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2雕虫小技

022雕虫小技

    回到院中,穆心瑜将自己整个儿埋进被窝里,眸中盛开一朵又一朵冰花,锐利冰寒。穆心瑶,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翌日一大早。

    “小姐,你说二小姐会不会做些什么?”紫丹为穆心瑜梳理着她浓密漂亮的长长墨发,有些心不在焉。

    昨晚她和小姐扮鬼去吓唬二小姐,原本以为小姐是单纯地想给她一点点报复,没想到二小姐根本就是在装晕。

    汗!小姐的功力却比她更强。明知二小姐没晕,还敢站出来大喇喇地说出真相,她就不怕二小姐报复回来?

    看着铜镜里身后那一脸担忧的人儿,穆心瑜明锐的眸子里带着点点笑意。

    即便没有昨晚那一出,穆心瑶也不会放过她的。她和她,就好像猫和老鼠,是天生的死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上一世,她是猫,自己只是她抓在手心里玩弄的鼠,玩腻了,最后才弄死她。这一世,她要翻转这世道,带着一身的鼠疫,毒死那只恶心的猫!

    “小姐,你还笑!”紫丹是个暴脾气的,见自己都愁成这样儿了,小姐还在笑?

    她跺跺脚,为她选了一件简约大气的白色长裙穿上,外罩一件淡紫色的透明轻纱,墨绿色的腰带将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束起。整理好小姐的仪容后,她又语重心长地告诫了一番,“小姐,到时候如果二小姐要做些什么,你躲开些就是了,知道吗?”

    在她心中,小姐还是很单纯的。见穆心瑜不语,她愣了愣,赌气给自家小姐头上戴上最后一支簪子。穆心瑜失笑,这丫头啊……

    伸手拿下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头钗首饰,穆心瑜终于给了她一句安心的话,“丹儿,别担心,我自有妙计!”

    经历过上一世,她若是还败在穆心瑶手上,她的名字就倒着写!

    拆了紫丹好不容易梳的繁琐发型,简单地将头发松松挽起,用一根白玉钗固定起来,垂落的几根发丝飘荡在耳际,平添了几分俏丽。经过这些年的重新保养,她的脸色比三年前红润了不少,原来稀疏枯黄的头发也渐渐有了光泽,这一切,都要感谢一个人。

    紫丹看着自家小姐三两下就给自己重新弄好了新的头型,却更加好看,不由惊呆了。原来小姐怎么打扮都这么美啊!

    “走吧!”

    从穆府到萧江,需得三四个时辰。花灯会虽然是在晚上举行,一旦整个京都的人都在同一天出动,那道路拥挤可想而知,所以每次的花灯会都要早早出行。

    而且,据说,传闻中的第一公子会出现在花灯会上。他早在一个月前就放话,他会在这次的花灯会上选出自己命定的妻子。

    只不过……这个第一公子,前世根本就没有出现。穆心瑜眯了眯眼,难道她的重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扰乱了历史的轨迹么?

    “哦,是,小姐!”

    不得不说,穆心瑶的报复来得真快!

    穆心瑶早在就带着家里的姐妹们出发了,而在一个时辰前,家里所有的马车都被派遣了出去。

    穆心瑜刚回府不久,穆远山不管后宅的事儿,大夫人又是个钻心眼儿的小气鬼,所以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自己的配套马车。

    今日刚好是开国皇后的诞辰,圣旨要求百官携全家赴会,此次花灯会,无论如何,她必须参加,否则就是抗旨。

    穆心瑜站在穆府大门口,冷眼看着府里的马车管事。

    那管事被她那嗖嗖的眼刀子刺得脊背发凉。大小姐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他抖抖身子,如实道,“大小姐,府里的马车都被二小姐派遣出去了,您……您要是实在没有办法,奴才可以,可以去……去马市买一辆马车回来。”

    天哪,大小姐的眼神实在太犀利了,他都要扛不住了好么!

    “马市?”穆心瑜冷笑,“等你买回来天都已经黑了!”

    更何况今日那么特殊,马市说不定都买不来马车!

    她抬头看看天,穆心瑶会给她挖陷阱是必然的,可这一茬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穆心瑶会小气到马车都不给她坐。

    想想也对,这可不就是穆心瑶的本来面目么?

    “穆心瑶给了你什么好处?”

    “这……”管事弓着腰,都快被穆心瑜弄哭了,心中懊悔得要死。他也不是故意的好不好,是二小姐要求他这么做的,他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个残废的妻子靠他养活啊!

    “哼,不要脸的狗东西,看我家小姐好欺负是不是!”紫丹脾气一上来,揪住了管事的衣领,抡起拳头就要胖揍他一顿。

    “丹儿,住手!”穆心瑜看了眼管事那后悔自责的样子,心知他的一家子都攥在穆心瑶手上。

    “小姐,不能放过这个狗东西!圣上亲下圣旨要在申时开宴,与民同庆,如果迟到了怎么办?那可是要砍头的呀!”

    穆心瑜淡淡笑道,“丹儿可会骑马?”

    “啊?会啊!”紫丹习惯性地回话。她被穆心瑜捡回来之前,家里可是养马的呢!啊,不对,不是说怎么处置马夫管事的事儿吗,怎么问起来她会不会骑马了?

    难道说这个乡下来的大小姐还会骑马?管事心中一亮。

    “大小姐可是会骑马?马厩里还有一匹马,奴才这就给您牵来!”管事心中乐得快要拥抱老天爷了。还好二小姐仁慈,给大小姐留了一匹马。

    看管事的屁颠屁颠去牵马了,紫丹回过神来,眼里写满惊讶,“小姐,你会骑马?”

    “不会!”她那淡定的回答,差点没让紫丹五体投地。

    她一脸忧愁地看着自己小姐,“小姐,你不会骑马要牵马来做什么?奴婢,奴婢……其实也不太会啊!”她那时还小,平时骑马都是爹爹扶着她上马,然后牵着马慢悠悠走的啊,现在叫她一个人骑马赶路,还要带着小姐,想想都觉得惊悚。万一小姐被自己摔死了怎么办?啊呸呸,她在想什么呢?

    “大小姐,马来了!”

    管事的将马牵到面前时,穆心瑜只看了一眼,脸就冷了下来。

    这匹马被下了药!只要自己骑上了它,不出半盏茶的功夫,这匹马就会发狂,最后力竭而亡。

    雕虫小技!

    手中银芒一闪,那马儿脖子一阵刺痛,前蹄高高抬起,长长一声嘶鸣后,口吐白沫砰然倒地,抽搐几下就死了。

    穆心瑜眸色阴冷,即便她不出手,这匹马也活不了多久了!

    管事在穆府养马那么久,又如何会看不出来这马出了问题?心中叫苦不迭,老天爷,他要收回刚才的话,这二小姐完全是在跟大小姐作对呀!

    穆心瑜看着跪在地上的管事,眸中寒意森森。

    完了,大小姐一定以为是自己干的!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唤。

    瞌睡虫来了就有人递枕头,这话一点都不假。

    一声洪亮的马嘶鸣声传来,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疾驰而来,那马车夫“吁”了长长一声,马车便停在了穆府门口。

    那车夫抬眸下车,锐利而精明的眸子对着穆心瑜,不卑不亢道,“穆大小姐,请上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