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0抢她风头

030抢她风头

    穆心瑜一出声,所有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静谧了几秒之后,全场轰然炸开了锅。

    “哇,女神!”有人做捧心状。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花仙子啊。”有人惊叹。

    “啊,我要投她一票!”有人蹭一下跑到穆心瑶跟前,从她的花篮里拿出自己投进去的一票,然后快速地跑到穆心瑜的跟前,不管她身边有没有篮子,红着脸就将手里的鲜花扔到了她脚下。

    全场静了静。

    穆心瑶脸色像一盘调色盘,由红转绿,由绿转白,由白转自,最后黑成了锅底。

    顿了几秒,在场疾呼所有男子都抢先跑到穆心瑶呃篮子跟前,刷刷几下就将自己投进去的一票抢了回来。

    “你,你你……啊,你们凭什么抢我的花?”穆心瑶快要抓狂了。

    穆心瑶自诩京都第一美人,而且京都的这些男子也确实很给面子,穆心瑜还没来的时候,她的鲜花是最多的。

    如今,有人带头拿回了自己投出去的一票,就有第二个人拿,接着,第三个、第四个……

    她篮子里的花几乎被一抢而空,甚至比她的死对头还少。因为毕竟人家投的票都是真心想要头给她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她的“自家人”,人家自然不会拆自家人的台,将手中仅有的一票投给别人。

    穆心瑶眼看着自己的篮子越来越空,整个人都不好了。

    凝贵妃细长的丹凤眼凝视着下面不动声色的穆心瑜……的衣裙,眼刀子嚯嚯朝那小宫女射去,吓得那小宫女脸色发白,不住地抬眼用可怜的目光朝穆心瑜求助。

    自己作孽还要别人来擦屁股?没门儿!穆心瑜只当没看见。,凝贵妃笑了笑,示意嬷嬷可以收尾了。

    “好了,现在,公布结果!”那管事的嬷嬷见贵妃点头,“这一届的花仙子,是穆家大小姐,穆心瑜!”

    穆心瑶瞪着眼心有不甘地看着嬷嬷将那原本属于她的“花仙子桂冠”戴在穆心瑜头上。甚至连第二名、第三名都没有她的份儿,心头滴血,愤恨得要死。

    “说吧,你想要什么愿望?”凝贵妃挑着长长的指甲,下场眸子里映着穆心瑜纤细的身影,漫不经心地问道。

    每一届的花仙子都会获得贵妃娘娘许的一个承诺,当然,那个愿望要在娘娘的承受范围内,并且是当下就能实现的。因为这个愿望的实效只有一天,过期不候。

    穆心瑶死死掐着掌心,心中越发不甘。

    这个花仙子是属于她的,穆心瑜怎么可以抢夺她的东西?怎么可以?

    凝贵妃将视线从穆心瑶那愤恨得扭曲的脸上抽回,笑得如百花盛放,“怎么,还没想好吗?”

    “什么愿望都可以?”穆心瑜与她对视。

    “当然,只要在本宫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违背道义!”

    “那行,请娘娘给臣女一刻钟时间。”穆心瑜仿若受宠若惊,眼皮一抬四下看了看,将视线停留在三皇子和四皇子两人身上,然后在两人之间不停地流连,最后只看着三皇子。

    凝贵妃手指一紧。

    自始至终,三皇子和四皇子本人,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四皇子原本就不受重视,被人忽视理所应当。可三皇子那淡定样儿,又是要闹哪样?

    都是穆心瑜那个贱人抢了她的风头,都是她!

    穆心瑶死死咬着牙,如果她是花仙子,那她就可以选三皇子,不,四皇子,如果是她,她要选谁?

    一时之间,她竟是难以抉择。如果没有今天,她一定会毫不犹疑地选择嫁给三皇子。可先前落在水里那会儿,四皇子给她的感觉分明就告诉她,如果错过了四皇子,她就会后悔一辈子。

    穆心瑜一看自己那个好妹妹纠结的眼神,就知道她心中的结论了。

    “一刻钟到了,想好了吗?”凝贵妃的声音清脆悦耳,要不是见识过她的狠毒,穆心瑜也想不到这贵妃娘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居然是那样变态。

    对,就是变态!她自问没有得罪过她,不知道这位娘娘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找自己麻烦。要说是关于三皇子?哼,如果不是贵妃主动提及两人的婚事,她与三皇子这辈子根本连八竿子都打不着!

    给三皇子一个暧昧不明的眼神,她才堪堪收起打量的目光,穆心瑜淡淡一笑,“想好了!”

    三皇子这才紧张起来,她担忧地看了穆心瑶一眼,瞧见她也同样紧张,心莫名地就不慌了。穆心瑜千万别扯上我,否则让你好看!

    虽然他也不否认穆心瑜长得比瑶儿好看,但这改变不了他对瑶儿的心意。他的瑶儿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美好,岂是穆心瑜能比得上的?

    娘贵妃浅笑不语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请娘娘赐臣女一幅您的墨宝!”

    三皇子提起来的心终于落下,感觉整个后背都湿了。要是穆心瑜要求做他的正妃,母妃是不会拒绝的。还好还好!

    穆心瑶瞪大了眼睛,不仅仅是穆心瑶,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就……就这么简单?

    凝贵妃有同样的疑惑,“为什么?”哼,还好不是要三皇子妃的位置,她要是敢说,她不介意辣手摧花。

    穆心瑜笑笑,美丽的容颜染上了风华,她站在那里,如一株傲然独立的寒梅,娇俏迷人。凝贵妃眼眸幽深了些,心中某个不远提及的角落又狠狠刺痛了起来。

    那个女人,那个贱人,啊……

    “娘娘?”嬷嬷适时地喊了几句,将沉浸在某些痛苦回忆之中的贵妃娘娘拉了回来。

    “心瑜早就听闻娘娘擅丹书,可惜没缘得见。不如趁今日捡个便宜,臣女虽不才,却也是喜爱附庸风雅之人,若娘娘肯赐下墨宝,心瑜定好好珍藏。”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罢了,你既要字画,本宫回头便写一副送到你府里。不过,到时候你可别赖账,说本宫没给你这个新花仙子奖赏哦!”凝贵妃笑得雍容大度,乍一看,还挺像一个慈爱的长辈。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众人心下了然,却还是觉得穆心瑜这个奖赏要的不值!

    穆心瑶不屑地冷哼,果然是乡下来的野丫头,没见识,目光短浅!

    她们知道什么?如果她的要求太高了,凝贵妃无法办到,或者是不愿办到,她要求来又有何意义?若是要求太轻了,难免有故作推辞支线。唯有要求赐下墨宝,既不伤和气,又无声地恭维了这位贵妃娘娘,她并没有觉得不好。

    场面就在穆心瑜一副墨宝的要求下稳定下来,至少贵妃娘娘还在,暂时没有人敢跳出来找死。

    花灯会一般会持续到半夜,花仙子选出来之后便是各自的才艺表演,然后便是吃吃喝喝,现在完成到一半,穆心瑜已经没有待下去的欲/望了。

    “心瑜你刚才落水了,身体不宜太操劳,喝杯姜糖水去去寒吧!”贵妃体贴地叫人送来一杯热腾腾的茶水,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透过她的皮囊看另一个人的眼神,看得穆心瑜心头有些发毛。

    宫女走上前来,恭敬地将“红糖水”端到她面前,看着那宫女手里头那记忆中熟悉的茶杯,穆心瑜心头有些莫名的兴奋。

    她刷地扭头,刚好看到穆盈那来不及躲闪的目光。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