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41受伤的人

041受伤的人

    “你想要活着?不想和你姐姐一样死了对吧?”

    穆心瑜瞳孔一缩,据她前世的记忆,那丫鬟的姐姐叫冬香。她刚回来那会儿还在门口迎接过她的,虽然看起来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可……那丫鬟已经死了?

    是穆心瑶害死的吗?

    穆心瑜暗暗心惊,这不仅仅是一个白莲花,分明就是一朵黑心莲,还是会吃人的那种!

    “小姐,呜呜,奴婢才也不敢了。求小姐给奴婢一条生路啊。”那丫鬟显然也吓死了,砰砰砰就在地上磕起头来。

    听着那响声,穆心瑶却是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就好像是可以训练出来的一样,带着天真的无辜,有一点点的讨好,让人不自觉就会卸下心防来。

    “想要活命,我给你一个机会。”

    穆心瑶摸着自己床上的被子,那滑溜溜的绸缎的感觉,就好像是她上次流出血一样的滑溜溜的。

    “还记得我刚回来的时候,那个样子吗?”穆心瑶低声问道。

    那丫鬟却是磕头的声音更加的大了,百里锦绣在窗户外面看着,都觉得那个丫鬟随时都要磕头磕死了。

    “我的清白,你帮我找回来。你就可以活着。”

    穆心瑶阴测测的说道:“上次那个巫婆,你去帮我找来,跟她拿些药。记住,我要再次成为清白的女子。”她还要嫁给三皇子,她还要成为皇子妃,成为皇后,怎么可以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去清白了呢?不,绝对不可以!

    “是,奴婢这就去找。”那丫鬟爬起来,整个身子都是摇晃的,却是跌跌撞撞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让你妹妹去看着穆心瑜。”穆心瑶的声音传来,那丫鬟还没有迈出了门槛,却是整个人直接栽在了地上。

    穆心瑜看到,穆心瑶因为那丫鬟头上流出来的鲜血,而笑的开怀。

    “小姐,奴婢的妹妹才六岁啊。求小姐了。”那丫鬟的哭声,让穆心瑜的心都凉了起来。她以为自己重活一世,心早就冰冻起来了。可……

    穆心瑶,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看到那丫鬟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穆心瑶心情好了很多。

    “这是本小姐给你的最后的一个机会,要不然的话,你也可以不要做,直接死了。”那丫鬟还来不及惊讶,就听到穆心瑶接着说道。

    “当然,你们一家子老老少少,就全部都去死吧。哈哈哈……”

    狂笑声从屋子里面传来,穆心瑜却是慢慢蹲了下来。

    看来,穆心瑶是真的因为媚药的关系,和景翼发生了关系了。

    只是不知道景翼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居然逼得穆心瑶这样的癫狂。

    这模样的穆心瑶,是她怎么样也想不到的。

    那丫鬟是有武功的,却因为家人受制于穆心瑶,不得不为她办事。

    穆心瑜沉思着,听到了丫鬟关门的声音,应该是那丫鬟已经吓得直接跑出去了。

    转身就要离开。

    “穆心瑜!”

    她脚步一顿,眼神一冷。

    被发现了吗?只是等了一会儿,她却发现穆心瑶没有再接着说话,她眼睛转了转,再次朝着屋子里面看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就是穆心瑶嘴角挂着天真的笑容,正用着绣花针不断的扎着手上的小布偶。

    “穆心瑜你个小贱人,你害我被景翼那个变态那样对待。你这个贱人,你这个不得好死的贱人。为什么我明明下了媚药,你也一滴不剩喝进去了,最后会是这样呢?

    哈哈哈,肯定是你和穆盈联手对付我的。我要扎死你。我要扎的你不得好死,你这辈子都不能生出孩子来。哈哈,还有穆盈,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你放心吧,穆心瑜,我不会让你嫁给三皇子的。这辈子,你就在穆府里面当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烂泥吧。哈哈……”

    穆心瑜皱着眉看着疯疯癫癫的穆心瑶,再看着她手上的小布偶,她这是在做巫术吗?

    难道是她说的那个巫婆?

    不过,扎小人?

    哼!在给她下药的时候,穆心瑶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的。

    她人前作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处处彰显自己的善良和美德。可是,人后,任何人也别想着踩着她然后登上更高的位置。上一世,她就是这样踏着别人的肩膀,甚至是尸体往上爬的么?

    只是,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是什么意思?

    穆心瑜暗暗给自己把了把脉,发现没什么异常,就离开了穆心瑶的院子,回到自己的怀瑜院,就发现自己的院子侧门口蹲着一个五六岁的小丫鬟。

    那小丫鬟瘦削的脸蛋,一双眼睛大大的,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色彩光亮。

    就好像是一具提线木偶一样,就呆呆的躲在角落里面。

    要不是之前在穆心瑶的屋子里面听到她会再派人来,这样的小丫鬟自己还真的不怎么会注意到。

    当她回到自己的院子时,立即警惕了起来。

    有血腥味!

    眼前一阵风略过,穆心瑜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一重,肩膀上就压下来一个人头。

    楼焰心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微弱却滚烫。

    “你!”穆心瑜一惊,慌忙将门窗关好。幸好这个时候穆盈还没回到家,这时应该不会有人来。

    “别说话,救我!”楼焰心迷离的眼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恳求。

    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喂……”穆心瑜即便再不情愿,也只好乖乖地将人拖到自己的榻上。

    她不敢点灯。

    摸了摸受伤的大概位置,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他的衣角,借着皎洁的月光,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一条血红的伤口蜿蜒在他精美的腰肌处。

    前一刻她才赶走他,转眼人就成这幅样子了。

    是谁下那么大狠手?

    不管了,先救人要紧。再怎么说,这人也救过自己。她如此说服自己动手救人。

    三两下扒掉他的衣服,穆心瑜动作娴熟地从床底下拿出自己的小药箱,用棉布给他止血。如此触目惊心的伤口,原本是要用热水消毒的,但这个时候,她不敢惊动别人,只能用烈酒代替。

    这烧刀子还是她先前在厨房偷偷拿来备用的,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拙烈的烧刀子洒在伤口上,受伤的人哼唧了一声,却依旧闭着眼睛。

    穆心瑜吐出了一口浊气,便全神贯注地处处理起伤口来,全然没有发现此时伤者已经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