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2将计就计

032将计就计

    “小姐,她们太可恶了!”紫丹气呼呼地拿着棍子戳着昏睡过去的穆心瑶两人。

    “快帮忙抬上来!”

    主仆两个费了好些力气才将穆盈弄上/床。

    紫丹看着另一具尸体,啊不,另一个昏迷的人,“小姐,那她呢?”

    穆心瑜贼贼一笑,“自有人帮忙!”

    躲在暗处的宿将猜测,到底是哪个倒霉蛋会帮这个忙?就听到穆心瑜在喊他。

    “喂,那个人,你还不出来吗?”

    宿将顿觉心脏停止跳动了。这个“喂”是在喊他妈?是吗?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心细的女人,敢狠心调下冰冷的水里,敢光明正大地喝下凝贵妃给的茶水,还敢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装晕,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现在要做什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天啊,太刺激了!

    “喂,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穆心瑜那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那鄙视的语气,让宿将感觉小小的心脏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打击。

    他伏在暗处,双肩激动地不住地抖动。

    紫丹听得一脸好奇,“小姐,你在叫谁?这屋里还有其他人吗?”

    “左边第二块上的瓦片,屋檐!”

    “小姐,你在说什么,不要吓我,我胆小!”

    紫丹心都快跳出来了,难道这屋里真还有其他人。完了,完了,她们被发现了!

    宿将看了眼那瓦片上的投影,自知再也藏不住,身影一闪。

    “穆小姐!”

    “你到底是谁!”宿将突如其来的跳出来,紫丹条件反射地像母鸡护崽一样张开双臂,将穆心瑜挡在身后。

    穆心瑜会心一笑,拍拍紫丹的脑袋,安抚道,“别紧张,帮忙的人来了!”

    倒霉蛋宿将欲哭无泪。公子,任务太难,我要求加薪水!

    “把这个人搬到对面屋里去!”穆心瑜指着地上的穆心瑶,看着宿将冷声道。

    “我?”宿将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不情愿。

    “当然是你了,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啊?”紫丹这会儿认出他来了。

    这人不就是今天上午那个赶马车的吗?他一直跟着小姐,莫非……对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她一脸戒备地盯着他,生怕自己小姐一不小心就被这人暗算了。

    宿将看着紫丹那护犊子的模样,默默泪奔,只能小心翼翼地解释,“紫丹姑娘,我没有恶意!”

    “哼,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肚子里装了什么坏水?不行,你离我家小姐远点,听到没有!”

    宿将无奈,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穆心瑜。

    穆心瑜淡淡地看着他,目光阴冷,“你是那个男人的人?”

    什么叫那个男人的人?他是那样的人吗?他性取向很正常好不好!

    肃静默默扭头,不理她们,扛起地上的人轻功飞走了。

    紫丹心有顾虑,“小姐……”

    “有人来了,快走!”

    来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正是刘熠,他伸手就要推门。

    来不及了!穆心瑜心念一动,拉着紫丹就地一滚。

    “宝贝儿,哥哥我来了!”刘熠推门进来,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床帐遮盖,飘飘渺渺,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那人儿玲珑有致的身形。

    他搓搓双手,将门反手锁上,饿狼般的双眸里满是急不可耐。

    屋内香烟袅袅。

    趴在床底下的紫丹眼神逐渐变得有些迷离,穆心瑜掐掐她的手臂,往她嘴里塞了一粒什么东西,紫丹立即清明起来。

    她沙哑着声音,“小姐,我怎么了?”

    “嘘,我们先离开再说。”

    上头传来吟吟哦哦的声音让紫丹眉心不自觉地皱在一起,她本能地应了一声,“嗯!”

    那香炉里不知放的是何种药物,她刚服小姐给的药丸恢复一丝清明,便没有控制好音量,偏偏这一声还被床上的人听到了。

    “谁?”陷入迷离耳朵刘熠耳朵还算好使,他拉起自己的裤头,光着上半身,警惕地盯着四周。

    四周静悄悄的,穆盈却在此时嘤吟一声,那一声,着实**,瞬间点燃了刘熠的最后一丝理智。

    就是这个时候。

    “快,从窗户走!”

    穆心瑜看准时机,带着紫丹从窗户里轻轻一跃,跳了出来。

    “呼呼,还好窗户是开着的。”穆心瑜理了理微乱的头发。

    紫丹惊魂未定,结结巴巴道,“小……小姐,你,你会武功?”

    穆心瑜一把捂住她的嘴,“嘘,小声点,别说出去!”

    “哦!”紫丹越发兴奋了,小姐越来越让她看不透,可这样的小姐,无疑是让她喜欢的。

    “快,按计划行事!”

    对面的穆心瑶,可还寂寞着呢!不让四皇子恶心一下,怎么对得起她今天布置的这一出戏。

    对面屋里,宿将嫌恶地将肩上的人随意一丢,就在他转身要走人的时候,这女人身上却迅速起了变化。

    一个个深红色的痱子从她脸上长出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蔓延至脖子,脖子以下……

    起先宿将还以为她只是不小心过敏了,没怎么在意,直到他看见那些痱子一个个迅速撑大,伤口裂开,不住流脓地时候,他才吓了一跳。

    这女人得了什么可怕的传染病?

    不管三七二十一脚下用力一踹,将人整个人踹在了榻上,他才抖抖满身鸡皮疙瘩逃出来。

    哎呀娘哟,吓死宝宝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踹,生生将貌美如花的穆家二小姐踹得撞花了脸蛋。以后,穆心瑶只要一看到额头那个一寸长的蜈蚣般恶心的伤口时,都会恨不得吃了穆心瑜的肉!

    完成了任务,宿将心情愉快地选择忘掉了刚才那恶心的一幕。他神出鬼没地窜到穆心瑜身边,“咦,那个紫丹呢?”

    穆心瑜正站在刚才那个窗外等他,里面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她好似一点都听不到,面无表情地盯着一棵树发呆。

    宿将想了想,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呃,穆大小姐,那个女人身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他一直跟着她,明明没有看到她出手,那女人却突然变成这样了。她什么时候干的,又是怎么做到了?

    好崇拜哦!

    穆心瑜心头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三大五粗的男人。

    这货是在卖萌么?是么?好想打死他啊,怎么办?

    她极力忍住内心的沸腾,面色平静无波,“是!”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宿将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的解释,就听到有人的脚步声来了。

    穆心瑜与他对视一眼,宿将脚下一踢,道一声“得罪了”,揽着她的腰肢就窜到了头顶的一颗大树上,将下面的情形一览无遗。

    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闻着她身上的馨香,宿将突然身体有些燥热,耳尖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红,装作不经意地撇开了头。

    穆心瑜对此毫不介意,只认真地盯着下面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