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6双双落水

026双双落水

    公主明晃晃的打脸,让穆心瑶跪在豪华大船内欲哭无泪。

    穆心瑜被景嬛拉着上了岸,悠悠在一块草坪上坐着,完全把跪在里面的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小鱼儿,你怎么会在京都,而且成了穆心瑶那个白莲花的姐姐?”

    “唉,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好吧,简单点来讲,就是我被穆家抛弃了,又被穆家捡回来了!”至于为什么会被穆老夫人赦令放回来,也许和皇宫那边有关。

    景嬛看了看她,没有继续再问。只要她还是那个她就好!

    “你呢?你不是说被你家……你父皇逼婚,逃婚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没错,景嬛就是去年逃婚饿晕在路边被穆心瑜救回来和硕公主。只是当时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直到刚才在船上看见她,联合前世的记忆,她才猜出了这货的身份。

    “那个回纥王子病逝了,所以父皇就下旨撤掉了婚事,将我召回来了!”景嬛一脸无所谓地摆摆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三皇子明明就在三个月前与穆心瑶私相授受了,不久前贵妃娘娘还跟父皇说了这事儿,我瞧父皇也是有意下旨让她做三皇子妃的,圣旨都拟好了!”

    穆心瑜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照这么说来,贵妃不是想让自己做她儿媳妇,而是想对付她。不对,母亲生前据说是贵妃的闺中好友,而且她也没有道理针对她一个刚从乡下回来的丫头啊,难道是她身上有什么宝物值得人贵妃娘娘大费周章?

    看她的眼神,景嬛也若有所悟地点点头,“看样子那个凝贵妃是有意针对……咦?哎,那是谁呀?”

    她说到一半,忽然指着江岸另一边的一抹白色身影。

    穆心瑜闻言扭头看去,只见一抹白光似的东西飞掠而过,隐隐地落在了水草堆里,溅起一两朵水花,很快又消散无声,许久不见动静。

    如果不是还能看到那边动荡的江面泛起圈圈涟漪,两人还以为见鬼了。过了好一会儿,那水草堆里游出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鹅,升着脖子嘎嘎了两声。

    “咦,奇怪,我明明看见有个人在偷窥我们的!”景嬛嘀咕了一声,“难道我看错了?”

    “皇上驾到!”城楼上传来太监那尖细的嗓音。

    两个嬷嬷一听到皇上来了,立马就放开了压制着的穆心瑶。

    这时船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衬得她好似被遗弃的孤儿。她咬咬牙,揉着酸痛的膝盖,目光淬毒。

    “花灯会要开始了,我们回吧!”穆心瑜拉了拉还在嘀咕的某公主一下,心中也没在意。

    直到两人走远,回到城楼下的空地上时,水草下面才浮上来一具尸体……啊不,一个美男子。他呸一声吐掉了嘴里的芦苇管,脸上漾开一抹诡异的笑,仿若一朵妖异的曼陀罗。

    水面上的那只鹅似受惊吓般,嘎嘎一声扑棱飞走了。

    城楼上的皇帝年过五十,却仍旧精神饱满,看起来他今日特别兴奋,一番慷慨激昂的开场白和一番深情的缅怀之后,就放这群年轻人去对面湖心楼玩了。

    “去吧,不要拘束,贵妃娘娘在那边等着你们!”皇帝大手一挥,一艘比刚才穆心瑶在的那艘大船还要大的船缓缓驶了过来。

    一位端正严肃的嬷嬷从船内走了出来,她精锐的眸子四下扫了一圈,扫到穆心瑜身上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别样的眼神,这才缓缓道,“此船一次能容五十人,要分批过湖心楼,大家排队上船吧。”

    穆心瑜认得那嬷嬷,好似是贵妃身边的一个得力嬷嬷来着,应该是心腹之类的,这一世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她只好装作没有看见那嬷嬷的莫名的敌意。

    队伍有序地排着上船,她刚好排在穆心瑶前面,穆心瑶揉着跪疼得膝盖,眼里燃着怒火,像要把前面人烧了一样。

    刚才要不是皇上来得及时,指不定她要跪到什么时候。都是穆心瑜这个贱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染毒的眸子转了转,在穆心瑜走到船沿的时候,忽然急忙走了两步窜到了她的前面,一个及步伸出,将脚横亘在了穆心瑜面前。

    背后那怨毒的眼神,穆心瑜岂会不知?在她窜过来时候便早有了防备,她看了眼那故意伸出来的脚,犹豫着要不要踩上去。

    上船的跨板并没有围上栏杆,如果她踩上去了,那么穆心瑶吃痛一抬脚,她一定会失去平衡掉进水里。如果不踩,那么我待会儿步子大了,打乱了排队的人的步伐,乱了上船的规矩,同样会引起公愤,两边都是为难。

    但她只犹豫了一会儿,便重重地踩了下去,然后身子微微向后一侧。

    “啊……”

    “噗通——”

    众人:“……”

    “快,救救我妹妹!”穆心瑜身子险险挂在那块木板上,下半身已经全部泡在了水里。

    萧江的水流很急,穆心瑶一会儿便被冲离了岸边,很快就离船越来越远。

    “救命,救命啊……”

    好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啊,有人落水了!”

    “快救人啊!”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了起来,人还没上齐,船不能开,穆心瑜挂的位置又太低了,排在前排的女子们身上都没有武功,所以……

    她就这样被挂着了。

    没人来救她,她只能自救。当然,吃力表现只是表现上的功夫,毕竟在众人眼中,她就是一个从乡下来的走运的穆家大小姐,身上是没有一丁点儿武功的。

    穆心瑜将挂住木板的手向前伸了伸,够着了船舷,用力一蹬,身子就挂在了船舷上。船舷的边缘比较光滑,不会割伤手。

    在别人看来,她只是想自己通过船舷挪上来。

    看着后排的男人们终于挤到了前面,向她伸出了“救援之手”,穆心瑜惊魂未定,脸色发白,看着那飘远的身子和那不断向上扑棱的水花,神色焦急,“快,救救我妹妹!”

    内侧有一条两指长的伤疤。这个人的手……是四皇子景翼。滔天的恨意包裹着她的神经,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一定会扑上去咬死他。

    “四皇子,快救我妹妹要紧啊!”

    周围的人,尤其是刚才骂穆心瑜最凶的人,这会儿心中对她也不住刮目相看起来。到底是姐妹情深啊,亏那穆心瑶刚才那一个劲儿在做戏挖苦自己的姐姐,别以为她们看不住来!

    四皇子伸出去救援的手就这么僵了一小会儿,她目光深沉地看了神情痛苦的穆心瑜一会儿,最后决定条江中先就穆心瑶上来。

    他那犹豫的瞬间被穆心瑜捕捉到了,心中不住冷笑。看来四皇子也不是那么深爱穆心瑶!

    “噗通——”

    “啊,四皇子跳下水了!”

    “四皇子,快救救我表姐!”慕容嫣哭得梨花带雨,在岸上喊得最大声,但她自己却不敢靠近江边一步。

    同为旱鸭子的还有三皇子,他比四皇子还要早一步挤到现场,却迟迟不敢下水,生怕毁了心上人的闺誉,也不敢叫人下水救人,只能在一旁焦急地朝穆心瑜那个罪魁祸首干瞪眼。

    “穆心瑜,是不是你推瑶儿下水的?”

    那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啃其骨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来,这位三皇子殿下,生气了。

    周围的人了然:哦,原来三皇子不爱穆心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