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45要不要罚

045要不要罚

    穆心瑜愣了愣,傅神医是谁?

    她的医术是一个叫花子老头教的。

    当年她为救受伤昏迷不醒的景翼,四处求医问药,后来在街头小巷里遇到那个老头,秉着善念给了他一个馒头,当时她根本就没在意那老头是谁。

    只是后来发榜求医的时候,老叫花子为了报恩,不仅救了景翼,后来她又死缠烂打让他医治自己的不孕,他才没办法将医术传给了自己。

    可相处短短两个月里,她根本就不知道那老叫花子叫什么名字。

    这也是穆心瑜心中的一大憾事。

    她摇摇头,“我不认识什么傅神医,我的医术是在乡下跟一个老郎中学的!”

    王御医眼中的希望之光暗淡了下去。

    “哦,原来如此。老夫刚才给老夫人诊脉,发现她脉象渐趋稳定,全身的经络好似活了一般,这是傅神医的不传进针刺穴之术。老夫人此生对他最是敬仰,本以为能见得他的传人一面,唉……”

    那个叫花子就是傅神医?

    穆心瑜眼眸幽深了起来。

    接着王御医给老夫人开了几副安神的药,材挪着脚步慢悠悠走了。

    院子里一时无声。

    穆心瑜还在思考关于傅神医的事,神思有些缥缈。

    老夫人轻咳了一声,她这才捡回注意力。

    “祖母,可好些了?”

    老夫人点点头,面色也好了不少,“你有心了。”

    穆心瑜微微摇头,“这是孙女该做的。”

    三姨娘心知这会儿老夫人火气降了下来,只怕要处罚她可就难了。

    可穆心瑜救了老夫人一命,如果她不识好歹,老夫人会更加不喜。

    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至于穆晴,自老夫人醒来之后,就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要插嘴的意思,这么看起来,她真就如同一个大家闺秀一般。

    老夫人不好再说什么,可穆盈是受害者,她不能便宜了穆心瑜。

    “祖母,呜呜……祖母,盈儿怎么办?”穆盈哭得十分委屈。

    而三姨娘倒是看着老夫人,笑嘻嘻的说着:“老夫人,不如就让大小姐留在佛堂几日,帮您抄写佛经吧?”

    老夫人一直都是一个信佛之人,总是喜欢吃在念佛,经书自然是不在少数。这样既惩罚了穆心瑜,也没有让穆盈白受了委屈。

    听到三姨娘的话,老夫人倒是很欣慰,不由多看了三姨娘两眼。

    “也好,那你就留在佛堂吧,佛经多抄写一些,对个人也是好的,能让人平心静气。”

    穆心瑜面色没有过多的变化,但是心中怀着几分淡然。

    穆盈脸色大变,“不行,祖母!如果只是让大姐姐抄佛经,那盈儿的委屈不是白受了吗?盈儿不服!”

    老夫人这是要息事宁人吗?

    不行,她决不答应。

    “呜呜……祖母,盈儿的清白已经被刘熠那个畜生毁了,难道您还要让孙女嫁给他吗?”

    她嘤嘤哭泣,哭得更大声了。

    穆心瑜上前两步,“四妹妹说你的清白被刘熠夺去,是我害的,可有证据?”

    “三姐姐可以为我证明,是你,一定是你害得我!我……”

    “够了!你这样大吼大叫有什么用?平白的让人听见笑话我们穆府!”,穆心瑜对着老夫人盈盈一拜。

    “祖母,湖心楼发生的事,贵妃娘娘和众多贵女公子们都瞧得一清二楚,而且那刘熠公子也说了,是四妹妹与她情投意合,情不自禁,才……”

    “你胡说,都是你还得我,二姐姐明明把药放进了你的茶杯里的……”穆盈吼道一半,忽然住嘴。

    掩着嘴巴,一时无措地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面色微僵。自个儿带大的孙女什么脾性,她还能不清楚吗?

    一定是算计穆心瑜不成,反被设计了。

    穆晴一脸鄙夷地看着自揭阴谋的穆盈,眼底全是嘲讽。

    真是够了,这个白痴!

    “不,不……我不要嫁给刘熠!”穆盈一个没忍住说出了真相,这下连老夫人要罚穆心瑜抄佛经都不能能了。

    她大吼着,疯了一样要冲过来撕扯穆心瑜,都被自三挡住了。

    “够了!”老夫人脑门隐隐泛疼。

    老夫人思忖着,刘熠是贵妃娘娘的人,到底不好得罪,可若是让盈儿嫁给他?

    不行!

    绝对不行!

    她得赶紧想个法子才是。

    老夫人一双精明的眼珠子看向穆心瑜,闪烁着一抹精光。

    如果一定要嫁的话,那么……

    穆心瑜看着老夫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算计,心中一个咯噔。

    “祖母,祖母,您说话啊!我不要嫁给那个人渣!祖母你一定得帮帮我!”

    “好了,祖母不会让你嫁给刘熠的。”老夫人看着自己疼爱的孙女变成这样,心底很不是滋味,她寒着脸。

    “红莲,带你家小姐回去休息!”

    穆心瑜也上前告退,“祖母,心瑜身子不太舒服,先行告退了!”

    老夫人摆摆手,看着众人退出去,她才神情疲惫地跌坐在榻上。

    周妈妈看了眼还跪在外边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厮,“老夫人,刚才小厮来报,说,说老爷和夫人在外面出事了!”

    “什么?”

    刚放松下来的老夫人双眼一闭,又晕了过去。

    “啊,老夫人,快来人啊……”

    ***

    穆心瑜心情愉悦地回到自己的院子,主仆俩一点都没有收到前院吵吵闹闹的影响。

    紫丹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显然心情比自家小姐还要愉快。

    “小姐你真是神机妙算,老夫人真的又晕倒了!”

    “好了,小心隔墙有耳!”穆心瑜瞪她一眼。

    可架不住紫丹对自家小姐滔滔不绝的仰慕之情。

    小姐真是太厉害了,算计了穆心瑶姐妹俩,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算到了穆盈和穆晴她们会找老夫人告状,更算到了王御医会姗姗来迟。

    啊哈,她决定了,以后谁的话都不听。她只听小姐的!

    穆心瑜嘴角微微上扬。这丫头,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们先算计她,她的计谋也不可能成功。

    凡事因果报应,皆有定数。不是么?

    至于穆远山和大夫人被地痞围殴一事,穆心瑜表示。呵呵,她也不知道啊!

    她拍拍紫丹的小脑袋,“别崇拜了,快去给小姐我烧热水,本小姐要去去晦气!”

    一脚跨进院子,穆心瑜上扬的嘴角就垮了下来。

    她瞪圆了眼珠子,面色不善地盯着谁在自个儿榻上的妖孽。

    “你怎么还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