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4都来抓间

034都来抓间

    当凝贵妃得到消息的时候,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火急火燎的带着前殿一众人冲向大厅的时候,却是在半路上就遇到了穆心瑜。

    “穆心瑜。”穆晴大步流星的朝着前面走着,全然将往日里的温柔小碎步给抛之脑后了。

    “你这个贱人。”穆晴的手扬起来,伸手就要给百里锦绣一个巴掌。

    可是,她扬起来的手却是被穆心瑜身边的楼焰心一把抓住了。穆心瑜冷笑一声,楼焰心搂着穆心瑜的腰肢护着她到自己的身后,这才将穆晴的手给扔开。

    “三妹妹这么怒气冲冲,这是更年期到了到处乱吠吗?”穆心瑜嗤笑一声,看着穆晴那血红的眼睛。

    楼焰心此时是一身黑色锦衣,头戴玉冠,手上还拿着一柄扇子,模样看着颇有些风度翩翩的样子,像极了京都里那些纨绔子弟的形象,所以她一冲进来就立马联想到了穆心瑜偷汉子的事情上。

    穆晴怒不可遏的喊道:“穆心瑜,你这个禽兽,小荡/妇。当初就是因为你不检点,三皇子才会将选择二姐姐的,你现在居然还敢在公共场合与别的男子苟合,当贵妃娘娘不存在吗?

    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二姐姐比,只要二姐姐嫁给了三皇子,父亲肯定就会帮着三皇子的。

    你这个没人要的女人是不是那么贱,贱的话我马上就让人送你去最下等的窑子。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敢勾引三皇子,想要破坏二姐姐的幸福。现在,你,你居然……还……

    你不过就是个丑八怪,就算你现在回到穆府了,你也只是从庄子里的村姑而已,当初我就说了祖母不该让你回来,没想到你一回来就给家里惹事,连夜带着野男人私奔,害得父亲被皇上训话,现在居然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私会男子。姐姐,你怎么总是这样?”

    说着,穆晴就乖顺地站在了凝贵妃的身后,又恢复了她一贯的贵女模样,一副为自家姐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羞耻样。

    跟在后面的一众贵女门听完穆晴的控诉,看着穆心瑜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有些眼尖的几个贵女居然还大胆地打量起穆心瑜身后那个所谓的“奸夫”。不看还好,这一看,眼睛都直了。

    这位俊俏的公子是哪家的勋贵后裔?

    不过一想到他是穆心瑜的“野男人”,眼中那一抹炽热也就散了下去。

    凝贵妃一直站在穆晴身后,心中早就愤恨得要死,手指甲都掐进了自己的掌心不自觉。她嫉恨地看着穆心瑜身后的楼焰心,暗想穆心瑜怎么会跟九弟在一起?

    穆心瑜听着自己三妹妹那一声声的咒骂,那狠毒的话语,她早就听腻了,脸色平静,不起任何波澜。只是,穆晴这个穆心瑶的跟屁虫,平时都是躲在别人背后的,今天居然这样大胆站出来了。难道受了谁的指使?

    “抓住穆大小姐。”凝贵妃身边的嬷嬷尖叫一声,因为她已经看到自家娘娘那嗜杀的眼神了。

    这个穆心瑜,果然是祸害。

    娘娘早年的心结眼看着就要解开了,都怪这个穆心瑜,要是她不回来,娘娘就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穆心瑜不存在就好了,娘娘就不会看到她想起当年的事那么痛苦!

    “贵妃娘娘,不知您这是要干什么?我刚才换衣服出来,那个领路的小宫女就说肚子疼离开了,心瑜又是第一次来参加花灯会,实在是惭愧,居然……迷路了。”穆心瑜垂眸,脸上有些小羞愧。

    凝贵妃愣了愣,看向她身边的楼焰心。那几个冲出去要抓人的婆子一时顿在原地,不知是要抓还是不要抓人。

    楼焰心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用他那低沉魅惑的嗓音缓缓道,“这位姑娘的确是迷路了。”

    穆晴听到穆心瑜说是迷路了,暗暗咬牙切齿,眼珠子一转,又心生一计。

    “大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迷路了,根本就是借口,你是怕贵妃娘娘在责罚吗?放心,娘娘这么大度,是不会将你和野男人私会的事情说出去的!

    你也知道贵妃娘娘既然是湖心楼的主人,这里出了事她当然要管了,现在你和你的……这位公子都在这里,那就请娘娘做主裁决吧。”

    “三妹妹说什么话?姐姐怎么一句都听不明白?什么野男人?姐姐一直在这里,没见到其他什么人啊,刚才要不是这位公子带路,我都还不知道要怎么会到前殿呢!”

    穆心瑜的眼底一片平静,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暗自得意的穆晴一瞬间身子僵硬。

    她转头看了凝贵妃一眼,却见贵妃娘娘满眼惊讶和不可置信,眉头一拧。难道穆心瑜不是在这里和野男人私会?这个男人不是贵妃娘娘安排的吗?

    听着穆晴的话,穆心瑜冷笑了一声。

    “那么,现在请贵妃娘娘给臣女解释一下,您带着一众贵女们匆匆赶来,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来抓/奸的?还是说,四妹妹觉得我身后这位公子,就是你口中那个所谓的“野男人?”

    她这话一出口,楼焰心首先就不开心了,瞪着穆心瑜,神色冰冷。

    凝贵妃面容有些扭曲,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九弟。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打圆场错开话题道,“九弟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趁着花灯节给心仪的女子送花的?”

    众人这才看向楼焰心手里,果真是拿着一朵鲜花。大家这时的注意力都在这男子的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贵妃娘娘对那男子的称呼。

    只有一人,听到贵妃娘娘那一声“九弟”,吓得脸都白了。

    楼焰心冷哼一声,面容冷峻如笑面罗刹,在场的人甚至都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窒息的冰寒之意,“贵妃嫂嫂还是解释一下为什么带这么多人怒气冲冲来这儿吧!”

    凝贵妃一噎,面色僵硬了一下,笑道,“九弟说笑了,本宫是听宫女说此处有异动,本宫作为花灯会的主持者和湖心楼的现任主人,带人过来看看也不为过吧!”

    “九……九弟?”众人这才注意到凝贵妃对楼焰心的称呼,个个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什么?这位就是传说中先皇最小的儿子,史上唯一的一位跟随母姓的九皇叔?

    天呐,原来九皇叔这么年轻?

    穆心瑜这会儿也注意到了这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楼焰心,心中一阵讶异。

    这位不是传说中的第一公子吗?

    可看这些人的反应,好似根本就不知道此人身份似的。难道说他不是第一公子?那,在水中多此一举救了自己的人又是谁?

    众人在这边心思各异,楼焰心厌恶那些女子花痴似的看自己的目光,手不自觉地就要去抓穆心瑜的小手。

    穆心瑜并没有纠结楼焰心的身份,她看着凝贵妃等人的神色,暗想着待会儿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荡/妇”,见有人的手伸过来,下意识地一躲,楼焰心美眸一冰,闪现了某些意味不明的怒意。

    凝贵妃早在这里看到楼焰心的时候,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穆心瑜在这里,那……

    她下意识地就往不远处那偏僻的屋子方向看去。

    穆心瑜看着她的动作,笑得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