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6浅浅鞋印

016浅浅鞋印

    穆心瑶越想越觉得是穆心瑜在给自己下套,可她仔细想了想,也没觉察出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按理说,她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摔牌位才是,理了理发髻,她很是端庄地站直了身体。

    掩去心中的不安,她倒要看看这个穆心瑜这次还要怎么翻身!

    到底是才十几岁的小丫头,这么不经吓!如果是前世,如此这般狼狈害怕的一定是自己吧!穆心瑜看了穆心瑶那隐隐有些战栗的身子一眼,心中暗嘲,她抬眸,淡定地指着穆远山手里的其中一块碎掉的牌子。

    “父亲,祖母,请看祖爷爷的牌位,二位看到这红漆上的脚印了没有?”

    穆盈顺着她指的地方一看,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她也不确定当时踩的时候有没有留下脚印,想仔细看却看不着。

    穆心瑶听到穆心瑜这么一说,一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悻悻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有上去踩一脚。

    老夫人和穆远山拿起那其中一块牌子仔细看,果真看到了一个浅浅的脚印,一看就知道是女子踩上去的。

    不待他们发火,穆心瑜继续道,“只要我们大家都把鞋子脱下来,对比一下,谁的鞋子对上了,就知道是谁弄坏了祖宗的牌位!”

    说完,一脸笑意地看向慌张不已的穆盈,“四妹妹,你说,这牌位上面,会不会有你的鞋印?”

    “穆盈!”看穆盈那一副做错事大难临头的慌张样子,穆远山眼里冒火。

    要说是穆心瑜跟自己赌气弄坏了祖宗的牌位,他还没有那么生气,毕竟是自己误会她在先,罚她跪祠堂在后。可穆盈一个庶女,不老老实实在屋里刺绣学女工,竟也参与这种肮脏的斗争,他就忍无可忍了。

    穆盈给父亲这一声吓得躲进了老夫人的怀里。

    老夫人腾地看向了穆盈,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净给她惹事儿!

    她责怪地看了穆远山一眼,“行了,不是还没确定是谁的脚印么,你跟盈儿着什么急?”

    “是呀,爹爹,你这样凶她,四妹会伤心的!”

    穆心瑜才不管她们几个现在有什么小心思,在真相面前,谁也逃不掉。她看着穆心瑶假惺惺做戏,心中冷笑。只凭一个鞋印,她就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了吗?

    好在屋里没有外男在场,率先脱了绣鞋,放在那牌位旁对比了一下,大一寸。老夫人看着她的动作,神色古怪。

    其他几个姐妹也不敢吭声,都陆陆续续脱下了鞋子,给穆远山对比。

    轮到穆盈了,她却死活都不肯脱下来,揪着老夫人的衣服不肯松手了。

    “脱下来!”穆远山厉声一喝。

    穆盈委屈地眼泪都飚了出来,却又不敢反驳自己的父亲,只得慢腾腾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

    穆远山抢过她的鞋子一对,完全吻合。

    跟着来的三姨娘是没生孩子的,她原本站在一边根本就没说话,这会儿看到鞋印与鞋子吻合了,就忽然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句,“哎呀,居然是四小姐!”

    穆心瑜朝三姨娘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然后扭头面对着自己的父亲,语气嘲讽,“那么父亲,这个家法还有效吗?”

    老夫人身子一晃,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穆远山气的脸色大变,“好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祖宗牌位都敢动,来人,拿家法过来!”

    就算不是她摔坏的,敢踩踏祖宗牌位,就是对穆氏尊严的践踏,同样罪不可恕!

    “不,不要啊,爹爹,你不能打我,祖母,祖母救命啊,爹爹要杀人啦!”穆盈急的大吼大叫,躲在老夫人身后死死低着头不肯出来。

    年仅八岁的穆姝这会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珠子,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扯着祖母的衣袖,一个劲儿替亲姐姐求情,“祖母不要打姐姐,不要打姐姐!”

    下人将带刺的鞭子呈到穆远山跟前,“老爷,家法!”

    穆远山看着穆心瑜那眼中的嘲笑和意味十足的讥讽,心头有一把火在烧,噌一下夺过下人手里的鞭子,就往穆盈身上抽去。

    “啊,疼,别打了!”穆盈疼得龇牙咧嘴,脸上的妆容早就花了。她哭喊着父亲不要打,可穆远山被她哭得心烦意乱,下手更狠了些。

    老夫人见儿子执意要打,便歇了要劝他的心思,心中不住地叹气。眼睁睁地看着最疼爱的孙女儿被打,心一阵阵抽疼。

    穆盈实在撑不住了,她满脸泪珠地爬到穆心瑶面前,“二姐,你平时对我最好了,你说话啊,你让爹爹别打我行不行?”

    才几下下就承受不住了?穆心瑜冷哼,眼神若有深意地瞟向了穆心瑶。

    穆心瑶事不关己地在一旁看着,完全就没有求情的意思。见穆盈爬过来,她还抽出脚,往后退了几步。

    她的这个动作,让穆盈原本还带着侥幸和窃喜的心一下子坠入了寒潭。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一向马首是瞻的二姐姐,眼眶发红,眼神里对她的敬慕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只有慢慢腾烧起来的恨意。

    “二姐姐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啊,父亲别打了,我错了啊,下次不敢啊……祖母救救我!”

    “好了,再打下去就死人了!”老夫人气急败坏地一把抢夺穆远山手中的鞭子,心疼地扶起了孙女儿。侄女儿自生下姝儿之后便血崩去了,这两个孙女儿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说不心疼是假的。

    穆远山也意识到自己打得有些过分了,但他不会承认自己是错的,气恼地瞪向了穆盈,“下次?你还敢有下次?”

    穆盈却没有看向自己的父亲,两眼只恨恨地瞪着穆心瑶,“凭什么只凭一个鞋印,就说是我干的?我不服,二姐姐也有错!”

    穆心瑜看够了好戏,觉得这两人真有意思,难怪前世穆心瑶总是喜欢看自己被欺负,然后再她被欺负得差不多了,才大度善良地站出来主持公道。

    原来看人狗咬狗的心情是这么令人愉悦的!

    她整了整衣角,慢条斯理地将左摆的褶皱子扯平了,这才站出来,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四妹说的有道理,我还没来祖母院子之前,二妹妹确实是因为意见不合发生了口角有争执,说不定那牌位上的鞋印真是四妹不小心踩上去的!”

    穆盈气呼呼地大喊,“你既然看见了,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了还能看你挨打吗?穆心瑜给她一个很无辜的眼神,“我也想说啊,但是父亲那么生气,我怎么敢说?”说完,笑眯眯地看着穆心瑶。

    穆心瑶心中一个咯噔,暗叫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