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6报应不爽

036报应不爽

    景翼刚刚抓着人落在屋顶上面的时候,正巧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

    娘贵妃身边的而默默首先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四处的张望,而当看到大厅里面空空如也的时候,她一个转身便喝问出声。

    “何人在此放肆?”

    里面浓烈的腥味传来,显然就是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可……人呢?

    跟在凝贵妃身后紧随而来的就是穆晴,当她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的时候,也是满脸的疑惑。

    穆心瑜被紫丹扶着,优雅从容的走了进来。而当一进来之后,穆心瑜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楼焰心也感觉到了,身子不自觉地将穆心瑜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并释放出自身的冷气。

    很快,那股杀气就消失不见。

    穆心瑜朝着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而原本应该在这个大厅里面的景翼和穆心瑶也没有了踪影。

    这倒是让穆心瑜惊讶了一下,按照道理来说,她下的那分量当真是可以让一个公公都血脉愤张了。

    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大厅里面就没有人了呢?

    “穆心瑜,人呢?”穆晴抢先一步质问。她敢笃定,穆心瑜一定知道些什么。

    “三妹妹,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这里有人?是谁?”穆心瑜冷着眸子,气势威严。

    穆晴心中一凛,紧接着回过神来跺跺脚,她怎么会被穆心瑜和这个乡巴佬吓到?

    凝贵妃眯着眼,神情冷凝。

    刚才她听到声音的第一反应就是朝着自己设计好的路线走,暗自咒骂着刘熠太过放纵,没想到这边屋里闹出的动静却比那边还要大。甚至那边跟这边比起来,就好像没事一样。,可她作为过来人,刚才那股浓烈的味道绝对错不了。

    她不住猜想,难道刘熠那个傻侄子走错房间了?那味道是对面那间屋子传过来的?

    可转头一想又觉得不太对。

    穆心瑶姐妹俩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刚才她就一直心绪不宁,眉头跳的厉害。

    等到她心脏快要跳出来的时候,这屋里却一个人都没有。凝贵妃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等她好不容易呼出一口去,对面房间却闹出了更大的声响。

    “砰——”

    “啊,你是谁?”对面传来女子一声尖锐的惊呼,“呜呜……别过来……”

    “嘿嘿,小娘子莫怕,我是你的刘哥哥哦,乖乖的别动,让爷再好好疼疼你一次!”

    是她那个蠢侄子刘熠的声音。

    贵妃顿时黑了脸,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睡错人了还不知道!

    众人都一股脑儿往对面那间屋子走去。

    而蹲在屋子顶上的四皇子却是不再多管,带着穆心瑶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你别出声,否则本皇子就弄死你。”景翼冷漠道,穆心瑶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襟,死死咬着唇。

    景翼四下一看,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落地,一伸手就将穆心瑶从给自己的怀里面给推开了。好像她是什么传染源一样,甚至还把自己被她抓过的衣服袖子都用内力截断了。

    穆心瑶腿软的不行,踉踉跄跄的扶住了墙壁,这才避免了摔倒。

    “你现在可以说了!”景翼冷冷地盯着她,那目光,就像一条毒蛇攫住了她。穆心瑶冷冷地打了个寒颤。

    她费快递点点头,连忙道,“是穆心瑜,穆家大小姐!刚才那屋里,站在贵妃娘年身后那个女人!”

    景翼听后怒不可遏,刷一下又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你为何要听她的话?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穆心瑶吓得声音哆嗦,感觉脖子上的手力道又紧了,她才连贯道,“不是的,是,是因为穆心瑜喜欢上了三皇子,她不甘心三皇子只喜欢自己的二妹妹穆心瑶,就设计了奴婢,她抓了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要奴婢和你,和你……”

    景翼目光凌厉地瞪着她,“所以你就对本皇子下药?”

    “不,不是的,那药不是奴婢下的,奴婢身上也被下药了,就连奴婢,奴婢身上也是被下了药,奴婢原本脸上不是这样的!”穆心瑶稳住心神,说话也不打结了。

    她恨恨地捏着自己破败的裙角,眼底是嗜血的杀意。

    景翼忽然目露凶光,掐住她脖子上的手一用力,“既然已经知道真相了,那你就没有必要留在世上了!”

    “不,不,四皇子,奴婢还有利用价值,真的,奴婢还知道三皇子的一些秘密!”穆心瑶刚透了一口气,脖子上就一紧,慌忙开口求饶。

    景翼阴沉的目光一亮,手上的力道就减了一分,却依旧没有放开她。“说!”

    “是,奴婢以前是在三皇子宫里当差的,奴婢知道他的一些事,跟皇位有关!”她立即抛出一个重磅。

    静宜果然松开了她的脖子。

    她知道,景翼这个心理阴暗的皇子在知道谁是她的仇人之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所以早在前一刻她就酝酿好了情绪,准备出卖三皇子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三皇子有一个黑骥营,是他以后准备夺嫡时用的,目前已经有五千人,而且个个骁勇善战,以一抵百。”

    景翼的眸子深了深,一脸嫌恶地看着穆心瑶,“继续!”

    穆心瑶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更没有像今天那么惊悚过。但是,她知道现在如果把所有的底牌说完了,景翼一定不会放过她。所以,她一定要抓住生存的机会,她不能死在这里。

    她顿了顿道,“那个黑骥营具体在什么地方,奴婢就不知道了,但是奴婢知道三皇子命令黑骥营的令牌在哪里,奴婢可以为四皇子偷出来!”

    “三日,本皇子只给你三日的时间!”

    穆心瑶知道,他是让她在三日内偷出黑骥令,她更知道,三日后,景翼一定不会让她活。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到时候她只要不出门,把脸医治好了就可以,看景翼到时候还怎么找她这个“宫女”!景翼捏住了穆心瑶的下巴,往她的嘴里扔了一颗黑色的药丸进去。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穆心瑶心慌急了,不住地抠自己的喉咙,想要将那药丸抠出来。

    “记住了,今日的事情你要是说出去了。就等着被送到军营里面当军妓吧。”

    穆心瑶点着头,眼底蓄满了泪水,脸色因为咳嗽涨红得厉害,整个脖子都哽起来了。

    景翼看着穆心瑶点了头之后,嫌恶的一个飞身,直接离开了此地。真恶心,这恐怕会是他一辈子的噩梦了。

    今天的事情肯定有蹊跷,景翼眼神阴狠的朝着不远处穆心瑜所在的方向看去。

    “穆心瑜,你给本皇子等着。本皇子倒是要看看,你的心肠到底要狠毒到什么程度。等本皇子收拾了景睿,到时候,本皇子要让你成为本皇子最低等的姬妾,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穆心瑶在四皇子走后,身子一软,瘫软在地上。

    是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