淡月光看清了不远处稻草堆里交缠在一起的两人时,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奸计得逞了,阴险地笑了一声。

    可一想到穆心瑜那几乎是用尽全力的狠心一拍,顿觉脑袋又疼得厉害,继而想起来自己是被穆心瑜砸晕了,她手里的东西早就打翻了,穆心瑜怎么可能会乖乖就范?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穆心瑜一个弱小女子抵抗不了周三公子一个大男人的力量,可红霞呢?

    红霞哪儿去了?

    想到这里,桂嬷嬷几乎是心中一凉,乍地跳起撞倒了身后破败的大木板,声响太大引起了周焕斌的注意。

    “谁?”

    他本在兴头上,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吓得立马偃旗息鼓,连裤头都来不及拉上就从女人身上起来想要往外跑。

    开玩笑,美人儿虽然重要,但跟命相比,孰轻孰重自有分晓。现在是什么时刻了他不太清楚,但他知道,桂嬷嬷早先嘱咐过他,穆心瑜被他享用完了之后穆远山就会派人来寻“与人私奔”的女儿。

    那穆远山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了,要是被他瞧见自己欺辱了他的女儿,一定会被弄死,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躲起来,然后在穆心瑜被带回家之后自己再带上聘礼上门解释一番,告诉穆远山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只要人一松口他便正式求娶。那时候穆心瑜一个失贞的女儿,他就是不想嫁给他也得嫁了!想起来他就兴奋。

    可周焕斌的兴奋过早了,且不说他那点打算以大夫人的算计本不可能实现,就现在,肥胖的桂嬷嬷刚爬起来,他的脚还来不及跨出破庙的大门,一把大火就无情地从门口蔓延了过来,加上今夜风大,破庙里又多稻草破布,火势一下子就窜到了整个破庙。周焕斌根本就来不及逃走,身上就着了火。

    两道凄厉的呼救声在黑夜里十分地骇人。

    “救命啊,救命……”

    “救命啊……”

    深夜里穆心瑜目光如炬,她的笑容宛若带毒的曼陀罗般冷艳,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漆黑的夜里似魔鬼伸出的索命之爪。

    她扔掉手中的火折子,看着不远处火光点点,高贵冷眼的唇畔尽是嘲讽。

    隐约的马蹄声近,穆心瑜足尖轻点跃上了一座民宅的屋顶,没人知道她这个从乡下归来后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会有这样绝顶的轻功。

    这个,她该感谢景翼,要不是为了他,她也不会拼了命去拜师学武。想到自己曾经的愚蠢,穆心瑜冷冽的眸光中多出了一抹隐忍的恨意。

    欠了她的,她一定会百倍千倍地拿回来!

    她很清楚大夫人的把戏,按照大夫人所说的药效,大概她被发现与人私奔并与那人发生苟且之事后就该毒发,悄无声息地去了,到时穆远山派来寻的人刚好看到大小姐“与人苟且被发现后畏罪自杀”之实,又免去了大夫人的嫌疑,可不是两全其美?

    周焕斌最终还是冒着大火冲了出来,当他一整个儿“火人”出现在穆远山派出的管家面前时,饶是大管家穆鑫见惯了大场面还是被震慑住。

    穆鑫常年警惕的眸子一眯,还没来得及问话,那“火人”就轰然倒了下去,然后在他面前烧成了灰烬。

    穆心瑜趴在屋顶上,冷笑着看穆鑫惊诧样子,心中自是十分解恨。别人她不知道,但这个穆鑫明着是穆远山的心腹,其实暗地里却是慕容月的走狗!他就是得了大夫人的指示老来“寻回”大小姐的,如果不是,前世怎么解释他一出门就带着人奔着破庙来,而且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并将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自己带回穆府?

    十指纤纤间银光一闪,穆鑫知觉得脖子上一疼,很快便又没了异样。穆心瑜看着穆鑫明显在马背上摇晃了几下这才脚步轻移闪身隐入了夜色中。

    *****

    京城穆府,前院大厅内。

    一只茶碗用力砸在地上,砸成碎片,跪在旁边的青梅瑟瑟地抖了抖,抬头看了大夫人一眼后又迅速地低下头。

    户部尚书穆远山气得满脸铁青,怒火冲天:“这个没脸没皮的东西!丢尽了我的脸面!”

    “老爷您别动怒了,小心气坏了身子。”大夫人忙上前给穆远山顺气,满脸的哀色,眼底却满是阴毒的得意,“心瑜真是……太糊涂了,她怎么能和别的男子私奔呢?难道不知道贵妃娘娘已经得了皇上特许准备为她和三皇子赐婚了吗?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不说老爷您的官途会受到影响,怕是咱们整个穆家都会受到牵连啊!”

    大夫人抹着泪,悲从中来双膝扑通一声跪在穆远山面前,“说到底还是妾身未教养好,让她铸成大错,妾身对不起老爷啊!”

    穆远山见她如此愧疚,怎好再责怪她,亲自将她扶起来道:“此事怎能怪你?只能怪这丫头不知检点,即便她活着,我也要生生掐死她!”

    现下这个慕容月是他的继室,更是他原配的表妹。二十年前,他家道中落,偶然得定北侯赏识才娶到凌家庶女凌悦,但短短三年内他凭借长袖善舞竟然步步登天,一举入阁,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此时的他再看凌悦那张脸,时时刻刻想到的却他当年的狼狈。更何况她一介庶女身份地位,如何配得上他现有的荣耀?简直是他的耻辱!幸而很快凌悦便病入膏肓不治而亡!

    三个月之后,他再迎继室慕容月,不同于凌悦给他的压迫和耻辱感,慕容与人温柔体贴,不久产下一子一女。而原本身为嫡长女的穆心瑜因个性绵软,一点不如二女儿穆心瑶懂得笼络人心,被穆远山彻底忘记。再加上道士断言心瑜命中带煞,乃是不祥之身,克尽父母手足,所以他才会将穆心瑜远放到百里外的庄子。

    当听到穆心瑜竟敢与男子私奔,立即遣了穆鑫去将她抓回,已然存了要打杀那个孽女的心思。如果此事传出去,简直毁了他全部脸面,沦为全京城的笑柄,不仅如此,这孽女犯的可是欺君的大罪,要是皇上一怒,说不定还会连累的整个穆府为她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