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3人心不古

023人心不古

    花灯节,是年轻人的节日。

    夜幕渐渐降临,连风似乎也带着一丝笑意,刚爬上来的月光也沾染了喜悦之感。

    萧江位于京都城外的萧江城,原先这里是个废城,天启开国皇后发现了这里的旅游价值和经济价值,开发出了萧江城,如今盛况依旧。

    偌大的广场上,搭建了高台戏棚子,对面就是城头高墙,萧江上各色划船争奇斗艳,时有仙乐飘出,姑娘小伙子们赏花灯题对联互诉情意,场面蔚为壮观。

    一艘由格外豪华的大船上,三三两两的姑娘们聚集在一起聊天说话,像今日的节日,不乏青年男子上来凑热闹,只要不出格,这种缘分,任谁也都是乐见其成的。

    穆心瑶一袭橘红色的抹胸长裙,露出小片凝脂白玉,若隐若现的锁骨勾魂夺魄,不盈一握的素腰用白色束带束起,玲珑有致的身躯无声地发出诱人的邀请。大大的眼睛像两颗镶嵌在白玉上的黑曜石,水波荡漾,红唇微扬,她不紧不慢地跟周边的姑娘小伙子们聊着,偶尔发出一两串银铃般的笑声,无时无刻都在牵动着青年才俊的神经。

    是女人都会羡慕或嫉妒比自己美貌的女人。

    可能是看不惯穆心瑶那张扬嘚瑟的嘴脸,其中一桌的几个姑娘聊着聊着便说到了穆心瑜身上。

    “据闻穆家的大小姐生而克亲,被打发到偏远庄子里去了呢,待了四五年,不知什么原因回来了,而且,据说还入了贵妃娘娘的眼,要配给三皇子做正妃呢!”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她一个刚从乡下回来的村姑,贵妃娘娘会看上?”

    “该不会是长得太丑不敢出来见人吧?”

    “唉,要我说呀,是穆尚书觉得丢脸,将人锁屋里了吧,哈哈!”

    “心瑶,你那个姐姐回来了是吗?”穆心瑶身旁,一个面目清秀姿色绝佳的白衣女子笑了笑,似是好奇的问起。

    “对呀,怎么没有看到她呀!”坐在旁边的另一位蓝衣女子也露出十分好奇的神色。

    这两人一个是将军府的谢佳,另一个是相府的慕容嫣,平时都与穆心瑶走的近。上了这条船的,都是京都的名门贵女,庶女什么的自然不在这里。所以穆晴她们都不在,不然还不知道要编排穆心瑜的什么坏话。对此,穆心瑶有些遗憾。

    不是被我爹锁起来了,而是她根本就没有马车可以坐,也许这会儿正杵在门口干着急呢!穆心瑶心说了一番,美目水光潋滟,悠悠看向了某个角落。

    而后她眼珠子转了转,看着身旁的白衣女子,蹙了蹙眉,欲言又止道,“表姐,姐姐她……”

    “不会真的是她不要脸去勾搭三皇子被伯父关起来了吧?”白衣女子神色鄙夷,脸上满是不屑。

    “该死,那个小贱人居然还敢回来!”谢佳一拍桌子,漂亮的脸蛋染上了怒意。

    她自幼就爱慕丰神俊朗的三皇子景睿,长大后心中就直接将人家归为自己的夫君人选了。这个穆心瑜居然敢跟她抢三皇子?看她以后怎么收拾她!

    穆心瑶摇了摇头,伸手去拉扯谢佳的袖子,“佳儿,别胡说,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这样的人,是哪样的人?我看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货!”谢佳完全不知自己火气被穆心瑶挑起来了。

    穆心瑶咬了咬唇,一副想要为穆心瑜解释的着急得样子,“姐姐她,她跟三皇子是,是……没有关系,对,没有关系,你不要误会。”

    “什么没有关系?我姑母是宫里的丽嫔娘娘,她可是在贵妃娘娘宫里的,怎么会不知道?”刚才那一桌最开始讥讽穆心瑜的姑娘轻哼一声。

    “对,穆心瑜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贱女人,一回来就勾搭三皇子,不要脸!”另一个姑娘附和道。

    人家言之凿凿,穆心瑶心虚地移开眼,极力为穆心瑜掩饰,“不,不是这样的,你们不要乱说话!”心下却兴奋不已。

    她越是这样躲闪,就越是坐实了穆心瑜勾搭三皇子的事。

    “真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一个乡下丫头,也够本事的!”

    “完了。她那个天生带煞的命格会不会克到我们啊?”

    “没事,她不是没来吗,怕什么?”

    “我要是她,我也躲在屋里不出门了!”

    不少闺阁千金都在这艘船里里说笑,听到这边声音有些大,竟也围了过来叽叽喳喳,一时穆心瑶这一桌就显得十分的热闹。

    不远处其中一桌男子三四个人坐在一起,品酒聊天。

    “喂,景睿,说说,你和那个什么穆家大小姐怎么认识的?”黑衣男子调笑地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人,一脸八卦。

    “闭上你的嘴!”

    三皇子冷眼扫了他一下,那人不满道,“凶什么凶!”

    “三哥,贵妃娘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是知道你喜欢穆心瑶吗,怎么又将穆家大小姐这个乡下丫头扯进来了?”五皇子景飒皱皱眉头。

    “真是个麻烦,你说那穆心瑜好好待在庄子里不好么,非得凑上来!”那黑衣男子精致的容颜上满是不解,很是厌弃,好像穆心瑜那个粗鄙的村姑要嫁的人是他一样。

    母妃对自己很好,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她必定有求必应,这点三皇子心中很清楚。但是,关于他和瑶儿的婚事,母妃却死咬着不放,偏偏执意要他娶那个刚从乡下来的粗野丫头。如果人漂亮还好,纳来暖床也不错。关键是那人前几****也悄悄看过了,人虽然长得不丑,行为举止却粗鄙不堪,处处彰显着她村姑的怯懦无知,很是上不得台面。纳来做妾都让他觉得磕碜得慌,若让她做了自己的正妃,还不知别人要怎么笑话他堂堂三皇子!

    母妃那么爱自己,一定是穆心瑜那个贱人耍了什么手段,他是绝对不会让穆心瑜得逞的!

    三皇子心中过了一圈微微抬眸,不悦地瞪了几人一眼,将目光放回到了穆心瑶身上,嘴角不住地上扬。只有那个美艳多才的女子,才配得上他,穆心瑜那个粗野丫头连他瑶儿的头发丝都比不上!他暗暗打定主意,回头再跟母妃好好磨磨,让她放弃将穆心瑜嫁给自己念头。

    人心不古,轻而易举地,穆心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然得罪了在座的大部分贵族圈的男女。

    穆心瑶眉心微敛,看着着一群人言语上攻击着穆心瑜,心情却十分解恨。她看着外面的天色,差不多快到规定的时辰了。

    哼,穆心瑜,昨晚你来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今天?

    忽然,她好像看到了什么,精致的脸庞微微扭曲,双手不由地捏紧了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