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4昧心告状

014昧心告状

    前世她一心扑在景翼身上,为他耗尽了一切,而忽略了身边最该珍惜的人,到都来什么都没得到,却落得剥皮拆骨的下场。如今重来一世,这身边的人,还会一样吗?

    她努力甩掉心头那点烦躁,笑道,“祖母您可别打趣孙女儿,您这儿的禅居院不是有周妈妈和桂枝陪着么?再说了,以前我不在,不死还有妹妹们嘛!”

    “胡说,周妈妈一个年纪比我还大的老婆子陪着,能有什么乐趣?”老夫人嗔了周妈妈一眼,“而且,你那些个妹妹,你也知道的,年轻人嘛,有谁愿意天天陪着我这个老婆子?”

    “您放心,以后呀,孙女儿天天陪着您,就算您以后赶我走我都不走的,到时候您可别厌烦我啊!”穆心瑜说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自打从破庙醒来,她一刻也不敢放松,也只有在老夫人面前,她才敢露出如此娇俏的一面。只是……希望老夫人别让她失望才是!

    周妈妈只能干笑着不说话,看得出来,大小姐是真心实意对待老夫人的,可老夫人却对她别有所图,心中越发不安,大小姐发现真相后会不会……

    周妈妈没有想到,那样的不安居然这样快就实现了。

    “你呀,对了,宫里那边你要……”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背,刚要说点什么,就被门外的吵嚷声打断了。

    “祖母,祖母……”穆姝发钗散乱地从外边奔跑进来,一头扎进了老夫人的怀里,呜呜直哭。

    速度还挺快的!穆心瑜笑容更大了。前一世她是贤良淑德女,这一世她就是地狱修罗鬼!

    肚子被这么一撞,老夫人顿时黑了脸。碍于眼前的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女,倒是没有发作。

    她冷着脸呵斥了一声,“成何体统,还不快起来!”

    穆姝红着眼凶巴巴地推开老夫人,“祖母好凶,姝儿以后都不理你了,呜呜……”

    “母亲!”穆远山紧接着从外面进来,躬身给老夫人请了安,这才怒目瞪着穆心瑜,“混账,孽女,瞧瞧你干的什么好事!”

    老夫人一见那摔成五六块的刷红漆牌位,顿时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说,到底怎么回事?”

    穆心瑜将目光投向他的手里,是一块摔坏了的牌位。她淡淡地收回目光,正视这穆远山的眼睛,诧异道,“是呀,父亲,到底生了何事?”

    “你还装!昨晚就只有你在祠堂,不是你还有谁?就是你故意摔坏的,你想气死爹!”

    穆远山真的想吐血,说的是什么话?脾气一暴躁,抡起胳膊就要揍人。但不是揍穆姝,而是那个罪魁祸首穆心瑜。

    自打她从庄子里回来,这些天他就没有一天舒心过!

    “父亲,是妹妹们不懂事,不要再责怪姐姐了好不好?”穆心瑶乖巧地站出来,挡在穆心瑜跟前。

    跟前世一样,在大家伙面前表现大度可亲的一面是她,背面给你狠狠来一刀的也是她。她自己做了好人,别人却窝里反了,真是好本事!为什么前世她就一直傻傻的看不出来呢?

    穆心瑜冰冷的眸光里出现了一丝杀意,很快,快得在场没有一个人察觉。如果不是为了给清儿报仇,她一定会让她现在就悄无声息地死!

    穆远山看着委屈站着,眸中含泪,却倔强不肯认错的大女儿,心中更是怒火难平。

    “瞧瞧,瞧瞧她那样儿,这就是我穆远山的嫡长女?娇蛮无理,聚众闹事,连祖宗牌位都敢摔了,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瑶儿都已经站出来求情讲和了,这个孽女,非得摆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来给谁看?好像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样了她!

    穆心瑜规规矩矩地站在老夫人身后,根本就没将穆远山的气急败坏放在心上。有如此父亲,她还能说些什么?

    “祖母,就是大姐姐摔的,她不服爹爹罚她跪祠堂,就故意摔坏了祖爷爷的牌位,她还说……还说要是你的牌位在就好了,她一样照摔不误!”穆晴大大咧咧的喊了出来。

    老夫人刷的一下看向穆心瑜,脸都绿了。

    刚才她们跟着父亲来祖母的院子之时,就商量过了,待会儿一口咬定是穆心瑜故意摔坏的。摔坏祖宗牌位可是大不敬之罪,就算祖母疼她,也不好说什么维护的话。这会儿看到祖母果然像相信自己的话,心中自是得意万分。

    “祖母,求您给盈儿做主啊,大姐姐她打我,你看我的脸,都被她打肿了,呜呜……好痛啊!”

    穆盈扬起肿得像馒头一样的猪头脸,一手擦泪,一手晃着老夫人的胳膊,要求老夫人给自己做主。她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老夫人站出来偏袒,就算是父亲也惩治不了这个小贱人,所以手下晃得更厉害了,直把老夫人晃得晕乎乎的。

    老夫人看着自己喜爱的孙女一身的狼狈样,心中自是怜惜万分。再看看儿子手中拿着的祖宗牌位,上头写着:先考穆氏七十二代秉公武之牌位。

    是她公公的牌位!

    老夫人睁大了眼睛,带火的眸子熊熊燃烧瞪视着穆心瑜,就好像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好穆心瑜,一个天生带煞的小贱人,居然仗着她的宠爱就敢如此胡作非为!

    她扬起手,想也没想,“啪——”

    “老夫人!”周妈妈吃惊地看着老夫人。不是说好了在入宫之前,要顺着她的吗?

    “祖母!”穆心瑶捂着嘴喊了一声,惊讶地看着老夫人。她不是很疼爱穆心瑜的吗?

    刚才穆盈在哭诉的时候,直到现在,穆心瑜就这样看着老夫人变脸,一句话也没说,更没替自己辩解。

    她心中很清楚,老夫人对自己的疼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自己的生母怀有歉疚,另一方面,她应该是对自己有所求,或者说她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

    早在穆心瑶带人来找茬时,她就在心中有了衡量。今日来此,是算计,也是试探。

    她在等,如果老夫人选择小事化了或者是不偏不倚,她都可以不计较。至少她可以在心中麻痹自己,老夫人会跟前世一样疼爱自己。

    可随着这一巴掌的落下,穆心瑜的心沉入了冰窟。虽然依旧温顺站着,但是手掌却是不由自主地攥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