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44居然懂医

044居然懂医

    周妈妈心中一凛,不解地看向穆心瑜。

    难道大小姐懂医?

    “大小姐会看病?”桂枝却是忽然露出了讶异的神色来。

    不仅是她,院子里所有人都露出不相信的眼神。

    穆心瑜一个从庄子里刚回来的大小姐?她懂医术?

    别扯了!

    但穆心瑜没时间给这些人考虑,她虽然下了痒痒粉在穆盈身上,老夫人年老皮肤易感染,是以穆盈没事,挨得近的老夫人却中招了。可现在老夫人是一时气血上涌,真的中风了,再晚一点,就没救了。

    “周妈妈,我是穆家的大小姐,是祖母的亲孙女!”穆心瑜目光通红,一脸心痛。

    周妈妈愣了愣,是呀,她是穆家大小姐,老夫人倒下了,她还怎么在穆家生存?

    自己怎么可以怀疑大小姐?

    回过神来,周妈妈立即命人松绑,“快给大小姐松绑!”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大夫还没到,万一老夫人真的有个三长两短……

    “不行,不能放过她,就是她害得祖母!”说道给穆心瑜松绑,穆盈第一个跳起来不答应。

    穆心瑜朝着对方露齿一笑,却神色凌厉不容拒绝。

    “祖母出事了你负责?”

    周妈妈见说不动几位小姐,自己动手就给穆心瑜解开了束缚,“大小姐,拜托了!”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位大小姐似乎真的能救老夫人。

    在场人大惊失色,都一脸惊掉下巴的表情。

    “周妈妈,你在做什么?”穆盈伸手去拉扯周妈妈。

    穆灵年纪小,力气可不小。

    她

    站起来帮着自己的姐姐一起去拉扯周妈妈,周妈妈无奈,“四小姐,五小姐,就让大小姐试试吧,万一老夫人……”

    后面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穆心瑜静静地站着看她,明锐的眸子看着这些人。

    “再阻拦我试试?最多只有一刻钟,祖母就无力回天了!”

    穆晴对穆心瑜是鄙夷得不能再鄙夷了,她切了一声,“你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居然说自己会医术?猪都会飞!”

    “就是,谁知道你是不是趁着祖母昏迷,等周妈妈解开绳索就逃跑?”穆盈赶紧接着道。

    穆心瑜不理会她们这些疯狗,将目光看向周妈妈这些老夫人身边的人。

    周妈妈咬咬牙,“大小姐,我解开绳子后你不要跑!”

    “放心,我不跑!”穆心瑜惊讶了一把,还以为说服周妈妈给她松绑会比较麻烦,没想到她这么相信她。

    大夫和御医都还没有来,时间很紧迫。

    不等周妈妈考虑好,桂枝已经过来帮穆心瑜解开了绳索。

    “桂枝,你居然擅作主张!”穆晴大吼一声,桂枝吓得缩了缩脖子。但一想到老夫人平时那么疼爱自己这个做丫鬟的,心底对穆晴的恐惧就消除了一大半。

    穆晴还想说些什么,穆心瑜冷不丁一个眼神过去,穆晴又闭嘴了。三姨娘看着穆心瑜那旋涡似的眼睛,不安地扯了扯穆晴的衣袖。

    “姨娘!”最终穆晴还是不敢造次,哼了一声,“待会儿你若是治不好祖母,看你怎么办!”

    穆心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夫人身边,她此时已被安置在一张软塌上,双目紧闭,乍一看,似乎已经没了呼吸。

    穆盈眼眶一热,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也不管穆心瑜到底会不会医了,恳求道,“大姐姐,求求你,救救祖母吧,呜呜……”她只要一想到祖母死了,自己以后就没了依靠,心中就憋得难受。

    穆灵看姐姐哭,她也哭。

    屋内的丫鬟好几个都没忍住悲伤掉了眼泪。

    穆心瑜伸出手给老夫人把了把脉,问,“有绣花针吗?”

    静脉闭塞,她现在必须给老夫人施针。只是……她现在没有银针,府里估计也没有。那就将就一下用绣花针吧。

    周妈妈忙道,“有,有,有,奴婢这就去拿!”

    穆心瑜将细细的绣花针放在烛火上烤了烤,找准老夫人身上的好几个学位扎下去。

    老夫人嗯哼一声,幽幽睁开了眼,意识还有些涣散。

    穆盈惊喜地看着她,“祖母,您醒了!”

    “快,快,王御医,老夫人在里边!”这时管家才匆匆带着御医从外边进来了,驱散围在一起的众人,“快让开,王御医来了!”

    穆心瑜看了众人一眼,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便退到一旁,让王御医给老夫人诊治。

    王御医是已退休的老御医,年轻时医术超绝,很是得皇上重用。现如今,住的地方离穆府不远,平时府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基本上都是找他诊治,穆府的人对他很是感激。

    老御医约莫六十来岁,老练精明的眼珠子匆匆看了穆心瑜一眼,这才替老夫人把脉。

    “王御医,我家老夫人怎么样?”周妈妈很急切。

    王御医却突然脸色一沉,眼底有些幽暗,又仔细把了脉,按了几下老夫人的人中。

    众人随着老头的动作心提得高高的。

    “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周妈妈见老御医脸色不对,心都凉了半截。以为大小姐把老夫人给医得不好了。

    这也是众人想问的。

    “穆心瑜,要是祖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穆盈猩红的双眼瞪着穆心瑜。

    穆心瑜翻翻眼皮,懒得再跟她废话。

    没看见老夫人已经醒过来了吗?

    真是脑残!

    这时候老夫人已经恢复了意识,她下意识了嗯哼一声,随即吐出来一口痰,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看见了身边的王御医,脑袋里有些懵,“我怎么了?”

    老御医连药箱都没打开,他收起诊脉用的小枕,“老夫人不必担心,你的身子已无大碍,幸亏有人救治及时,若是再晚一步,老夫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他顿了顿,浑浊的目光里带着点点兴趣的光,“不知刚才是谁替老夫人施的针?”

    众人的视线都不自然地看向了穆心瑜。

    老夫人这才知道,自己是突然中风了,幸亏穆心瑜及时救治,自己才幸免于难,有些不可思议,脸上几分尴尬,几分怀疑。

    她居然懂医?

    王御医顺着大家的视线,这才看清不知何时被挤在角落里的人,双眸不由一亮。

    “这位姑娘,可是识得傅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