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9皇子景蓝

039皇子景蓝

    出了湖心楼,暮色深沉,周围却一片灯火通明。

    “九王爷,你还要跟着我吗?”

    穆心瑜看向身旁一直不说话的男子。

    这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美貌,叫女人都自叹不如。而他身上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叫人望而生畏又想靠近触摸。如果她只是京都那些花痴女子,一定会被这样充满魅力和神秘的男子所迷惑。

    可她却知道,他有毒。

    直觉告诉她,这人虽然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脸上也一片祥和,可连凝贵妃都要忌惮的人,定然危险。

    穆心瑜柔美的脸上多了一丝不耐。

    楼焰心一双冷锐的眼睛在听到她的驱赶之意后,却是闪过了一抹怒火。这个女人……

    终究是没有将隐匿的火气发泄出来,是微微一笑,温柔道一声“照顾好自己”便抽身离去。

    穆盈一肚子火。失去清白的委屈和即将要嫁给刘熠的不甘,让她对穆心瑜产生了一种激进的仇恨。

    楼焰心一离开,穆盈终于忍不住发起狂来。

    “穆心瑜,是不是你?是你对对我下药的是对不对?我要告诉我爹,让他杀了你,杀了你!”

    如果不是紫丹拉着,她早就冲上来抓花穆心瑜那个小贱人的脸了。

    “放开我,放开我!”她双目充血,咬牙切齿地死命拽开紫丹的手。

    穆心瑜转过头来,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

    “闹够了没有!”

    她抬起脚,对着张牙舞爪的穆盈肚子用力一踹。

    “砰——”

    世界终于安静了。

    “带她回去,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祖母!”

    周围的人奇怪地看了这边几眼,又纷纷散去。

    穆心瑜敛下心中的怒气,对着黑夜中的空气。

    “阁下跟了我这么久,还不打算出来吗?”

    “哎呀呀,小娘子是怎么发现小爷我的?”一袭淡蓝从她眼前略过,轻飘飘站在了她的跟前,脸上尽是戏谑的笑意。

    “原来是二皇子!”穆心瑜戒备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

    见穆心瑜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景蓝俊逸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如果他没记错,这个女人应该是第一次见他,如何知晓他的身份的?

    景蓝这时第一次跟她见面,按道理是不认识的。穆心瑜看他那样子,心道不好,赶紧解释,“二皇子生性洒脱,俊逸非凡,心瑜曾有幸听景嬛公主提起过殿下,而且刚才……”

    “而且刚才你还注意到我了对不对?”景蓝一脸兴奋,“所以你刚才是故意支走那个大冰块解救我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一看就是好人,嘿嘿!”

    好人么?穆心瑜不置可否。

    二皇子景蓝是淑妃所生,无心皇位,心性单纯,一心只钻研生意,京都最大的酒楼便是他名下的产业之一。

    要说是怎么认识他的?呵,前世她被景翼斩断双腿打入天牢之时,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只有这一位……

    穆心瑜松开紧紧攥着的拳头,心底生出一丝感激,眼眶不觉地染上了湿润。

    景蓝……是除了靖哥哥之外,另一个默默为她做着一切的又一个傻子。甚至不惜卷入皇权斗争,为景翼提供资金来源。

    她何德何能啊!

    穆心瑜在心底叹了一声,扳起了脸,又恢复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二皇子若是无事的话,臣女就先行告退了!”穆心瑶被她算计**与四皇子,待会儿回去了,还不知要怎么编排她呢!

    “你怕我?”景蓝好像发现了什么要不得的事情一样,美丽的桃花眼里灵光闪闪,一倾身附到了她的面前,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我……你要干什么?”穆心瑜心头一跳,退开了两步。

    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连累他!

    景蓝看到穆心瑜这副样子,心中反而觉得很好玩,便故意想戏弄他,于是便俯身过去,双手撑地,望着她。语气格外的暧昧,“你说呢?”

    穆心瑜怔怔的望着他,可能景蓝并不知道此刻自己有多迷人,绝隽白皙的脸上,脸色微红,幽深的桃花眼犹如深潭一般吸引人,薄唇微张,发丝稍显凌乱,胸前的衣襟微微敞开着,露出健硕的胸肌,整个人看上去狂肆且邪魅。

    穆心瑜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她不敢动弹,更加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张嘴,心就会跳出来,她不禁感叹,原来二皇子也可以这般的迷惑人。

    可是望着他的眼睛,穆心瑜还是觉得难受,有种刀割凌迟的感觉。就是这样,当年的谢靖也是这样!

    景蓝的发丝垂落,轻拂着她的面容,感觉痒痒的,让穆心瑜的心痛得有些发麻,半响,穆心瑜声音如蚊,“二皇子,你可不可以起来再说话?”

    景蓝看着她无措的样子,心情莫名的大好起来。始相见,她一袭白衣如仙子缓缓走进船舱,对穆心瑶等人的为难视而不见;再相见,她对着穆心瑶的脚步狠狠就是一踩,狡黠的目光里充满算计得逞的笑意;第三次,他在西南院屋顶上睡懒觉被吵醒,一醒来就看见这个可爱的小女子带着她的丫鬟和侍卫将那两个可恶的女人分别送上了男人的床;还有刚才,对着发狂的妹妹,她什么话都不说,简单粗暴就是一脚踹过去。

    一天四次见面,他看见了多个不同的她。狡诈,隐忍,运筹帷幄,却对任何事情无谓淡然的模样,虽然很迷人,但缺少了一丝女子的柔婉和娇憨,而此刻的她,真的是可爱极了。

    景蓝满意地退了开去,双眸渐渐清明了下来。

    而穆心瑜依旧警戒的站在那里,不肯变换姿势,想必还未调整过心绪来。

    “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别介意啊。”景蓝笑道。

    穆心瑜慢慢放松了警惕,她真是怕极了,房坊间传闻这个二皇子,不喜近女色,怎么她却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赖呢。

    不过穆心瑜不打算和他计较,于是摆了摆手,“没事的,烦请二皇子以后注意些吧。”

    “刚才的女子是府上的什么人?”景蓝思维转变的很快,一眨眼,就转变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