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46又来找茬

046又来找茬

    榻上的妖孽妖娆一笑,“本公子觉得,这床榻很舒服!”

    说着,还用手摸了摸床榻上的锦被。

    穆心瑜:“……”

    不知是不是错觉,穆心瑜好像看见了那妖孽见自己进来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再一看,那人还是微微扬着眉,嘴角噙着浅浅的笑,两个小小梨涡镶嵌在他祸水的俊脸上。

    穆心瑜黑了脸。

    这家伙将这儿当成自己的窝了吗?

    “小姐,水来……你想干什么?”紫丹笑着的脸顿时垮下来,将手中的桶放下,一把将穆心瑜护在身后,戒备地盯着自家小姐榻上的楼焰心,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一个欺负自家小姐的臭流氓。

    穆心瑜:“……”

    楼焰心:“……”

    穆心瑜头疼地捏捏眉头,“没事,他应该不是坏人!”

    这人武功高强,又是九王爷,而且还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公子,不好得罪。

    她尽量平息自己心中那一抹不自在,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九王爷,这么晚了,您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楼焰心挑挑眉,嫌弃地将盖在身上的杯子一脚踢开,“啧啧,脏死了!”

    然后,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了出去。

    穆心瑜:“……”

    紫丹:“……”

    暗处的宿将:“……”

    所以说,公子这是老毛病又犯了?

    “莫名其妙!”穆心瑜没好气地翻白眼,坐在一旁,看了看被踢到地上的那床锦被。

    锦被的料子还不错,面料却是多年前的旧款,被面已经洗得发白。难怪那妖孽会嫌弃!

    不过,却是比她以前在庄子里用过的要新得多。

    她叹了一口气,“紫丹,去把床单被被子都换了!”

    紫丹皱着眉,那被子确实该换了,可是……

    “小姐,大夫人说府里开销大,这两年要省着点花,她自己带头减了份例,中馈分给咱们的被子就只有旧的了。”而且,另外那一床被子比现在这个,更旧,连霉味都有了,小姐这些天心情都不太好,她一直没敢跟小姐说。

    “那就买一床新的来!”

    “小姐,咱们这个月的月银已经花完了!”紫丹睁大了双眼,买一床新被子,她们两个人两个月的月银加起来也不够啊!

    “前些日子,小姐进宫给了领路公公和宫女的打赏,还有……”

    听着紫丹絮絮叨叨地细数着她们目前的财产状况,穆心瑜突然觉得胸口闷得慌。

    一两银子?每个月一两银子的月钱?

    她记得没错的话,老夫人房里的桂枝月银都有三两银子吧?

    前世她不在意,可这一世,该属于她的,她一定会讨回来。

    穆心瑜想了想,在床底下挪开一块砖头,将上次从桂嬷嬷和周三身上弄来的钱拿出来。一共就五十多两,穆心瑜盘算着去外面盘一间店面的可能性有多大。

    京都寸土寸金,这区区五十多两是根本就不够的。看来,她得另外想办法筹钱才是!

    紫丹从来没看过这么多钱,激动道,“小姐,你哪来的钱?”

    穆心瑜暗暗思忖了一下,给她一些碎银,“你拿着这些钱去药店,买一些药材回来。”

    紫丹不明所以,焦急道,“药?小姐,你生病了?”

    穆心瑜明亮的眸子闪了闪,“别问那么多!你过来,我给你写一些方子,照着这个抓药就行!”

    紫丹看小姐面色红润,也不像有病的样子。想到上次放在穆盈身上的痒痒粉,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是,奴婢一定照办!”

    “记得别让人看见了,有人看见就说我生病了!”

    她要配的毒药,不能让别人发现了,否则又是一通责骂。

    次日一早,紫丹就照着小姐的吩咐出门了。

    不得不说,穆心瑜心思缜密一些是对的,紫丹一出门就被穆晴抓了个正着,还好她的药方只是一些普通的药材,专治普通的头疼脑热的,没看出什么,也就放行了。

    穆心瑜坐在房间里,想着前世老叫花子的性子。他贪吃,好玩,喜欢研究毒药,更喜欢将研究出来的毒药拿去拍卖行高价拍卖。

    如果她也能……

    但是,属于自己的份例和她母亲生前的嫁妆,她也该想个办法拿回来了。

    不过,将来她要是将穆府弄垮了,还得给自己找个安身立命之所,目前还是先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一些合适的铺子先吧。

    心思一动,穆心瑜找了顶帷帽就要出门。

    外头穆心瑶就过来了,脸上蒙着一层轻纱。

    “姐姐这是要去哪儿啊?”

    穆心瑜奇怪地看着她。这会儿么快就恢复白莲花本质了?

    而且,她找自己做什么?

    便淡淡道,“出去买点东西!”

    “哦,也对,姐姐,你如今刚刚回京都不久,衣服首饰什么的都是不够的,我带你去外面采购一些可好?”

    穆心瑜眼底一冷。

    她很清楚,首饰不过是个幌子!

    穆心瑶一定是有什么阴招要对付她!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能装,自己又何必扫她的兴呢?

    穆心瑜点了点头,“二妹妹对姐姐这么好,姐姐都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了。”

    她表现得很是无奈,自己什么都没有,更是无法报答穆心瑶。

    只是穆心瑶的心中倒是很好笑,你当然可以回报啊,你最好的回报就是给我去死!

    她掩饰起心中的恨意,“姐姐说的哪里话,你刚回府不久,照顾姐姐,这都是我身为妹妹该做的。”

    穆心瑶说完,便拉起了穆心瑜的手,一步步的向着外面走去。好像她们之间真的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那样,似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愉快都不存在。

    马车早就准备好了,穆心瑜看了,只是心下冷笑,别看穆心瑶一脸客气的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穆心瑜敢肯定,如果她今日拒绝了,穆心瑶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说服她出去的。

    二人上了马车之后,只是淡淡的坐在那里。

    只是穆心瑶看着穆心瑜,眼底闪动着浓浓的嫉妒,她一身白色的裙子,腰带束缚在腰间,将那纤细的腰肢彰显的淋漓尽致,目光向上延伸,却是看到了女子那娇小的面庞,一丝赘肉也无,一颦一笑之间倒是有几分……高贵?

    幽深的眸子看不出来过多的情绪,但是樱唇始终都是带着点点笑容,女子肤若凝脂,眉如细柳,那娇嫩的皮肤仿佛弹指可破,更是让人带着浓浓的羡慕。

    穆心瑶的眼底闪过了浓浓的嫉妒,她这么多年在乡下,还做了那么多粗活,这张脸是怎么还这么好看?真是见了鬼!

    尤其是想到花灯会那次的花仙子选拔,穆心瑶面色冷了几分,不过想到四皇子的吩咐,她的嫉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继而嘲弄的转过了头,不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