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3庶妹找茬

013庶妹找茬

    这三天如果不是紫丹悄悄给她带饭,她就得饿肚子了。

    三天很快过去。

    翌日一大早,穆心瑶便来找她的不痛快,来得还不止一人。

    穆心瑜端坐一旁练字。

    “姐姐,前几日是妹妹的不是,姐姐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她一直以来都以温婉示人,今日也不例外。

    也不管穆心瑜有没有回应,拉着身旁一位高挑清秀的女孩儿笑道,“来,姐姐你看,这是灵儿妹妹,以前最喜欢粘着你的,你还记得吗?”

    穆心瑜刚回来,家里的姐妹她都还没见过,自己就做做好人,给她引见引见了。

    穆灵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地喊,“大姐!”

    穆心瑜头都没抬一下,练字最讲究的就是平心静气。

    “哦,对了,这位是晴儿,这位是盈儿,这位是姝儿,都是我们的妹妹呢,你刚回来不久,她们都很想见你呢!”

    “哼,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有什么了不起,好像我们多喜欢跟她打招呼似的!”

    一个看起来个子比较矮小的女儿轻哼一声,满脸不屑。她最看不惯穆心瑜这种乡下来的人,还自以为是!

    “晴儿,别瞎说,她是我们的大姐!快喊大姐!”穆心瑶看穆晴的态度轻慢,轻叱了一声。

    “大姐?别开玩笑了,你看她,闷声不响的,分明就是一个土包子!”她旁边穿着粉色衣裙的女孩儿讥诮一声。

    “姝儿才不要叫她姐姐呢,她都不理人,我不要和她一起玩了!”年纪最小的穆姝赌气地一把扯过穆心瑜手里的毛笔,扔在地上。

    好好的一个“清”字就划歪了。

    穆心瑜看着白色的宣纸上那长长的一条墨渍,冰冷的眸光里染上了恼意。

    这几个人,分明就是来找茬的!既然她们自己撞上来,那她岂有不奉陪的道理?

    “捡起来,道歉!”

    “我偏不!”穆姝朝她吐了吐舌头,倔强地昂着脑袋,“你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野……”

    很好,给了她一个抽人的理由!

    “啪——”

    穆心瑜甩了甩手臂,再次强调,“捡起来!”

    这个贱人居然敢打她?

    穆姝眼眶凸了凸,面目可憎地瞪她,然后嘴巴一撇,大把大把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捂住被打肿的脸嘶吼,“你凭什么打我,我要告诉我爹!”

    “打人啦,大姐姐打人啦!”穆盈扯着嗓子喊,喊完了还伸出手去扯她的衣裳,她要撕烂这个野丫头的嘴。

    同为二姨娘的闺女,穆姝是她的一奶同胞的亲妹妹,穆心瑜打她就是打自己的脸面。

    穆心瑜眸光微闪,脚下一动快速躲开,连着扇了穆盈三巴掌,那动作要多狠有多狠。

    “啪,啪,啪——”

    “啊,四小姐,大小姐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穆盈的贴身丫鬟扶着自家小姐,一脸愤愤不平。小姐被人打了,若是她这做丫鬟的没吭声,回去一定会被打得更惨。

    “闭嘴,主人的事,你一个丫鬟插什么嘴?再说了,我打的是人吗?”

    丫鬟咬着唇,不敢吭声了。

    这个穆盈,平时就喜欢跟在穆心瑶身边,前世不知帮着穆心瑶做了多少好事,她一辈子忘不了那个耻辱,当初要不是她使坏在自己的杯子里下药,自己也不会稀里糊涂地就嫁给了景翼那个渣男。

    接连被扇巴掌,穆盈气的双目通红,披头散发地朝穆心瑜冲过来,“你……啊,我跟你拼了!”

    不是说要过来找大姐玩的吗,怎么才说了几句就打起来了?

    “别,别打了!”穆灵在一旁焦急地大喊,说着就要上前去劝架,不想被穆盈反手甩了一个嘴巴。

    “姐姐别怕,我来帮你!”穆姝也冲过来要帮忙揍人。

    “一群白痴!”穆晴双手环胸,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好戏。

    穆心瑜岂容这几个脑残碰到自己,身形灵活一闪,就闪到了穆晴的身后,抬脚用力一踹,穆晴冷不防膝盖一弯,身子就朝前面扑了下去。

    “啊,穆心瑜你这个贱人生的贱种,我饶不了你!”

    刚叫嚷了一声,穆盈和穆姝就看见叫嚣着冲过来,两人一看站在跟前的人扑了过来,立即大喊,“穆晴你快闪开,我要撕烂那贱人的脸,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啊……穆姝你个小贱人,居然敢打我,你去死!”穆晴根本就躲闪不及,结结实实吃了穆姝一爪子,踉跄几下摔倒在地,便气不过翻身将瘦小的穆姝压在了身下,死命地扯她的头发。

    穆盈岂容妹妹被欺负,一咬牙冲了过去,几个人扭打一团。

    穆心瑶早就闪到了安全的一边,免得被那群疯子殃及。

    如果不是她带人进来找茬,她现在已经出祠堂了。穆心瑜怎么会让那个人渣好过?袖中银光一闪,扭打在一起的人朝着端坐在一旁的穆心瑶撞了过去。

    “啊……你们敢撞我!”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穆心瑜看着扭打在一起的几个人口口声声的“贱人”,冷眸凝冻,这就是她的亲人们!

    “砰砰砰——”

    不知是谁的身体撞了一下桌子,然后,那整齐摆放在祖宗牌位一下子散落,掉在地上,有的从高处掉下来,砸了稀巴烂。

    没有人率先站起来,更没有人低头服输。

    不知过了多久……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威严的男中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穆心瑶还好,发钗没有散乱,只是身上被撞了一下,膝盖却不知怎么的有点发疼,她一眼就瞥见了撩袍跨进来的父亲和母亲,早就率先站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委屈的泪水说来就来。

    见到几个女儿披头散发的样子,穆远山气不打一处来,“混账,像什么样子?”

    “爹爹,是大姐姐先打人,她……”穆晴手一指,咦?人呢?

    穆心瑜早在这群人扭打在一起时,就带着抄好的佛经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等到穆远山带着几个闺女怒气冲冲地闯到老夫人的禅居院时,穆心瑜已经喝完了一杯热腾腾的养身茶。

    她放下茶杯,用帕子轻轻擦拭着唇角,脸上的笑容恬淡而优雅。

    老夫人打量着她日渐红润的脸色,越发大气美丽,心下对这个大孙女更满意了,这才是日后的主母该有的风范嘛!

    周妈妈瞧见老夫人唇畔的笑意,不由对穆心瑜多了几分感激。但是一想到老夫人即将要对大小姐做的事,心中不免又有些疼惜。唉,如果不是宫里那位……罢了!

    “还好有你愿意陪着我这个糟老婆子,不然我可无聊死了,前两天你还没回来时,我一个人闷得发慌!”

    穆心瑜闻言抬眸,一不小心就看见了周妈妈那纠结的表情,一股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