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0前世阴谋

020前世阴谋

    是夜,怀瑜院内。

    穆心瑜看着屋内的摆设沉思,三皇子跟穆心瑶暗中往来,看老夫人和穆远山他们的态度,竟一点也不担心贵妃娘娘会生气,这到底是为什么?而且偏偏贵妃娘娘对自己嫁给三皇子一事那么偏执,用意又是何在?

    她总觉得老夫人和穆远山有事瞒着自己,而且是跟贵妃娘年有关,又或许,跟自己的生母有关。

    陷害穆心瑜的毒计得了母亲的首肯,穆心瑶当下就来到了穆心瑜的院子。

    见穆心瑜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娇叹道,“姐姐还在怪我吗?”

    穆心瑶泫然欲泣地模样,唤回了穆心瑜的注意力。穆心瑜扭过头来看她,神情厌恶,好像穆心瑶是一只恶心的苍蝇。

    “你有话对我说?”

    对于穆心瑜一副避瘟神的态度,穆心瑶几乎咬碎了银牙,但她还有计划要实施,决不能就此放过让她挨打之人,是以忍住了暴走的冲动,强颜欢笑道,“姐姐,你要怪罪妹妹是应该的,毕竟要不是我带妹妹们过去,你也不会被冤枉摔坏了祖宗的牌位。而且,我和妹妹们都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妹妹吧,好不好?”

    那娇滴滴的模样,简直要腻出水来。

    都被打了,还能忍成那样啊!

    穆心瑜心中嗤笑不止。既然她那么喜欢赶上来找虐,为何不成全她呢!

    她淡淡一笑,“妹妹说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姐姐早就不怪你了,但是摔坏祖宗牌位这样的荒唐的事,以后还是不要干了,祖宗怪罪可不好呢!”

    穆心瑶一噎,尴尬地笑了笑,但为了大计,她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姐姐不怪妹妹就好!对了姐姐,明晚有个花灯会,会有许多名士贵人聚集,姐姐往年都不在京都,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很多人也不认识,到时候你也随妹妹去见识一下,吧也好率先认识一下这京都的贵族圈子,免得姐姐以后吃亏!”

    “花灯会?”穆心瑜装作懵懂的样子,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穆心瑶也想起来她这个姐姐是在庄子里长大,应该是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

    她笑了笑,一脸向往道,“姐姐刚回来没有听说过也是很正常的。花灯会,是个神秘而古老的节日,据说是为了纪念咱们的开国皇后而设的,花灯会那天,上至天子,下至黎明百姓都会放下手头的活儿,齐聚萧江,到时候百舸竞流,万花齐放,盛景可不是一般热闹。”

    “哦?”穆心瑜前世也听说过关于那个开国皇后的传说,一代巾帼,不让须眉,确实值得纪念。只不过,后来那个纪念日被后人弄着弄着,就不知不觉变了味儿。

    京都的花灯会,说白了就是一个变相的七夕节而已。

    京都男女向来注重大防,谨遵礼义廉耻,未婚女子出门更要带着面纱,恪守本分,不得抛头露面。只不过,在这一天,相互爱慕的青年男女皆可不必拘谨,男子可手持鲜花向心爱的女子表白。哪个女子收到的鲜花最多,就会成为这一届花灯会的花仙子。若女子有意,便主动收下男子手中的鲜花并回赠贴身饰物,若无意则不必理会。

    实属有趣得紧呢!

    可当年唯一的一次参加,穆心瑜是怎么过来的?她紧握双拳,竭力地不让自己被愤怒吞噬理智。

    贵妇们嫌弃,闺女们避如蛇蝎,背后说她粗野肮脏,字字句句戳心窝子。

    最后还被其中一个贵女羞辱推进了河里,被人救上来后又莫名其妙地失了清白?最末了穆心瑶还“好心”地跳出来力排众议维护自己的姐姐……

    记忆如水,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给穆心瑶喂一颗穿肠毒药,让她死得干净利落。但是,她不能便宜了穆心瑶,她要狠狠地折磨她,毁了她苦心经营的一切!

    穆心瑜收敛了恨意,阴森森道,“我知晓了,对了,妹妹,晚上睡觉,你可要注意了,当心什么时候老祖宗爬上了你的床……”

    做过亏心事的穆心瑶被说得脊背发凉,惊恐地站起来,不由分说就往外走,逃也似的离开了她的怀瑜院。还不忘回头嘱咐,“明晚花灯会,姐姐千万记得来啊!”

    “放心,老祖宗一定回去找你的!”穆心瑜对着她的背影大喊,逃的人儿脚下一个踉跄。

    说起了灯花会的事,穆心瑜倒是想起来另外一件事。

    前世灯花会自己跟傻子一样被穆心瑶摆布,还被几个闺女逼得落水,她无辜地站在岸上喊救命,哭得伤心欲绝,招来一大堆男人的怜惜。

    那时三皇子坐在一旁嘲笑,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的妹妹们不仅不来救她,还连同那些所谓的命门贵女一起落井下石,最后还是四皇子挺身而出救了自己。

    当时得四皇子在众人眼中还是个落魄皇子,连最低等的太监都可以欺负他,穆心瑜虽然心存感激却不会对他产生太多的情愫。不料穆盈那个狠心的妹妹趁机在她酒水中下药,害她失了清白不得不嫁给已有皇妃的四皇子做妾。

    四皇子妃是景翼青梅竹马的表妹,他们成婚于五年前,那时四皇子才刚刚二十,母亲又是皇上的宠妃梅妃,一时意气风华,还主动请旨出征剿匪,没想到半年不到,母妃被爆与侍卫有染,皇上赐死了梅妃,他的腿也在剿匪中不幸被重伤,自此皇帝厌弃,宫中人人嘲笑讥讽,四皇子妃一下子就病倒了,至今未好,差不多就要归西,四皇子有妻子相当于没妃子,日子过得非常煎熬,性子也变得暴戾内向。

    她还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四皇子虽然不被重视,却每天都会保持清新干爽的一面。他一身白衣,踏浪而来,俊美的不像话,她自以为知晓他的一切,为他的英勇和隐忍感动,后来**与他之后更是芳心暗许,四皇子就这样悄悄勾走了她的魂。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预谋好的。当时场面混乱,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在落水的她身上,那些嘲讽、耻笑、辱骂、甚至残忍的往她身上扔水果皮,眼见着她挣扎呼救无果沉入水中。那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她还记得那人含笑而来,眸中凌乱却关怀的目光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上,这些,也不重要了。可有一点,她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他的腿……

    想到这里,穆心瑜双眸猛地一缩,心隐隐颤抖起来。

    如果说……那时候,他抱着自己,能在水中运气而行。那么……他的腿,分明是是健全的!

    该死!原来他的腿早就已经好了,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就谋划好了一切,又或许,他的腿根本就没事,受伤断腿,一切都是夺嫡的阴谋。而那时,穆心瑶,早就跟他搅和在一起了,那么,她跟三皇子……根本就是在做戏!

    怪不得前世她明明那么喜欢三皇子,却始终不肯嫁给他!

    想明白了一切,穆心瑜忽然很期待明晚的花灯会快点到来了。她勾起唇,眸中含笑,惊艳了万物,看得紫丹不由地张大了嘴巴。

    今晚的小姐,好美!

    穆心瑜回眸龇牙,“紫丹,今晚咱们去看一场好戏!”

    紫丹缩了缩脖子,为什么她觉得后脖子凉凉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