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5继续跪吧

025继续跪吧

    “住口,你们这群癞蛤蟆,自己吃不着就说别人,有本事你们也让贵妃娘娘喜欢你们啊,装什么清纯,装什么高贵?”

    众人:“……”这人谁呀?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喂,你呀,看哪里?你以为自己是一朵白莲花啊?”红衣姑娘摘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她走到穆心瑶跟前,眯着眼看着她,神色傲慢张扬,颇有一股女王巡视天下的气场。

    前后左右看看的穆心瑶:“呃,这位……”

    “还有你,聒噪的长舌妇,你以为自己是菜市场买菜的大婶啊!”她纤细长臂一伸,指着刘瑾珊吐出葡萄皮,又吞了一颗。

    十五岁的娇滴滴的卖菜的大婶儿谢佳:“……”

    “还有你们,别人家的事关你们屁事,少在这里叽叽歪歪!”

    敢打扰她吃葡萄,一个个灭了你!

    她一通发泄没完,就有人按捺不住反唇相讥了。

    “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们住嘴?”刘瑾珊呸了一口,不屑地瞪着红衣姑娘。

    呸一声,那紫色的葡萄皮就以诡异却漂亮的弧度飞贴在了刘瑾珊那白皙的脸上。

    穆心瑜暗地里笑了笑。这位平时最看不惯以多欺少和自作聪明的人,穆心瑶她们撞在她手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是谁凭什么告诉你?”景嬛,也就是红衣姑娘阴森森地看着这个蹦跶得最欢的女人,态度依然是那该死的傲慢张扬。

    “啊,贱人,我杀了你!”刘瑾珊一把抹掉脸上沾着口水的葡萄皮,叫嚷着要杀了红衣姑娘,被红衣姑娘身边的两位嬷嬷眼疾手快地拉住了。

    景嬛盯着她撒泼,笑容可掬道,“来人,这人敢出言不逊顶撞本公主,将她的舌头拔了!”

    穆心瑜分明看见了她眼底嗜血的阴笑。

    公主?

    众人:“……”

    瑾珊顿感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升起,完了,她刚才居然骂了公主?

    刚才还闹得很凶的姑娘们脸色红白交加,十分的下不来台,个个坐在那里如坐针毡,连双腿都会控制不住地打颤,扑通扑通跪在了地上,“公主!”

    “起来吧!”景嬛扫了这群“花蝴蝶”一眼,扫过穆心瑜身上时,觉得这位看着顺眼一点。

    “谢公主!”

    众姑娘刚站起来,突然不知从哪儿窜出两个黑衣侍卫,伸手拖过了刘瑾珊。

    “不,不要,我……我不是故意的!”刘瑾珊连声音都变了,“公主,公主饶命啊!”

    “公主,饶命啊,公主……”

    刘瑾珊被拖走,众人都出了一身冷汗,纷纷在心底想着,自己刚才有没有不经意得罪了公主。

    景嬛被扰了兴致,也没心情吃葡萄了,她冷艳的眸子盯着穆心瑶,“你刚才为什么用你那肮脏污秽的眼睛看本公主?”

    穆心瑶心底翻白眼,我哪里肮脏污秽了?再说,你站在这里,我不想看也不行啊!但明面上,她还是举止有礼的好姑娘。

    她意识到可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立即屈膝福身,给景嬛见了礼,“户部尚书之女穆心瑶见过公主,公主万福金安!”

    穆心瑜心中感叹,到底是浸染在贵女圈多时的名门之女啊,瞧瞧,那气质,那不卑不亢,连她这个前世曾做过皇后的人都自叹不如。

    景嬛眯着眼,“你倒是通透!”

    她走向穆心瑜,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边,眼中的情绪意味不明。

    穆心瑜抬眸与她对视,轻声道,“公主!”

    景嬛撇开头,“哼,你还有脸叫我!”

    穆心瑜小心翼翼道,“景嬛!”

    公主:“站着挨骂很爽?”

    穆心瑜,:“嬛嬛!”

