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1夜半惊魂

021夜半惊魂

    穆心瑶慌张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院子里却没有一个人,连守门的下人都不在。想到刚才穆心瑜的话,她的心不由咯噔一跳。

    “绿翘,绿翘,死哪儿去了?”

    穆心瑶喊得慌乱,似乎是为了回应她,终于有一个侍卫在她的院子外走过,还回了一声,“是二小姐吗?”

    似乎是为了壮胆,她大喊了一声,“是,你是谁?”

    然而,那窗户上的护卫影子却消失了。

    老祖宗找上自己了?

    穆心瑶心头突突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自己周围。她死死地盯着那影子消失得地方,忽然尖叫一声窜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阵风略过,吹得窗外的灯笼晃了晃,屋里的灯忽然灭了。

    她害怕地大喊,“绿翘,绿翘你快来!”

    然而,没人理她,偌大的院子显得空旷孤寂,还带有阴森森的冷气。她猛地将脑袋蒙进了被子里。

    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走了过来。

    “啊,别过来,别过来啊!”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丫鬟小翠点着蜡烛过来,看着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小姐一脸担忧。

    可穆心瑶心中害怕,死死地拽着被子,不愿意松开。她在被子里头闷声道,“你,你是谁?绿翘呢?”

    “我是小翠呀小姐,绿翘的母亲病情加重,她告假回家了。”

    丫鬟的声音阴阴的,穆心瑶甚至可以感觉到被子外那恐怖的东西正张开血盆大口朝自己扑过来。

    但是那声音又是那么得熟悉,她冷静了一下,回过魂来,是了,那是小翠的声音。绿翘今儿上午的确是跟自己告假回家了。

    心中一喜,忙掀开了被子,“小翠……”

    然而被子一掀开,屋里烛火还好好的亮着,只是……哪里还有小翠的身影?

    “小翠?”她蹑手蹑脚下了床,连鞋子都顾不得穿,看到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自问不是胆小之人,死在她手里的丫鬟婆子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可是今天不知为何,被穆心瑜那么一吓,她就不由地心惊胆战了。她缓了缓劲儿,暗自骂自己一声,“胆小鬼!”

    她自然不会知道,自己会神经兮兮全是因为中了穆心瑜的幻影香。

    倒了一杯茶,还没喝,屋里的烛火突然间又灭了。这时她却是不怎么怕了,如果真是老祖宗,他们绝不会伤害自己,她这样给自己打气,尽量忽略来自心底的那股毛骨悚然之感。

    她颤抖着手,重新点亮了烛火,窗外一个影子一闪而过,这下,她看清楚了,是个女人的身影。

    心下冷哼一声,哼,敢装神弄鬼,她倒要看看是谁在外面作怪!

    没等她走出门,那门却自己关上了,穆心瑶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却还是强逼着自己走出去。

    她战战兢兢地去开门,门外凉风习习,不远处还有几盏灯,忽明忽暗,她大喝一声。

    “谁在装神弄鬼?识相就给本小姐滚出来!”

    许久,院子里都没有声音。

    忽然,一阵阴风刮过,穆心瑶打了个寒颤。

    几道幽幽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为什么要踩我……”

    “为什么要摔我……”

    “我要报仇……”

    “我要你偿命……”

    “啊,救命啊!”穆心瑶疯子一般地抱住了自己的耳朵,拼命摇头,“不是我,不是啊,是穆盈干的,是她踩你们的,别找我啊……”

    暗处,看到二小姐那惊慌无措的模样,紫丹心中十分解气。

    她越是害怕,那几道声音就越是叫嚣得厉害,不断在她脑海里盘旋,穆心瑶痛苦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等她瑟瑟发抖够了许久,大概是没听到什么声音了,这才敢抬起头来,周围一片灯火通明,左边走廊上还有几个侍女提着灯笼往祖母的院子方向走去。

    好像刚才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是幻觉吗?

    为什么她会听到老祖宗的声音,那是在跟她讨伐?

    做了亏心事的穆心瑶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她决定回去好好睡一觉,也许明天就好了。不,还是去母亲院子里睡一晚比较安全。

    她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今晚要跟母亲一起睡。她闭了闭眼,尽量不去想象刚才那股阴森的感觉和那令人发毛的声音。

    她刚站起身,迎面就是一张满脸流脓的恐怖大脸。

    “啊!”

    穆心瑶惊叫一声,脑袋一歪,就晕了过去。

    穆心瑜一脸不满的嘟着嘴,“这样就晕过去了,我还没玩够呢!”

    紫丹看着自家小姐手里拿个鬼怪的面具,一脸崇拜,眼睛都快冒星星了。

    “小姐,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模仿老祖宗的声音的?”而且还能一次性模仿那么多个。她好崇拜自家小姐哟!

    “口技!”穆心瑜神神秘秘地笑了笑。

    “那是什么东西,奴婢也要学!”紫丹兴奋得不行,没想到自己小姐居然这么厉害,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好了,这个东西很费神的,没有天赋的人就算学一辈子都学不会!”穆心瑜一脸鄙视地看着紫丹,心中却好笑又甜蜜。因为这口技,正是前世紫丹教自己的。

    那时她跟着自己嫁入四皇子府,那府里有一个瞎婆婆,年纪大了手脚也不灵便,府里的人都当她是累赘,总是欺负她,不给饭她吃,还好紫丹心善,每天悄悄留出一个馒头帮着,不然那老婆婆早就饿死了。后来,那老婆婆就把自己的家传口技传给了紫丹,不久老婆婆的亲生儿子将她接走,享福去了。再后来怎么样,她也就不知道了,不过看她儿子对她那样孝顺,应该是很幸福的。

    紫丹被小姐这么一打趣,嘟着嘴不开心了,“哼,我一定能学会的,你不要小看我!”

    她跺了跺脚,又好奇地看了看地上昏迷过去的穆心瑶,“小姐,你说二小姐怎么那么不经吓呀,难道连面具娃娃她也看不出来吗?”

    穆心瑶心志坚定,这点毋庸置疑,区区恐吓和鬼面具是唬不住她的,不然她也不会有胆子单独出房门来找那个“装神弄鬼”的人。只是,心中有鬼加上她的幻影香,总是会“见到鬼”的。

    秋意正浓,秋风带着些许寒意,穆心瑜拢了拢衣领,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狡黠地笑了笑,“秘密!”

    她看了眼穆心瑶那轻颤的睫毛,轻盈地跑开了。

    紫丹在后面轻呼,“小姐,就这样放着二小姐在地上,你不怕她着凉吗?”

    穆心瑜回头神色古怪道,“不着凉就不会生病。只要她不去花灯会,三皇子就是我的了!”

    主仆二人相互追逐着跑开了,这时“吓昏了”过去的穆心瑶幽幽睁开双眼,她拍拍身上的泥土站起来,眸中淬毒。

    穆心瑜,竟敢戏弄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这次,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