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09息事宁人

009息事宁人

    见穆远山犹豫不定,穆心瑜再添一把火,“而且,贵妃娘娘已经认定了女儿,若是此事闹大,天家那边知道了责问起来,对父亲的官声是非常的不利,女儿怎敢在这个点上去惹恼了贵人?这明摆着就是有心人诬陷,想要害我们穆府!”

    穆心瑜疾言厉色,将自己的终身与皇家邦定起来,愣是穆远山再怒,他也得为自己的官途想想,这个时候闹大此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看着她这幅模样,一直冷面冷心的穆远山也免不得心里微微晃动了下。此刻的穆心瑜与死去的凌悦实在是像极了,脑海中不免回想起当初凌悦嫁给自己时那娇俏可怜的模样,心中不禁动摇。而且她说的也没错,此事不宜闹大,要是传到圣上的耳朵里,那他年底的晋升多少也会受到影响的。

    穆远山脸上分明开始犹豫。

    “咳咳!”

    这时,在一旁看够了闹剧的老夫人这才轻咳一声,众人的注意力纷纷被她转移。

    坐了这么久,老夫人这是要为大小姐出头了?

    “远儿!”

    “娘!”穆远山自幼丧父,从小跟着母亲相依为命,老夫人的话,他一向是奉为圣旨的。

    他恭敬地走到人跟前,恭敬道,“可是身子不舒服?”“无碍!“老夫人摆摆手,嘴角的笑意难掩她的满意。儿子虽然在宅院争斗上太偏颇了些,可对他的好她确是看在眼里的,也不枉早些年她对他的付出和期盼了。

    穆远山给老夫人倒了一杯茶,看她面色稍微好了一些才转身对穆心瑜道,“这么晚了,你还让祖母过来跟着受累,你个不孝女,要是老夫人身子有个万一,我饶不了你!”

    老夫人拍拍他的手,示意自己没事。她朝穆心瑜招招手,眉眼中很是满意。

    今晚穆心瑜满头大汗地跑到自己的院中,将自己叫醒,并告诉自己她被大夫人绑架了,要找人毁她清白,她假装昏迷趁着坏人不注意才逃了回来。老夫人见她面色苍白,头发凌乱,穿着丫鬟的衣裳,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吓了一跳,忙着人安排热水给她沐浴更衣,确定她确实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这才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穆心瑜当然不会将事情巨细都讲了,只挑实情讲了个大概,并说自己拼死逃了回来,大夫人这么不待见她,恐怕在府里还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着她,老夫人仔细斟酌了一下,这才答应陪她走一趟前院。这一来,果然阵仗不小!

    不过,她虽然心疼这个嫡孙女,却也不会盲目地相信,直到看到穆心瑜果断聪慧不慌不慌的回应穆远山和大夫人,她才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孙女她没看错,是个有福的!

    穆心瑜乖巧地走到老夫人跟前,调皮地眨眨眼。她没赌错,老夫人还是跟前世一样,对她宠爱有加。只是,她到底是对自己的母亲有愧,还是因为她嫡长女的身份,这个她就不得而知了。无论怎么样,她都会好好对她!

    老夫人笑意盈盈地捏捏她的手背,“你这孩子,可真得人心,今晚受委屈了!”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

    老夫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夫人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眼皮突突突地跳。

    果然,老夫人叫了穆远山,“远儿,心瑜这孩子是个孝顺的,知道我老人家身体不好,吃过晚膳就一直呆佛堂,她本是陪着我一起念经的,见我老婆子身子扛不住,便让桂枝先服侍我休息,自己一个人呆在佛堂抄了一夜的佛经,夜深更重,我担心她身子吃不消,让周妈妈看着这孩子呢!”

    这孩子不容易,撒点无伤大雅的小谎,也是不打紧的,权当是为了那人罢。

    桂枝是个稳重的,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听得老夫人面不改色地扯淡,只是抿唇淡笑不语。

    周妈妈是知晓老夫人心思的,她与她家那口子都是伺候了老夫人大半辈子的人了,心性磨砺得早就坚如磐石,这等会儿看老夫人面不红耳不赤地撒谎,也只是眼观鼻鼻观心。

    穆远山诧异地看向周妈妈,周妈妈朝穆远山点点头。

    老夫人越说越满意,取下手腕上的红玉镯子套在穆心瑜的手上,似乎没见到周围惊诧愤恨的目光,自顾自说道,“心瑜委屈了!”

    她这么做也有息事宁人的意思。

    “奶奶!”穆心瑜这声甜甜的奶奶,更让老夫人喜上眉梢,他回头朝穆远山告诫般道,“这府里太多的乌烟瘴气了,你这个一家之主也该好好管管才是!”

    说罢,让桂枝搀扶着缓缓走出了前厅。

    众人面面相觑,老夫人这就走了?所以说,老夫人今晚出现在这里并坐了这么久,只是为了给大小姐作证?

    老夫人走后,穆远山才讪讪对穆心瑜道,“心瑜,为父……”

    “父亲,女儿累了!”这个父亲,她不稀罕,没话说。

    穆心瑜低下头,恭敬地退在一旁,意思不言而喻。我要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穆远山话在喉头一堵,也不再多说什么,只道,“那你好好休息!”

    大夫人急道:“老爷……”这死丫头到底让老夫人吃了什么**汤,让她这般袒护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她得逞!

    穆远山看着大夫人着急的神色,冷哼一声,“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他也不是不清楚大夫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只不过他觉得宅院之间的小争斗,只要影响不大,他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父亲慢走!”穆心瑜恭敬的福礼,跟在穆远山身后,朝嫉恨的大夫人扫去一个冷若寒冰的目光。

    大夫人一个激灵,险些有种被恶鬼缠上的恐惧感。她不知怎的,忽然对这丫头生出一股陌生感,似乎从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小姐一夜之间脱胎换骨,变成一个来讨债的鬼!

    穆远山走了几步,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穆鑫一愣,他也想起来了,放在角落里的那具尸体……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尸体是谁的?”穆远山头疼的厉害,愤怒地瞪向管家穆鑫。

    这尸体是他带回来的,还骗他说是穆心瑜的尸体,害得他先入为主以为穆心瑜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弄得她在母亲和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要是他不好好给个说辞,看他怎么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