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29冰屡玉衣

029冰屡玉衣

    花灯会主楼内,仙乐飘飘,欢声笑语。贵妃娘娘坐在上头最显眼的位置,高贵雍容,年过四十依旧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她伸出青葱般白嫩的手指,指着穆心瑶的方向,侧身问身边的嬷嬷,“那位姑娘是哪家的千金?”

    嬷嬷精明而不浑浊的老眼里蹦出一丝亮光,“回娘娘,她是穆尚书的二千金,闺名心瑶。”

    凝贵妃的涂着丹蔻的长长指甲收了回来,捻起一颗剥好的葡萄慢慢含进嘴里,嫣红的唇抿了抿,细长的丹凤眼里着醉人的浅笑。

    “二千金?”

    身边的近侍心头一跳,低着头,不去敢看娘娘尊贵的容颜。心头却不住赞叹:尤物啊,难怪这么多年可以圣宠不衰!

    娘娘打的什么主意,嬷嬷心如明镜,她看了眼穆心瑶,继续道,“是的,娘娘,穆家还有一位嫡长女,五年前被送进了庄子,前不久才接回来。哦,对了,娘娘前几日是见过她的。”

    “哦,瞧本宫这记性!人在哪儿,叫上来本宫再瞧瞧!”贵妃娘娘美丽的丹凤眼微微上挑,往下边女子一排略略一扫,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嬷嬷似这会儿才发现人不在此处般不悦道,“娘娘,穆大小姐好像……没来!”

    “放肆!”凝贵妃面色一凌,纤细的手掌在桌面用力一拍。

    在场的声乐戛然而止,众人心头一跳,纷纷扭头看向贵妃娘娘这里。

    “娘娘,臣女在这儿!”浑身**的穆心瑜从水底爬了上来。

    “啊,鬼呀……”突如其来的从水里爬上来一个湿哒哒的人,众人都被那“鬼”吓了一跳。

    穆心瑶当下就听出了是自家姐姐的声音,但她死死咬着牙没说话。

    “你是……”贵妃娘娘起先也是吓了一跳,愣了好半晌,看着和“女鬼”并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她只是安静子站着,就站在门外。

    “大胆,你是何人?可知道惊吓了贵妃娘娘是什么罪过?”

    穆心瑜抬起头,拨开了脸上的湿发,露出了一张精致白皙的小脸。

    “娘娘,是我,穆心瑜!”

    贵妃娘娘自然是知晓船还没开过来那会儿发生何事的,只是没想到自己刚想要发难,她就回来了。

    “你?你不是掉进水里……啊不对,你不是被第一公子救走了吗?”先前知道真相的其中一个姑娘大喊了一声。

    “第一公子?什么第一的公子?”穆心瑜懵懂地看着她,清澈的大眼睛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在撒谎。

    “穆心瑜,你……”嬷嬷厉喝一声,这时景嬛刚好从外面走来。

    “小鱼儿!”呼一下跑过来抱住了她,“你没事吧?”

    穆心瑜浅浅一笑,脸色有些苍白,景嬛赶紧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

    “嬛儿!”凝贵妃板着个脸,唬了一声,“胡闹!”

    “穆心瑜,花灯会上你居然敢迟到!”敢这么大声在贵妃面前跟人叫板的,只有谢佳那个头脑简单的了。

    景嬛朝谢佳吐吐舌头,三两步走到上座蹲下来,小羔羊般偎依着凝贵妃撒娇道,“好母妃,我不管,小鱼儿是不小心掉下水了,你不能罚她!”

    “臣女穆心瑜见过娘娘,娘娘万福金安!”不待贵妃发难,穆心瑜已经先行跪了下去。

    贵妃即便有再多的不满,也只好压在心里,她声色平缓道,“你的事刚才嬷嬷已经跟本宫说了,快去后院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她身边一个穿黄衣的小姑娘得到贵妃娘娘的眼色,对穆心瑜躬身道,“穆姑娘请随奴婢来!”

    穆心瑜低垂着眸子,假装看不见凝贵妃眼底那一片阴霾,应了声道,“是,谢贵妃娘娘体恤!”

    穆心瑜随着那小宫女来到后院。说是后院,其实就是几间屋子搭在一起拼凑而成,毕竟在湖心建的楼房数量有限。

    一来到后院,那小宫女卑微的态度就变了,神色有些傲慢起来,满眼都是对穆心瑜的不屑和鄙夷。

    她拿出一套样式有些陈旧的淡蓝色轻纱长裙,鼻孔朝天,“穆姑娘,你先将就着穿吧,这是咱们公主以前穿过的,有总好过没有。”

    “小姐,你怎么样了?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小丫头紫丹不知从何处扑了过来,抱住自家小姐的身子,哭得稀里哗啦。

    “你先出去吧,我换衣服不习惯别人看着。”穆心瑜拍着紫丹的背,对那小宫女道。

    小宫女心不甘情不愿刺出去了,“那你快点儿娘娘那边等着呢!”出去的时候还看了那衣服两眼。

    人一走,穆心瑜就叫紫丹关上了门。

    “小姐!”紫丹眨眨眼,水汪汪的眸子里哪还有一点泪珠,“这衣服有问题吗?”

    紫丹不蠢,那宫女心虚表现得那么明显,除非是瞎子才看不出来。

    “衣服本身没有问题。”穆心瑜轻轻抚上这件蓝裙。冰蚕丝织就的里层,外层是由鲛绡缝制,中间掺糅了各种名贵的香料,穿在身上冬暖夏凉,百毒不侵。

    以前她做皇后的时候,曾经多么想穿上它!如今,它就在自己眼前,可,她不能穿。凉薄的眸子里寒冰碎裂,折射醉人的光波。

    什么景嬛公主的旧衣裙?以为她是从乡下来的,就不知道这是当今圣上送给前皇后的冰屡玉衣?贵妃娘娘是嫌她死得不够快是吧!

    不管这衣服有没有问题,小姐都不能穿。看着穆心瑜眼底的神采奕奕,紫丹忙将背后的包袱解下来,“给,小姐!”

    看来小姐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所以才会让她带着衣服过来。

    “紫丹,你附耳过来。”穆心瑜将心中的想法跟她说了一下,“明白了吗?”

    “明白!”紫丹眼睛亮了亮,帮自家小姐穿好了衣服。

    门吱呀一声打开,那小宫女见穆心瑜出来,心中一喜,看见她身上是一袭粉红色的长裙时,脸色不自然地开口,“穆姑娘,怎么不穿娘娘为您准备的那件衣服?”

    “哦,我差点忘了,先前出门的时候有带,就不用穿那件了,免得再贵妃娘娘面前失了礼。”

    “没关系的,如果您肯穿贵妃娘娘给您准备的那件衣服,娘娘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那件衣服太旧了!”一句话堵得小宫女没话可说,穆心瑜心情莫名地好起来。

    几人回到前殿的时候,花灯会已经结束,男子们正在给最喜爱的姑娘投鲜花。

    穆心瑶满心欢喜地看着自己前面篮子里越来越多的鲜花,得意地朝死对头宋倩倩一笑,气得宋倩倩差点没扭断身边小侍女的胳膊。

    “娘娘!”穆心瑜此时一身粉红衣裙,由紫丹这个巧手挽了一个相称的发型,头上还是那支玉钗,额前斜刘海松松放着,鬓边两条细长飘逸的流速飞舞,她莲步轻移,缓缓走到凝贵妃跟前行礼,不卑不亢,温婉不失大气。

    没有在穆心瑜身上看见那件象征皇后的冰屡玉衣,娘贵妃细长眸子里染上了恼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