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8贵妃用意

018贵妃用意

    真没劲儿,才挨了三鞭子!穆心瑶太会躲闪了,真真打到她身上的,就只要刚开始那几下而已!

    穆心瑜有些可惜地摇摇头,无畏地对上大夫人那嗜血吞人的目光。

    “老爷,快快让母亲住手,瑶儿打不得!”

    “如何就打不得了?”老夫人心头怒火未消,瞪着大夫人,仿佛大夫人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就连她一起打。

    大夫人今天一大早就去了王尚书家,与几个贵妇小聚,没想到在那儿也能遇到三皇子。她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三皇子看上了穆心瑶,明里暗里对她表明心意,说明晚花灯会之后自己会跟母妃表明心意。

    “是呀是呀,母亲,我刚才就想跟您说这事儿来着!”穆远山看到大夫人频频给自己使眼色,只得撒谎道。

    老夫人面色沉了下来,差点就忘了,明晚还有花灯会这一茬。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精明的眼珠子倏地看向穆心瑜,然后又敛下眉眼。

    她收起鞭子,神色不愉地瞪着穆心瑶,要不是为了讨好贵妃娘娘和三皇子,她今儿一定要打死她。敢动祖宗牌位,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回来之后,抄一百遍女诫给我!”老夫人扔下鞭子,带着周妈妈就去了佛堂。这些天她老是觉得心中不顺,还是多拜拜佛祖吧!

    穆心瑜看着老夫人远去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什么一闪而过。

    穆远山看了女儿一眼,见她只是手臂上挨了几鞭子,便对大夫人开口道,“你跟我来书房!”

    “老爷,可是瑶儿她……”大夫人虽然对别人刻薄,但对自己的女儿,她是打心底怜惜疼爱的。看着女儿身上那刺目惊心的伤痕,她又怎么放心得下?

    “母亲,你跟父亲去吧,这一点小伤女儿自己会处理。”穆心瑶很有眼见地朝大夫人点点头,让她放心。

    她的手确实没什么大碍,涂抹点药膏就好了。

    大夫人见女儿真的没事,便随着穆远山去了书房。

    书房内,铜质鼎炉雕刻成卧坐的貔貅,昂首向天,嘴中吐露出一缕缕白烟,在空气中袅袅弥散。

    穆远山坐在棕红色的樟木圈椅上,面色阴沉,声音虽然不高,却极具威仪。表面看起来仍然平静,但熟悉他性格的人,都知道他此刻正处在震怒之中,“夫人,你糊涂了!”

    慕容月满脸疑惑,心中却暗叫不好,“怎么了?”

    “好一个三皇子心仪瑶儿,难道你不知道贵妃娘娘已经打算让瑜儿做三皇子妃了?还是说你想让咱们瑶儿做妾!”穆远山冷笑,心头的怒气不住攀升,“你以为我如此好蒙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瑶儿这些日子都干了些什么,短短几天三皇子怎么会那么容易对咱们瑶儿动心?”说到后面,语调中已经有了掩饰不住的怒气。

    慕容月这才知道老爷为何这般生气,但她早有准备,并不惊慌。盈盈水眸凝视着穆远山,慢慢地涌出泪珠来,挂在修长的睫毛上,欲滴未滴,“原来老爷是为这件事儿生气?”声音极为凄楚,似乎委屈无限。

    “难道我错怪你了吗?”穆远山语气沉凝,压抑如风雨前夕。

    “老爷您有所不知,并非妾身有意怂恿瑶儿冒险跟三皇子交往,实在是……实在是三皇子自己喜欢瑶儿呀!而且,瑶儿她也是为老爷着想,老爷您这么多年为朝廷兢兢业业,早出晚归,可皇上就是看不到您一丁点儿好,现在稍微有点政绩了,偏偏瑜儿又闹出了这等事儿来给您添堵,妾身是为老爷操心啊!”慕容月的声音渐渐哽咽,泪珠一颗一颗从白皙的面颊滚落,宛如珍珠碎玉般,格外楚楚可怜,惹人怜惜,“但老爷你丝毫不理会妾身的辛苦,反而因为妾身对老爷的一片心意责怪妾身,妾身,妾身……”

    说着,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气弱娇怯,甚至有些喘不上起来,委屈到了极点。

    “你这样做居然是为了我?可你就不担心贵妃娘娘她……”穆远山城难以相信,但想到这些年她打理府务的辛苦,声音还是缓和了许多。

    “妾身知道,贵妃娘娘那边可能会因此而动怒,但老爷您想想,即便是贵妃娘娘也管不了三皇子喜欢谁吧,娘娘身为母亲,定会理解三皇子的!”

    穆远山叹息,神色无奈。贵妃娘娘打的什么主意他又岂会不知?瑜儿与当年的凌悦是那么地相像……

    只怕夫人和瑶儿的介入会坏事儿。都怪那个穆心瑜!

    对于穆心瑜,穆远山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心肺,甚至还不如对待一条狗。最近她一回来,他就常常遭到穆心瑜的顶撞和怒目相视,害得他在朝堂上分心走神被圣上责罚。

    “这些年辛苦你了”穆远山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抚慰,神色也已经缓和了许多。他虽然恼怒慕容月行事草率,但到底是个耳根子软的,他本身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恼怒大夫人也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前途会受到影响。现在慕容月将话挑开了,话里话外都是为自己官途担忧,自然也就放心了下来。

    “为老爷着想是天经地义,妾身不敢有怨言,更不敢称辛苦。”慕容月听声辨意,知道穆远山的怒气已然消散,柔弱地俯在他的怀里,柔夷轻抚着他的胸膛,不再言语。

    这一番哭诉手段玩得十分漂亮,将这一切归结在她对老爷的拳拳之心上,又不着痕迹地将脏水泼到了穆心瑜的身上,即便是百炼钢,听了她这一席话,也要化作绕指柔了。穆远山被她撩拨得心神一荡,搂着慕容月腰肢的手不禁用力了些。

    “嘶……”

    “怎么了?很疼吗?”穆远山看着大夫人手臂上和背上的几道血痕,不禁皱起了眉,心疼得无以复加。

    “有老爷的关心,妾身一点儿也不疼了!”大夫人娇羞地将头埋在穆远山怀里。她替瑶儿挡了两鞭,而且她也连翻滚动躲闪,老夫人那鞭子根本就没怎么挨着她的身子,就连她身上的鞭痕,也只是她自己故意躲闪不了被鞭子打到的,主要是为了博取穆远山的怜悯之心,看着刺眼其实疼倒是不怎么疼。

    书房内郎情妾意,里面不时传出的阵阵低吟,连守门的听了都不住脸红心跳。

    没想到老爷和夫人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生猛!

    书房外,瑶光院里。

    “贱人,啊,贱人!”

    穆心瑶手臂上已经由下人丫鬟帮着上了药,她龇牙咧嘴地将屋里的摆件全部都摔碎在地上,面目扭曲,吓得一众丫鬟婆子都不敢动弹。

    穆心瑶摔完了摆件瓷器,见没东西可摔了,目光刷地投向了可怜的丫鬟们,那些细皮嫩肉的,光滑透红的皮肤刺得她眼球生疼。

    完了!绿翘跪在地上,身子不由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