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2摔死丫的

012摔死丫的

    穆心瑜嫌恶地退离她一步之遥,沉声道,“你知道错了便好,以后万万不可在随便诬蔑他人的清白了,至少大夫人说的时候要多顾及一下府里的姐妹们!”

    大夫人嘴角僵了僵,没想到这贱丫头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她抽出帕子擦了擦眼角,上前一步拉她的手,声音哽咽,“心瑜,你别这样,你父亲会难过的!”

    瞧瞧,真是高明啊,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毒妇这么恶心?穆心瑜冷着脸甩开她的手,“收起你恶心的嘴脸,别在这里假惺惺,我看见了都想吐。还有,我生母姓凌,她叫凌悦,早就已经死了!”

    既然相看两厌,何必再跟她假惺惺演戏?她不累,自己也累!

    大夫人被她这么一甩,身形一晃的同时,尖叫一声,目光飞快地朝穆远山的方向看了一下,确定这个距离足够老爷接住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就不至于摔倒在地,还能狠狠地给穆心瑜一击,让老爷更加厌恶这个女儿。

    穆心瑜早看出了她的心思,长袖下指尖银针一弹。

    “啊!”大夫人摔了个狗吃屎。

    穆远山看到大夫人朝自己这边摔来,伸出手就要接,夫人的身子却不知为何脚下一转,直挺挺朝另一边倒去,惊得愣住了。

    直到穆心瑶痛心疾首地喊了出来,他才堪堪回神。

    “啊母亲,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母亲啊!”穆心瑶双眸含泪,扶起大夫人,很是难过地看了穆远山一眼,“父亲,姐姐她……”

    然后,咬着唇不说话了。

    好一朵娇柔的白莲花!

    穆远山扶着妻子,看着女儿泪眼婆娑的娇弱模样,心中怜惜的不行。

    自小宠在手心里的女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前世就知道这个妹妹多么会演戏,好像那眼泪不要钱一样刷刷往下掉,她自问做不到泪水收放自如,但装委屈谁不会?

    穆心瑜心中冷笑,眼眶却红了,泪水在眸中打转。好疼啊,下次再也不掐大腿了!

    她神色哀戚地看着穆心瑶,“妹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推她了?”

    “我刚才都看见了!”

    “看见个屁!证据呢?”

    不要脸!穆心瑶红着脸,气愤地瞪着她。

    “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诬陷我,我便给你看看证据!”穆心瑜看着她涨红的脸,有些意外。

    “你……”

    不待穆心瑶反驳,她又立即道,“母亲是站在我跟前的,如果是我推了她,那她怎么会摔倒在我这一边,不是应该向后摔的吗?像这样!”

    说完,不等人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大夫人的手往自己这边一扯,然后大力向前一推,这一回,大夫人是结结实实摔了个四仰八叉,后脑勺撞到了身后的椅子,砰一声,甚是骇人。

    大夫人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疼得龇牙咧嘴。

    众人:“……”

    “父亲,快带大夫人看大夫吧,免得摔傻了!”

    穆心瑜满意地在抽回了自己甩出去的银针,带着紫丹扬长而去。

    穆远山鼓着腮帮子,眼神喷火,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逆女,指着穆心瑜背影的手不停地颤抖,“混账,不孝女,不孝女!”

    穆远山真是气极了,回到屋里摔了整屋子的花**摆件,罚穆心瑜跪祠堂,三天不许吃饭。理由是:不敬主母。

    大夫人摔得并不重,只是后脑勺磕破了点皮,大夫包扎完开了药嘱咐几句就走了。

    穆心瑶见母亲给自己使眼色,识趣地跟着大夫去取药了。

    穆远山握住大夫人的手,心疼道,“夫人,都怪为夫,若是当年我听你的话,她一生下来就掐死,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

    大夫人反握住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胸口柔声道,“老爷放心,我没事!心瑜如此任性,也怪我没有好好教导她,身为嫡母,我……”

    说到后面,竟是自责起来。

    慕容月自小跟随叔父下江南,在江南居住了一段时日,身上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和温柔,那身段可是一等一的好。虽然脑袋上缠着纱布,年纪也大了,却一点都不减风韵,哭起来更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柔媚。

    穆远山越发怜惜她,当夜便留在了她的院子。

    夜深更重,黄灯如豆。

    穆心瑜坐在祠堂的团莆上静静地抄写着佛经,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悲伤之中。

    穆远山并没有罚她这个,紫丹不明所以地皱着眉,“小姐,快别抄了,先睡会儿吧,有人来我再叫醒你!”

    她不敢睡。

    前世的噩梦宛如昨日,历历在目,她甚至不敢闭上眼,一闭上了,就能看见清儿被丢进油锅烹炸的模样。

    抄写佛经,只是为了静心。

    穆心瑜放下手中的笔,揉揉腕子,“几更了?”

    “快二更了!”紫丹恭顺地站在她身后,替她捏肩。

    自从昨晚小姐无端消失,又突然回来后,她就发现自己小姐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就是感觉她整个人看起来明艳了许多,却更加沉默了。

    想到昨夜的惊心动魄,紫丹还是有些后怕的。幸好她半夜睡不安稳起来看小姐有没有盖好被子,发现小姐不在屋里,她着急地四处寻找,后来还悄悄出府去寻了好一会儿,没想到小姐自己回来了,二话不说带着她就去了老夫人的院子,要不然小姐被青梅出卖了她都不知道。

    “紫丹,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穆心瑜忽然拉下她的手,神情严肃地看着她。

    “不,青梅不死,死的就是小姐!”紫丹很执着地仰着头,认真而心疼地看着自家小姐。

    还在庄子里的时候,小姐就经常被欺负,如果不是那个人,说不定小姐已经不在了。

    如今好不容易回了穆府,小姐还被贵妃娘娘看中做三皇子妃,本想着以后可以扬眉吐气了,没想到还是有人不肯放过小姐。

    她不敢想象,连青梅那样从小在身边的贴身丫头都敢合着外人来欺负小姐,那这个大宅子里该有多少人想要暗地里致大小姐于死地?

    穆心瑜闭上眼,“红霞已经被我烧死了,你怕吗?”

    她说完,就看见紫丹的嘴唇颤了颤,脸色发白,砰一声跪在了脚下。

    红霞和青梅都是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贴身丫鬟,紫丹也一样,不同的是,紫丹是她在庄子里捡回来的,而那两人,是大夫人安排在身边的。

    紫丹红着眼,表决心似的,“小姐,我不怕,我会一直保护小姐!红霞死了是她活该,谁让她是大夫人的人!”

    是个聪明的人。

    她相信紫丹。

    穆心瑜笑了,艳若百花盛放。

    见小姐露出了这几天一来第一个笑容,紫丹觉得所有的苦累都值了!她贼兮兮地笑了笑,“小姐那一下大夫人可有得受的,嘿嘿,摔死丫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