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1搓圆搓扁

011搓圆搓扁

    “老爷,这两个人在书房外鬼鬼祟祟,被我抓了个正着!”

    穆鑫并不清楚这两人与穆心瑶母子的关系,可见大夫人她们并没有完全放心他。

    穆远山呵斥道,“说,你们是何人,鬼鬼祟祟在我穆府做什么?”

    这两人被家丁反绑着手脚扔到地上,一抬头就看到穆远山那双快要吃人的眼睛,吓得往后退了退,因手脚被绑着,这一退就翻了个大跟头。

    他们是慕容家配给大夫人的人,老爷自去年得了河堤修筑的差事,大少爷就暗中挪用了好几笔款项偷偷花在了赌坊上,因着有几笔支出去向不明,怕被圣上发现责罚,早就想让穆远山帮忙了。可穆远山这个榆木疙瘩不懂变通,老爷又不好明说,心里正着急着呢!没想到今晚就得了大夫人的信,会开后门让他们去穆远山的书房偷取河堤筑造的账本,好让老爷从中做些手脚。老爷还夸夫人懂得照顾娘家呢!

    他们正一头雾水,不是说好了这个时候穆远山熟睡着吗?可他们刚一进穆府,就被人抓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疑惑的目光看向大夫人。

    穆远山见他们不说话,只盯着他的夫人看,愤怒地抄起一旁的茶壶摔了个粉碎。好啊,这帮人,欺人太甚,当我穆府无人了是吧!

    “来人,给我打,狠狠地打!”

    两人见大夫人跟二小姐都不帮他,心里苦若黄连,但想想此次是为慕容家挨的打,忍忍就过去,以后定少不了自己的好处,便咬紧了牙。

    穆心瑜冷笑一声,令家奴立刻拿板子来执行!就是这两人帮着红霞她们把自己弄出穆府的,而且先前也是他们暗中帮着大夫人在穆府与慕容家之间偷偷传递信息,慕容家的家主丞相大人也确实需要大夫人偷取穆远山的账本,只不过她是提前帮她们把事情办了而已。这两人坏事做尽,恐怕到死也不知道写信给他们的,正是她这个大夫人的眼中钉吧?

    板子声狠狠地抽打在皮肉上,这呼痛声,听的人都心惊肉跳,更何况挨打之人?

    两人本就是贪生怕死之徒,几十板子下来,早就扛不住了,连声讨饶,“大人饶命啊,小的说,是大夫人,是她给我们写信,暗示我们今晚来偷账本的!”

    轰——

    大夫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脑袋犯晕。这两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账本?

    穆远山眸色变深,阴冷的目光刷地瞪向大夫人。好啊,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他没想到自己一向疼爱的枕边人,居然会出卖自己。

    大夫人收到穆远山投来的目光,那眼神,分明就是质问和防备,心中突地变凉。老爷不相信她?

    事情到了这里,穆远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大手一挥,冷声道,“呵,好个慕容家!来人,把这两个贼子拖出去,乱棍打死,尸体送回相府!”

    大夫人脸色大变,“老爷,妾身冤枉啊,他们胡说,妾身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他们是在诬蔑!不信的话,老爷可以搜他们的身,看看那封信是不是妾身写的!”

    穆心瑶这会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她看了眼穆心瑜看好戏般的笃定神情,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端庄地朝穆远山行了个礼,她软糯糯的音调带着清甜的声线缓缓响起,“父亲,母亲自掌管府中中馈以来,一向持家有道,将穆府打理的仅仅有条,这些年来,母亲对您的好,您也是看在眼里的。俗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穆府出了什么事,母亲也是难辞其咎,她怎么会傻到去帮着外人呢?”

    穆心瑶巧妙地说慕容娘家是“外人”,既贴心又合理,瞬间降低了穆远山的火气,明面上又没有偏帮着大夫人求情,穆远山稍稍静下心来,想想也对,慕容月既然嫁给自己了,可不是成了慕容家的“外人”了吗?再看大夫人隐忍委屈的泪水,心中的怒火和怀疑一下子消散了许多。

    相府虽是夫人的娘家,但终归自己才是她日后的倚靠,慕容月没理由出卖自己,穆远山这样想着,便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夫人,他揽着大夫人的肩道,“险些错怪了你,是为夫的不是!”

    大夫人含泪撇过了头,不答话,那委屈的泪水要掉不掉的,看得穆远山更是惭愧。

    穆心瑜垂下眼眸,心中不住扼腕可惜,她自是知道父亲的态度,他一向耳根子软,只要穆心瑶说说好话,大夫人再配以委屈柔弱的表情,就算是有再大的不满,他也会息事宁人的。

    果然,最后没能在两人身上搜出那封信,穆远山叫人打死了那两人。

    穆心瑜估摸着信早就被毁了,也没有多在意,她并不是想让大夫人马上就死,只是要在穆远山心中埋下一根刺,到时候这根刺就会越陷越深,成为大夫人致命的一把刀。

    那两个奴才是慕容家的人,并不怎么听话,留着也是祸害,及早处理了也好,只是可惜了桂嬷嬷,这么好的一颗棋子,轻易就死了。

    大夫人窝在穆远山的怀中,得意地朝穆心瑜露出嘲讽的笑意。

    呵,大夫人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吗?穆心瑜淡淡回以一笑,日子还长着呢!

    “姐姐,还好姐姐你没事,要不然妹妹可心疼了!”穆心瑶柔柔的声音传来,拉着她的手撒娇,穆心瑜朝她笑了笑,“妹妹你放心,你都没事,姐姐怎么会有事呢?”

    说完不着痕迹地甩开她的手,穆心瑶尴尬地看看穆远山,眼眶发红,甚是委屈。

    没想到穆心瑜一个养在庄子里的贱丫头也敢给她甩脸色,但她一向在人前都是乖巧懂事温婉可人的二小姐,便不好发作,她弱弱地喊了一句,“姐姐!”

    大夫人抬起头,抿了抿唇走到穆心瑜身边,柔声道,“心瑜,都怪母亲不好,这些年没有好好照顾你,才让你犯下如此大错,你……只要你以后好好在家里孝顺你父亲,不再惹是生非,你父亲一定会原谅你的!”

    说完殷切地看着她,像足了一个很希望弥补女儿的大度嫡母。

    又是这样!她以为自己还是原来那个傻兮兮任由她搓圆搓扁的没娘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