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6私奔之罪

006私奔之罪

    想起来他就气愤,恨不得现在就掐死那个孽女!

    他腾地站起身,对着跪在脚边的青梅就是狠狠的一脚,“混账东西,小姐不懂事,你作为她的贴身丫头,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她跟别人私奔吗?你不会劝着她?我穆府养你何用?”

    青梅被踹得滚了一圈,额头磕到了一旁的椅子,顿时血流满面,但她顾不得头上的伤,连连磕头请罪。

    “老爷饶命啊,奴婢有劝着小姐的,可是小姐不听,她是主子,奴婢人微言轻,拉不住她呀,院子里的很多人都可以为奴婢作证,奴婢不是没劝着小姐,而是小姐以死相逼,她说和周家的三公子情投意合,是贵妃娘娘非逼得她嫁给三皇子她才会选择私奔的,她拿着剪刀威胁奴婢,奴婢……奴婢实在是担心小姐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来,所以,所以……”

    她言尽于此,想必老爷该听的都听进去了,容嬷嬷说了,她只要帮着大夫人这样污蔑小姐就可以了,小姐过了今晚是不会再回来了,听容嬷嬷的意思,大夫人是要弄死小姐的。反正人都死了,难不成她还会回来反驳自己不成?

    青梅越是吞吞吐吐,穆远山越是怒不可遏。

    “哼,以死相逼?她死了倒好,省的给我惹麻烦,丢尽了我穆府的脸面!”

    “老爷,不好了……”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管家穆鑫的声音。

    大夫人一听,唇边立即荡漾起了一抹狠毒的笑意。哈哈,她终于将凌悦那个贱人的女儿弄死了,她待会儿得想个办法,让老爷悄悄弄走穆心瑜的尸体,最好不要让她进入穆家的祖坟,毕竟家里那个死老太婆还是很在乎穆心瑜那个嫡女的,想起死老太婆对穆心瑜的爱护就恨得牙痒痒。

    不过,她显然是太过自以为是了,以为一切都还在她的掌握之中,浑然不知,那个她以为早就死透了的女儿此刻正撒着一张滔天大网,正等着她自投罗网。

    穆鑫向来做事沉稳,今日他这般急躁,肯定是出大事了。穆远山稍稍一想,就直觉此时跟穆心瑜那个逆女脱不了干系。

    果然,穆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大小姐她……”

    他实在不知怎么跟老爷说啊,大夫人原本说好的让他带人捉大小姐的奸并将奸夫一并带回来,谁成想……大小姐和那个男人居然一起葬身火海了,周三少爷当场化为灰烬,而大小姐那烧焦的尸体,已经被他带回来了,就安置在门外院子里。

    难道是计划有变?大夫人并没有提前跟他说过啊!

    他抬头看了大夫人一眼,看到她淡定的眼神又放心下来,不管怎么说,大小姐都死了,与人私奔的罪名还是一样可以落在她的身上。

    大夫人看到穆鑫脸色惨白,以为自己成功了,越发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转身却对着穆远山泪流满面,“老爷,难道心瑜她……”

    穆远山见不得自己喜爱的夫人为那个逆女伤心,对穆鑫气急败坏道,“大小姐到底是怎么了?”

    穆管家绷直的身体软在了地上,“大小姐她……没了!”

    大夫人心中喜不自胜,转身掩帕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噩耗般承受不住打击,身子往后一倒,悲戚大呼,“心瑜,呜呜……我可怜的女儿呀!”

    穆远山赶忙接住她倒下的身子,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冷笑了一声,“哼,死了倒是干净!”转而又去安慰大夫人,“月儿,别哭了,为了那样的逆女哭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

    “可是老爷……”

    “好了,咱们不是还有心瑶吗?她是咱们最疼爱的女儿,以后她会孝顺咱们的!”

    穆远山将大夫人揉进怀里,见她为那个逆女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心疼得要命,他安慰了她好一番后才抬头对穆鑫道,“那个孽女现在在哪里?”

    “在院子里!”

    “抬进来!”他原是想着反正那个孽女也不得他的宠爱,死了就一了百了,直接叫人埋了就是了。可是转而一想到她是贵妃娘娘点名要的人,不给点交代怕是闹起来对穆府名声不好,干脆先放在祠堂,再随便找个由头禀明了皇上再埋了也不迟。

    穆鑫命人抬进来之后,饶是他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忍不住胃里泛酸。

    这……这怎么会这样?穆远山不可置信地望向管家。

    后者只是摇摇头,只道自己到的时候就看见大小姐和那个男人已经葬身火海了,可能是大小姐自己不小心打翻了破庙里的烛台点燃了布料烧着了吧!

    那个周三公子尸体都烧成灰了,要不然他也一并带回来给老爷瞧瞧。

    穆远山精明的眸子微眯,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当看见穆心瑜尸体那一刻,他心里头是欣喜的。是的,欣喜,他不会去感伤女儿的去世,也不会去思考女儿为何会突遭大火,他只想着要怎么善后,才能让贵妃娘娘满意。

    大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扭曲的兴奋,很快,快得连她身边的容嬷嬷都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好啊,凌悦那个贱人的女儿死了,连尸体都是不完整的了,真是太让人激动了,她明天一定要去普光寺好好烧烧香,感谢佛祖听到了她的祷告,给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大夫人抽抽噎噎,仔细观察着穆远山的脸色,眼中闪过丝丝算计,她抽了抽鼻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红着眼睛担忧道,“老爷,现在怎么办?老夫人前几日才把人接回来,这会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妾身怕她老人家承受不住!”

    “你说怎么办!”穆远山怒气冲冲道,“这个孽女连死了都不让人安生!”

    本来他看到穆心瑜面目全非的尸体时,怒气已经消了大半,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年纪大了还要承受悲伤,他就又来气。

    大夫人叹了口气道:“这话原不是我该说的,只怕说了老夫人或其他房里都要说我闲话,偏今次心瑜做的事儿又这么……难看,所以只能将她暂且逐出族谱,再在府外把丧事悄悄办了,一来封住百姓的悠悠之口啊,二来等事情过了老夫人想必也不会太过伤心。”

    她到这时候还不忘扮演自己贤妻良母的角色又不着痕迹地说穆心瑜的坏话。夫妻多年,他一个皱眉表示什么她都清楚,更何况要知道怎么说话才能让他心里舒坦又能接受。

    穆远山眉心皱着,紧抿着嘴一声不吭,但看他的神思显是听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