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7赶着送死

007赶着送死

    大夫人察言观色,心里头一阵亢奋激动,再加上一把火,含泪恳求道:“我原也是舍不得这样委屈心瑜的,可若此事真传到外头,甚至上达天听的话,必遭圣上嫌恶……咱们府中其他姑娘,包括咱们心瑶,以后要想相户好人家可就难了。所以求老爷千万为其他姑娘们着想啊。”

    穆远山冥思了一阵,正要答应此事,一道清亮的声音传入了耳朵。

    “这都是怎么了?”

    穆心瑜!

    大夫人面色僵硬煞白,压抑不住内心惊慌。

    怎么回事?穆心瑜不是死了吗,不是被烧得面目全非了吗?

    那……这个声音是谁的?

    不,不可能,穆心瑜绝对是已经死了,她刚才一定是听错了!大夫人自我安慰着,可一抬头,那个她以为死得不能再死的贱人,居然搀扶着老夫人一起走进来了!

    她真的还活着?

    大夫人惊恐地向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那个黑乎乎的尸体。

    这……这?她倏地看向穆鑫,后者也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心瑜见过父亲母亲!”扶着老夫人坐下后,穆心瑜才规规矩矩地给穆远山两人行了一个礼,然后乖巧地站在老夫人身后。

    穆远山也是一脸诧异,来不及给母亲问安,他看了看底下的尸体,又看了看跟前好好站着的女儿,问了一句让老夫人十分愤怒的话。

    “你怎么没死?”

    “什么?”

    老夫人拄着拐杖,狠狠地敲击着地板,“孽障,敢诅咒我的乖孙女?”

    老夫人目光凶狠,大有穆远山再敢胡说八道就用拐杖打死他的架势。

    穆远山被老娘的样子吓得缩了缩,“娘!”

    他后知后觉,自知刚才说话不经大脑,惹母亲不高兴了。可若是穆心瑜没死,那……地上的尸体是谁?

    穆远山怀疑的目光刷地瞪向穆鑫,后者被瞪得浑身发愣。他也不知道啊!

    他是按照大夫人的指示带人到那个破庙找到的人,而且,他地上那具尸体还未烧焦的衣物,确实是大小姐无疑啊,怎么一眨眼,大小姐就好好地站在跟前了呢?

    穆远山见他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又将犀利的目光扫向穆心瑜,这个孽女,她一定是知道什么!

    穆心瑜被他狠厉的目光吓得往老夫人身后一躲,怯怯道,“祖母!”

    虽然不知道为何老夫人会偏向于她,但是穆心瑜知道此时此刻,老夫人一定会帮着自己。

    果然老夫人又将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拄“孽障,原来你就是这么做人的父亲的?敢吓坏了我的孙女,我唯你是问!”

    大孙女一向乖巧可人,要不是她病了那会儿被人瞒着送走了,这会儿也许早就许了人家了。

    如今好容易将人接回来了,又被污蔑陷害。看看这个好儿子,都被她媳妇拾掇成什么样了?

    亏他做得出来,也不怕被人家笑话!

    穆远山忙安慰老夫人,“娘,您误会了,儿子是有话要问心瑜。”

    老夫人瞥了大夫人一眼,冷哼一声,“你是做大事的人,别净是混在后院里跟没见识的妇人瞎胡闹!”

    大夫人被老夫人那一眼看得心慌,对老夫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哼,等着吧,老不死的,早晚有一天看我不弄死你!

    穆远山得了老夫人的准儿,应了声是便板着脸,挺起腰对着穆心瑜。

    “心瑜,为父问你,为何要和别人私奔?难道你是对为父和贵妃娘娘安排的好婚事有何不满吗?”

    他一问完,大夫人就接过了话头。

    “是呀,心瑜,你要是跟别人……走了,那三皇子那边怎么办,我们穆府怎么向娘娘和皇上交代?”看似为穆心瑜和整个穆府着想,语气里却无一不暗含对穆心瑜的声讨和责备。

    这会儿她是确认穆心瑜没死了,就算没死,她也要咬着她跟人私奔的事情不放,这里这么多证人,看她还怎么狡辩。

    穆心瑜吃了一惊,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怎么会这样问?”

    她委屈地捏着老夫人的手,满脸诧异,心中却五味陈杂。呵呵,好婚事?确实是好婚事,要不然大夫人怎么会弄出一个她喝别人私奔的戏码来破坏呢?

    穆远山看她的表情不像有假,可是……

    “那你大半夜的,为何不在院子里睡觉,你说,如果不是跟人私奔苟且,那你去了哪里?”被大夫人在一旁使坏,他已经先入为主相信了青梅的话。

    “小姐,对不起,都是奴婢没用,奴婢没有帮您瞒住老爷!”青梅得了大夫人的眼色,立即噗通一声跪在穆心瑜的脚边,好像她真是一个为了主子做事的忠心奴才。

    青梅!

    穆心瑜闭上了眼,前世错的第一步,她就是错信了这个贱婢,才弄得自己不得善终。

    她霍地睁开双眼,这一世害她的人……居然她这么巴巴地赶着来送死,她也好成全了她!

    青梅这会儿的火上浇油,更是让穆远山认定了穆心瑜跟别人有私,加上她遮遮掩掩的样子和穆心瑜愤恨的表情,他就更是怒不可遏,要不是顾忌着老夫人,他恨不得上前就甩这个逆女两巴掌。

    这个孽女,居然真的敢!?

    看着穆远山那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穆心瑜心中冷笑,这就是她的父亲?问也不问缘由,就断定了她与别人有私,可就算她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也不应该拿出来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光明正大的说啊,难道他就不知道她若是真的跟别人不清不白了,别人会怎么说穆府,天家又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做父亲的?

    穆远山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大夫人体贴地替他顺了顺气,恨铁不成钢道,“心瑜,你就别再气你爹了,快跟你爹认个错道个歉,你还是我们的好孩子!”

    道歉?一道歉就默认自己做错了,她为什么要道歉?

    她低着头,默默不语,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老夫人见了更是心疼得要命。这是凌悦唯一的女儿呀,当初她没能保住凌悦,现在谁都可以欺负她了,若是凌悦还在……唉!

    思及此处,老夫人心中更不是滋味,都是慕容月那个多事的,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让远山娶了这么个扫把星?

    但是,她老了,不可能一辈子护着她!穆心瑜要想在这个吃人的大宅院里活下去,她就必须有自保的本事。

    穆心瑜叹了一声,她心中也明白老夫人的想法,拍拍老夫人的手,示意她不必担心,从老夫人背后走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青梅。

    青梅刚才被老爷一脚踢到肋骨,疼得直不起身来,她抬起头便看到一道窈窕纤细的身影着黛色长裙款款而来,脸上笑容若菡萏绽放,却又带着惊人光华。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一口咬定与人私奔的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