    公主:“……怎么?胆儿肥了?”

    “……!”穆心瑜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乖宝宝。

    公主:“你还委屈上了?”

    穆心瑜:“……”一脸黑线,这货还骂上瘾了?

    穆心瑶看着两人的情形不太对,以为穆心瑜惹怒了公主,心中窃喜,忙抬起头柔声劝道,“公主,臣女的姐姐无意冒犯公主,请公主不要责怪!”

    公主:“闭嘴!”

    穆心瑶见公主似乎又发火了,想趁机火上浇油,不依不饶求道,“公主,姐姐虽然做错事了,但她也是无心之失,请公主放过姐姐吧!”

    以为她是那些胸大无脑的女人么?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做了绿茶婊还要当白莲花的贱人。

    景嬛抽出身上的鞭子,隔空狠狠甩了一下,哗啦一声响,“你有种再说一遍!”

    那鞭子对准的方向刚好是穆心瑜姐妹俩,白莲花穆心瑶还以为公主真要对付穆心瑜了,心中激动万分,更是卖力地演出,她咚地跪在地上,“公主,不要啊,姐姐真的知错了!”

    说完还不忘当着公主的面给穆心瑜打眼色,“快啊,姐姐,跪下来给公主认个错就没事了,公主一定会原谅你的!”

    这位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和硕公主,平时骄纵跋扈,连贵妃娘娘见了她都要绕着走的!穆心瑜得罪了她,那就等着哭吧,穆心瑶得意地想着,脸上却上表现地很慌张,好似十分为穆心瑜担忧。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景嬛深深地醉了,连出手教训的劲头也没有了。

    她无奈地扯扯嘴角,“呃,这样不好吧!”

    穆心瑶咬着唇,泫然欲泣,那柔弱的样儿,只要是男人就会怜惜。她努力含着眼泪,不让泪珠掉落,十分心痛道,“公主不肯原谅姐姐,臣女就不起来!”

    景嬛黑了脸,暗骂一声表子,顺着穆心瑶的视线,也抬眼看了看刚才皇兄们坐过的地方。咦,人什么时候走了?

    那……她这戏是不是演过头了?景嬛瞅了瞅穆心瑜,用眼神道:你这个妹妹是不是脑子有病?

    穆心瑜:应该是吧!

    公主:没有去治疗过吗?

    穆心瑜:已经放弃治疗!

    公主:唉,何弃疗?

    她十分同情地看了穆心瑶一眼,叹息了一声,“既然你那么喜欢跪,那就跪着吧!”

    穆心瑶:“……”

    公主不是应该大发雷霆,将穆心瑜抓起来狠狠都抽她三百鞭的么?

    剧情的发展方向不是这样的呀!

    穆心瑜看了跪在地上的人一眼,心底是复杂的,心情是痛快的。前世她因为刚从庄子里回来,又因为周三那事儿遭人白眼,被排挤在另一艘上船上,和那些所谓的庶女们在一起,因此没有遇到景嬛公主。

    可这一世不同了,她一改以前那些怯懦自卑,光明正大地进了这艘代表贵女圈的船,一眼就认出当初在庄子里被自己救过一命的景嬛。只是当时自己不知晓她的身份,现在稍稍一想,就能猜到她是谁。

    当然,景嬛自然也是立马认出她来了,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一出。

    穆心瑜与景嬛对视了一眼,然后神色自然地走过来,牵起了景嬛的手,然后,就这么……走了。

    走了?

    真的走了?公主是不是忘了什么?

    喂喂,你留下两位嬷嬷干嘛?

    还有,穆心瑜那个贱人怎么敢用她的脏手去亵渎公主金尊玉贵的手呢?

    还跪在地上的穆心瑶心中骂娘,苦涩地朝着景嬛的背影悲戚大喊,“公主~”

    她刚要站起来,那两位嬷嬷就十分尽责地阻止了,板着脸道,“穆小姐,我们家公主还没有原谅你姐姐!所以……”你就继续跪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