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8青梅之死

008青梅之死

    大小姐脸上虽然笑意温和,人也还是原先那个人,可她总觉得她的笑让她毛骨悚然,就好像……是地狱来的索命冤魂。

    看着青梅瞬间面无人色的表情,穆心瑜的唇角缓缓向上勾起一道妍丽的弧度,眼眸淡淡的扫在她的身上。

    “青梅,你这是怎么了?简直像活见了鬼似的!不是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么?”最后几个字极轻,却带着森森的寒意,直撞进人的心底。

    她,就是鬼,来索命的鬼。

    “啊!”青梅吓得向后跌去,大小姐刚才的表情好可怕。

    “心瑜,你别吓唬她!”见青梅被吓得浑身哆嗦的样子,大夫人怕她扛不住说了实话,竟有些恼怒起来。

    穆远山看了一眼她面目扭曲的样子,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大夫人惊觉自己失态,赶紧掩着帕子抽泣,“心瑜,都是母亲不好,要是我早些知道你有了心上人,就该拦着你进宫,再不济也该拼了得罪贵妃娘娘的命帮你推了这门亲事的!”

    穆远山的面色陡然冷凝下来,用力甩了衣袖,朝着穆心瑜劈面叱道,“小畜生,还不快给我跪下,你做下那等腌臜事,不自我了断,竟还有脸回来?我穆家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

    看着穆远山铁青的面色,穆心瑜并不慌张,反而淡淡道:“父亲在说什么?心瑜怎么越来越听不懂呢?”

    “心瑜,你若是真的喜欢你的周表哥,我和你父亲总会想法子成全了你的,犯不着做那见不得光的勾当!”大夫人见老夫人老神在在端坐一旁,似乎并没有为穆心瑜出头的打算,她也乐得再添油加醋,总之能够让穆心瑜添堵的事,她做起来就是毫不费力。

    穆心瑜目光凌厉似刀地瞥了大夫人一眼,凌然正色道:“父亲,女儿行得正坐得端,无错可认。女儿一整晚都和祖母在一起,这些天祖母身子不爽,女儿担心祖母便在佛堂抄了一整夜的佛经,我倒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周三公子私奔去了!”

    大夫人望着仍不肯服输的穆心瑜,冷冷的眯起眼睛,却见老夫人依旧不动如山地坐在一旁,心中有些疑惑。老夫人这是帮穆心瑜呢还是不帮?若说帮吧,她过来除了一开始呵斥老爷,便一句话都没有帮穆心瑜辩解过,若说不帮,她这么晚了过来,是赶着凑热闹吗?

    穆心瑜说她在老夫人那儿,打死她也是不信的!

    她不确定老夫人是否会突然开口帮着穆心瑜,瞥了老夫人一眼,轻笑道,“在佛堂?谁可作证?老夫人年事已高,晚膳后我还遣容嬷嬷送了一盒新做的香酥软膏过去的,服侍老夫人的桂枝可是亲口说老夫人已然歇下了。再说了,你院子里放的丫鬟亲眼看着你收拾了包袱一个男人走了的,难道你自己院子里的丫鬟还会骗人不成?”

    “青梅,你说,我真的和别人私奔了吗?”

    穆心瑜凌厉地眸光再次射向青梅。

    青梅早就被穆心瑜忽然的凌厉吓得丢了魂,大小姐忽然变得好可怕!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反口。

    这时,立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一个丫鬟忽然咚的一声对着穆远山跪下。

    “老爷,奴婢有话要说!”

    穆心瑜知道这个人,是大夫人的另一个走狗。趁着那人还没开口,她立刻一个眼刀扫过去:“主子们讲话,怎有你这个奴才插嘴的道理!真当父亲母亲不在吗?一个个失了规矩竟把自个儿当主子了!今日我便替母亲教训一番,紫丹,掌嘴!”

    穆心瑜身后的丫鬟紫丹犹豫了一下,心中喜不自胜,太好了,大小姐终于懂得反抗自卫了,立刻上前给了那婆子一巴掌。啪的一声,让书房内所有奴才都吓了一跳。

    这一巴掌,相当于打在大夫人的脸上,让她脸色立刻铁青。手里帕子几乎被她扯破!这丫头竟然敢打她的人!谁给她的雄心豹子胆!

    穆心瑜并不理会,径自道:“父亲,心瑜作为作为穆府的嫡长女,自有责问奴才的权力,而且此事事关女儿清白和穆府的荣誉,女儿这才要问清楚,请父亲容女儿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女儿自会给父亲一个交代。”

    穆远山闻言,立即道:“那你还不快问?”

    穆心瑜抬起清澈似冰的双眸,朗声道:“父亲明鉴,青梅,我今晚一直在哪里你不清楚吗?你最好给我当着父亲的面说清楚!”

    大夫人恶狠狠地瞪着青梅,“是呀,事实到底如何,你可要说清楚,要是敢有一丝一毫隐瞒,说错了话,可是要连累父母家人的!”

    穆心瑜嘴角勾着一抹嘲讽的笑意,眼神冷漠。

    青梅原本还想着反口,不想被大夫人威胁,陷入两难的境地,为了家人性命,她狠狠咬牙。

    “大小姐,奴婢对不起你,是奴婢无用,奴婢万死难辞其咎。”说着朝穆远山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就奔着旁边的柱子狠狠一撞,顿时血喷了满脸。

    “啊!”屋里人都吓得尖叫不已。

    青梅的话说得模棱两可,可越是这样模糊,越能证明大小姐今晚形迹可疑。

    “闭嘴!”穆远山大声吼道,大家伙儿立马闭嘴不敢出声了。老爷想在正在怒头上,搞不好会连累了自己,还是不说话的好。

    “快去看看她!”没想到青梅的性子居然这样烈。

    “老爷,青梅已经死了!”管家探了探她的鼻息,摇摇头。

    “心瑜,青梅对你这么忠心,连死都不愿意出卖你,你居然……你好狠的心啊,你实在是,实在是……”大夫人状似惊恐地捂着嘴,神情伤痛,好像被穆心瑜的狠毒逼得说不出话来。

    穆心瑜神色不变,只嘲讽地看了大夫人一眼,她可没把希望放在青梅身上,青梅的死也在她的意料之内。

    穆远山酝酿的怒气却在一瞬间爆发。好个穆心瑜!

    “孽女,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穆心瑜眼中水光微漾,面带悲戚道:“父亲这话可有些怪了,您信奴才忠心,怎么不信女儿无辜呢,请问母亲,你可有亲眼见过我有不端之举?仅凭奴才几句话便定了女儿的罪,这不是要女儿生生冤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