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7飞来横脚

027飞来横脚

    前世的记忆慢慢侵蚀着她的神经,断腿的痛,腹中胎儿在她生命中流失的恨,清儿青紫消瘦的身子被狠心绝情扔进油锅那滔天的惊恐,都化作冰冷刺骨的刀狠狠凌迟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又置身于那样的水深火热之中,日夜煎熬,不见天日。

    她痛,她恨!

    可她就是流不出一滴眼泪来。

    穆心瑜这会儿手上已经渐渐使不上力气了,手脚冰冷,嘴唇发白,如今深秋的江水,即便有再好的体质也受不住。

    她用力咬了下嘴唇,用痛意给自己醒神,那痛苦的模样,瞧得那些岸边一些青年才子不住怜惜,却又不敢下水救人。

    “三皇子,我知道你和姐姐情投意合,但是你也不能含血喷人,我排在前面,怎么就有本事将站在我后面的妹妹推下水?”

    是呀,刚才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穆心瑶的确是排在穆心瑜后面的。就算要推人,也是后面的推前面的,才能将人推下水啊。

    都是从后宅大院里出来的,哪个家里没点小心思?一眼就看出刚才在船上穆心瑜是被冤枉的。说不定,穆心瑜就是被自个儿反而妹妹推下水的,只是没想到连累了自己而已。

    刚才在穿上骂过穆心瑜的人不由心虚起来,尤其是看到后面赶来的景嬛公主时,更是恨不得咬死穆心瑜那个作践的胚子去。

    都是那个穆心瑶,自己勾搭三皇子,还诬陷自己的姐姐,简直是个贱人!

    刚才穆心瑶动作太快,从她窜到前面,下脚踩人,以及到她落水,这一环环,发生到现不过二十息的时间。根本就没人看得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更何况,穆心瑜就算要推人,那她自己也掉下水了呀,污蔑人也不睁开点眼瞧瞧?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穆心瑜手下一松,整个儿身子沉入了水底。

    景嬛急的惊呼,“小鱼儿!”

    水底,穆心瑜肺部缺氧,浑身冰冷,但她还是留住仅存的一丝理智,一遍遍告诉自己,她不能死,她要报仇,穆心瑶和景翼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她怎么可以死,她怎么可以对不起她的清儿?

    不!她绝不屈服!

    理智渐渐回笼,手脚有了一丝暖意,她猛地睁开眼,前面有两条晃动的人影。

    穆心瑶!

    景翼!

    她差点忘了,那两个人,都会游泳!

    该死!

    脚下一蹬,穆心瑜像条灵活的鱼儿,朝不远处那两条交缠的人影游去。

    “扑棱——”景翼带着已经昏迷的穆心瑶浮出了水面。

    “快看,是四皇子!”

    “他救回穆二小姐了!”

    “啊,四皇子好俊,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

    穆心瑜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水底,手里摸着两根长长的水草,她看了上面慢慢向前游的人一眼,跟着游了上去。

    “咦,四皇子怎么又沉下去了?”

    “呀,不好,是不是抽筋了?”

    景翼游得好好的,忽然觉得腿上一重,面目扭曲了起来。

    该死,腿怎么会被水草缠住了?

    眼看着就要到岸边了,他想先把穆心瑶推上去,却发现她的腿上和腰间也绑忙了水草。不由心下一惊。

    水底有人!

    他将穆心瑶的双手围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时穆心瑶微微睁眼醒了过来,“四皇子?”

    “别说话,我们现在被水草缠住了,你抱着我的身子不要滑下去,我下水解开水草!”

    “好!”穆心瑶从未觉得景翼是这般好看,他的声音是这般好听,竟有些痴了,柔情脉脉地看着他,脸上微醺。

    三皇子看着不远处水里那两个肌肤相贴的人,双目欲裂,青筋暴起。该死,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搅在一起的?

    得到穆心瑶的配合,四皇子双手放开了她,这时穆心瑶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太过诡异,他刚才,他,他的手居然放在她的胸……上?

    轰一下,穆心瑶整个身子像点燃了一样,脸上**辣地烧着,滚烫滚烫。

    四皇子只专注地解着水草,他没看到水下有人,以为是自己刚才不小心缠上的。

    此时,穆心瑜游到了更深的水草后面,早已慢慢向后滑游,若是她没猜错,湖心楼的位置,应该在这边才对!

    “啊,四皇子他们游过来了,太好了!”

    “表姐,表姐没事了,呜呜……”

    这时,没有一个人记得,穆心瑜也掉下水了。

    景嬛红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水面。小鱼儿,你不是会游泳吗?你在哪儿?

    三皇子紧捏着拳头,看着慢慢向这边靠拢的两人,不知哪根神经一抽,人就噗通一声“跳”下水了。

    “啊,三皇子掉下去了!”

    “糟了,三皇子不会游泳,快,快救人啊!”

    七八个侍卫噗通跟着跳下水了。

    “嘎嘎——”

    一抹白色的身影从水面略过。

    “啊,那是谁?”

    “快看,是第一公子!”

    “啊,真的是第一公子啊!”

    “好帅!”

    穆心瑜游到湖心楼附近时,嘴角一抽。

    那些花痴!

    心想这位传闻中的第一公子果真出现了。她手脚并用,在里湖心楼不远的一处水草岸边爬了上来。

    她也很好奇,传说中的第一公子长什么样?

    还没看清那远处飞掠过的人,就见眼前飞来一片白。

    是的,白。那人一袭白衣,翩翩飞来,朝着自己……嗯,什么惊鸿,什么游龙,什么明珠,什么皓月,这些字眼儿,完全不能形容一个人的美。这样美得一个人,难怪会被称为第一公子!

    关键是,那人还朝着自己笑得那么荡漾,比太阳光还要耀眼。等等,他朝着自己笑?朝着自己?

    不待她仔细琢磨那人为什么朝着自己而来,她人已经被抱在了怀里,身上多了一件白色的雪狐裘。

    “看,第一公子在水里救了一个人!”

    “是穆心瑜,他救了穆心瑜!”

    “啊,好帅啊!”

    “呼呼——”七八个侍卫终于将三皇子救上来了,可惜,人早已昏迷。

    这时,四皇子也拖着快要虚脱的穆心瑶往大船这边游了过来。

    水面上那翩鸿的白影也抱着一人飞掠而来。

    画面好唯美,三队,阿不,两队英雄救美,可歌可泣的感人事件,终将成就一番佳话!

    姑娘们美好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

    第一公子抱着美人飞来,脚下在水面轻点。

    嗯,借力,轻点。等等,借的那个“力”……啊,是四皇子的脑袋。

    被踩了脑袋的四皇子腾地窜起,怒火中烧,也不甘地抱着美人儿学着要飞掠而来。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四皇子抱着美人刚刚提气,用轻功掠起,身边就飞来一只横脚。

    “砰——”

    “噗通——”

    “啊,四皇子,表姐,快,快去救他们啊!”

    “噗嗤——”穆心瑜躲在这男人的怀里看着这一幕,心中莫名一暖,刚才在水里的恨意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也不知是这男人的怀抱太温暖,还是自己的身体太疲惫,心下一放松,人就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之前,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男人看着怀中熟睡的容颜,艳丽的笑容里多了一丝甜蜜,他柔柔地喊了一声,“媳妇儿,我终于等到你了!”

    脚下一点,拐了个弯儿,身子像大鹏一样轻松向湖心楼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