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0倒霉走狗

010倒霉走狗

    院子里,其他几房闻讯都聚齐了,其余稍有脸面的下人们也悉数站了小半个院子。穆心瑶也闻讯疾步赶来,与大夫人交换一个眼神立刻站在她身后。

    还是那张扬艳丽的大红色长裙,高高挽起的云髻,简单的发钗和一支步摇点缀,只看打扮就觉得美丽无双。更何况穆心瑶本人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柳眉凤眸,琼鼻樱唇,纤腰碎步,婉约大方,所有关于美的词儿都会在她身上看到。

    前世的她,也曾以为那张美丽温婉的脸上是最真挚的芙蓉花,直到身死她才惊觉,那不过是蛇蝎披着美人的皮,恶臭肮脏。

    穆心瑜勾唇一笑,人终于来齐了!否则怎么对得起大夫人辛辛苦苦安排的这一出戏码?穆心瑶这个幕后策划者还没出场,大夫人她们也还没有得到该有的惩罚,这件事没玩完,怎能如此简单收场?

    再不济,也要折损掉大夫人的几个左膀右臂才能暂且消除她的怒火。她重生回来的第一仗,定要打得漂漂亮亮!

    此时,天已蒙蒙亮,外头公鸡正在报晓。下人们几乎一夜未眠,都打着浓浓的哈欠。

    穆心瑜深深吸了口气,好像才发现尸体一样状似惊恐地后退一步,躲在了穆远山的身后,“这……这是谁干的?父亲,这尸体出现在咱们府里,一定不能放过杀人凶手!”

    演戏嘛,谁不会?刚才是大夫人她们出场,现在轮到她出场了!

    此时穆心瑶忽然笑起来,上前亲昵的拉住穆心瑜的手,“姐姐,我原就信你定不会做出那与人私奔的脏脏事。姐姐你昨夜受了惊,我可担心极了,所以特意熬了压惊的药粥,这晦气的尸体咱们还是不要看了,姐姐去我房里吧,前些日子你回了府妹妹也因为忙没抽出空来看看你,五年不见妹妹对姐姐甚为想念,咱们姐妹俩好好说说体己话。”

    声音多温柔,表情多真挚,话儿多好听!

    看着面前这张纯真美丽,情真意切的脸庞,穆心瑜几乎要忍不住为她拍手鼓掌。就是这张白莲花般的脸蛋,让她以为这真是与她贴心的好妹妹。就是这看似真心的笑容,让她以为永远不会被背叛!就是这些带毒的蜜语,最终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生不如死!现在再来看,简直让她呕吐!

    穆心瑜不着痕迹的推开她的手,道,“二妹,此话差矣。这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呢刚才穆管家和大夫人可是一口咬定那具尸体是姐姐我啊!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狠心,居然为了栽赃姐姐我,故意弄死了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若是有心人故意为之,针对咱们家,那可不得了了!若不是,那……就是咱们家的人干的,那也绝对不能姑息养奸,不是叫人误会咱家谋财害命啊?以后有人更是胆大妄为,若是某一日害了二妹妹你,你可害怕?”

    穆心瑶一噎,竟说不出话来。害怕,便要查!不害怕,便让人怀疑!

    穆心瑜从穆远山背后出来,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父亲,眼看着快到一年一度的考核了,父亲在朝堂上的表现又正得圣上的心,说不定……真的是您在朝中的政敌安插在穆府的眼线,专门盯着抓咱们家的把柄!”

    眼线?穆远山心中一个咯噔。

    “查,这事儿一定要彻查!”这整件事情透着古怪,似乎是专门针对穆府来的,若说没有阴谋,他是绝对不信的,这要让有心人听去了,告到圣上那里,给他扣上一个谋杀的罪名,那还了得的!

    穆鑫惴惴不安地带领府里的几个管事婆子一并下去了。

    穆远山此时已经脑补了事情的可能性,完全将这件事跟针对穆家的阴谋联系了起来,表情阴鸷得可怕,怀疑的目光扫向在场的每一个人。

    其实如果他仔细想想,就可以发现很多破绽。比如:穆鑫是在百里外的破庙将尸体当做穆心瑜带回来的,跟穆府一点关系都没有;又比如:今晚他是被大夫人从被窝里拉起来捉大女儿的奸的,那尸体又恰好穿着女儿的衣服,事情一定是跟穆心瑜脱不开关系。

    但是,他现在是被自己假想的政敌阴谋论蒙蔽了,根本就不会想起来其他的。

    府里的管事妈妈瑞妈妈忽然面色苍白地走过来,“老爷,府里的红霞和桂嬷嬷不见了!”

    大夫人紧张地揪紧了帕子,红霞和桂嬷嬷是她安排到穆心瑜房里的人,今晚正是被她派出去弄死穆心瑜的,这会儿穆心瑜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而她们两个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想到什么,看了眼那焦黑的尸体上那熟悉的衣料,那是穆心瑜前两天刚回来时按老夫人的吩咐给她定做的新衣裳,大夫人瞳孔猛地一缩。

    看身形,尸体可能是红霞的!

    可桂嬷嬷哪里去了?还有,她的表侄儿周焕斌呢?

    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定是出事了!

    大夫人阴毒的目光咻地射向穆心瑜,穆心瑜回以甜甜的一笑。

    大夫人,别着急,好戏还没开始呢!

    不一会儿,琪妈妈也面色奇怪地过来了,她与穆鑫不一样,她是穆鑫的夫人,目前在老爷的房里当值做管事妈妈,心却是真正向着穆远山的。

    她走到穆远山跟前,咬着他的耳朵悄声说了几句话,穆远山脸色一变,琪妈妈朝他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穆心瑶很好奇琪妈妈刚才跟父亲说了什么,但见穆心瑜笃定的样子,又离得父亲最近,以为她听到了,便小声地问了一句,“姐姐,刚才琪妈妈说什么?”她俏皮地眨着眼睛,眼神清澈。

    装得可真像呵!

    “妹妹说什么,琪妈妈说得那么小声,我哪里听得清?”穆心瑜自然是没听到,但是她猜到了。

    又隔了一会儿,穆管家带着几个家丁,押着两个长得贼头贼脑的男人走了过来。

    穆心瑶一见,暗叫不好。

    大夫人眉心紧拧,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