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19又生毒计

019又生毒计

    屋里静的可怕,头顶一下子没了声响,绿翘心下奇怪,不由抬头看了一眼。

    “小姐?”

    话未落,脸上就挨了一记,火辣辣地疼。

    “你抖什么抖?难道本小姐会吃了你不成?”绿翘本就长得水嫩,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自己的样子包含委屈和可怜,穆心瑶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长得好看,尤其还是一个下人,又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绿翘被打得眼泪直流,又不敢喊冤,只捂着脸缩跪在地上。她是穆心瑶的贴身丫鬟,自小就伺候在她的身边,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别人不知道,但她可是清楚的很,小姐在外表现得大度善良,可一旦受了委屈一回到院子,就会拿她们下人出气。如此被打,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可也经不住绿翘心中不忿。

    穆心瑶见绿翘那死人样儿,气乎乎抬脚踹了一下,将人圆滚滚踢到了门外。

    “谁又惹咱们瑶儿生气了?”原想着女儿受了委屈过来安抚一番,大夫人好不容易喂饱了穆远山,刚过来就看到绿翘被女儿一脚踹到门外的一幕,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忙过去扶住了绿翘。

    穆心瑶见母亲居然去扶那个贱婢,心中更是恼恨,“娘,你去扶那个贱婢干什么?平白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瑶儿!”大夫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双目通红。

    穆心瑶被母亲那可怕的表情吓了一跳,再看绿翘那隐忍的眼神,顿时醒悟过来。绿翘知晓自己和母亲的太多事情,如果她叛变,那结果可想而知,原来母亲是为自己好。

    这么一想,穆心瑶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脾气,露出一个心疼得表情,“绿翘,是我不好,都怪我刚才太气了,你……你还疼吗?”

    绿翘捂着脸,眼泪已经不流了,她站起来躬身道,“夫人,小姐,奴婢不疼,奴婢告退!”

    大夫人见绿翘一副跟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一慌,忙道,“绿翘,瑶儿不懂事,你是她的贴身丫鬟,要多体谅一番!都怪我这个做娘的没教好啊!”说罢,还装模做样地抹了一把泪。

    绿翘抬头看她,大夫人赶紧从自己的手上退下一个镯子戴在她手上,好言安慰道,“本夫人知道你家不容易,你母亲生病没人照顾,老爹又是个赌鬼,下头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这个你好生拿着给你母亲请个大夫,千万别耽搁了病情!”

    见绿翘要推辞,她又从头上摘下一个纯银春燕吐蕊发钗戴在她的头上,笑眯眯道,“你是瑶儿最贴心的人,母亲的病要紧,别跟我客气!”

    “谢过夫人!”绿翘原本愠怒的心一下子被收买了,她推辞了一番,咬咬牙拿着镯子和发钗退了出去。爹娘和弟弟的命都攥在大夫人手上,而且娘亲确实需要钱治病,她不得不忍气吞声。

    等绿翘一出去,大夫人笑着的脸就垮了下来,“跪下!”

    “娘,女儿知错了!”穆心瑶没有下跪,而是摇着大夫人的胳膊,眨着眼睛撒娇。刚才她确实是大意了!

    大夫人心中也是舍不得女儿跪的,见女儿娇俏可人的模样,到底还是不忍心,捏了一把她翘挺的鼻子,无奈叹息道,“你呀,娘真拿你没办法!手还疼吗?”

    老夫人那几鞭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好在她赶回来及时,帮着女儿挡了那么几下,现在是深秋她们身上的衣服也厚实,不然她都不敢想象,女儿会被打成什么样子。

    “都怪穆心瑜那个小贱人,要不是她,女儿也不会挨打!”穆心瑶艳红色的裙衫乱动,跺着脚,一脸的不甘和怨愤。那个穆心瑜,长得丑,什么都不会,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凭什么挨打的不是她?

    “姨娘,老奴看这事儿不对!”牛嬷嬷神色凝重,“那天的事情,老奴想来想去,桂嬷嬷行事素来缜密,红霞又是她的亲生女儿,大小姐一个刚从庄子回来的野丫头怎么可能会识破咱们的计谋,并且安然回来呢,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帮助大小姐!”

    大夫人觉得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

    穆心瑶也摇摇头,“这不太可能,穆心瑜一个在庄子里长大的贱丫头,她怎么会认识什么人而且,老周家的不是每个月都有按时通信吗?穆心瑜在庄子里干的都是最重最粗的活儿,平时也没什么人敢跟她来往!”

    牛嬷嬷思索了一阵,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睁大眼睛惊呼,“是桂嬷嬷和红霞!”

    这种可能不成立,大夫人非常肯定道,“红霞和桂嬷嬷都是咱们安排过去的人,不可能背叛咱们!如果她们背叛了咱们,又怎么会死?而且,穆心瑜到现在都还没有跟祖母和你爹爹告状,说明她还不知道这些年在庄子里被人虐待是咱们授意的!”

    “不,一定是她知道了什么!”穆心瑶仔细想了想其中的关键,“娘,牛嬷嬷,你们有没有发现,穆心瑜这次回来,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反而水润润的。而且,三前天那晚上,我去抓她的手时,发现她的手掌虽然起了一些茧子,但保养还是挺好的,也没有什么伤口裂痕。可见在庄子里有人在帮她,甚至,连桂嬷嬷和红霞青梅都被隐瞒了!”

    大夫人恍觉那天穆心瑜对自己笑着的样子,冷不防打了个寒噤。一定是这样,那个小贱人果然是个不安分的!

    再仔细想想,从那晚青梅死了之后开始,穆心瑜就很不对劲儿,神情气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躲过周三侮辱,青梅之死,那两个奴才被发现,还有今日的摔祖宗牌位的事件,谋算之精密,心机之深沉,直令人咋舌,绝非那个愚笨怯懦的大小姐能做出来的。还有,从前的穆心瑜,在桂嬷嬷的教唆下,绝对不会跟老夫人亲近,而现在,老夫人不但帮她说谎作证,为了她居然连二姨娘生的亲孙女都不顾了,这在从前,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中间一定有蹊跷!

    问题的根源,应该就在庄子里,她在庄子里一定有野男人,对,一定是!

    “夫人,咱们一定要小心大小姐了!”牛嬷嬷忧心忡忡道。

    “整个穆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还怕她翻天了不成?”大夫人冷笑,眸光中闪烁出狠厉,“牛嬷嬷你派人去庄子里查一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查出来,看我怎么收拾凌悦那贱人留下的孽种!”

    “是,夫人!”牛嬷嬷淬毒的目光看向了窗外不远处那清冷的怀瑜院,笑得一脸奸诈。

    穆心瑶挽起大夫人的手,“娘,何必脏了你的手!明晚就是花灯会了,到时候我将她带过去,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什么都不会,定然会被那些贵女公子嘲笑,我再加把劲,推波助澜一番,本小姐就不信她还能蹦跶!”

    艳红的唇慢慢勾起了一抹笑,如罂粟般绚丽,却带着致命的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