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49喜怒无常

049喜怒无常

    穆心瑜心中是这么想着的,殊不知,就在这多少个日夜之后,自己的话便果真是应验了!

    景翼这么一说,穆心瑶的面色却是越发的好了,继而她看着穆心瑜,“姐姐,你就去吧,有四皇子陪着,这是皇家给的荣耀,平常人就是求都求不来的!”

    荣耀?

    景翼给的荣耀她可受不起!

    穆心瑜眉头微皱,“这……不太好吧。”

    穆心瑜的面色明显的是带着几分犹豫的,可是穆心瑶的心中却是兴奋无比!只要她说服了穆心瑜陪着四皇子逛街,说不定四皇子一高兴就把解药给你自己了。

    “姐姐,你刚回到京都,母亲那边又忙着主持府中事务,你的首饰一定是要置办的,以前在乡下没有也就没有了,但是你现在身为我穆府的大小姐,也不能像曾经那般随意了,你可知道?”

    穆心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过她的心里可是清楚极了穆心瑶的意思了。

    她的余光就那么瞥向景翼,果然见他的面色微变,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厌恶,却又很快掩饰好。

    见穆心瑜看向自己,他冷清的面色也是带上了几分柔和。

    ***

    陌上琉璃玉,醉卧美人膝。

    宿将从自家公子那妖娆夺魄的脸上收回视线,心跳不自觉漏了两拍。

    “啊呸,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以对公子胡思乱想呢!“

    他惊魂甫定地拍拍心口,抬头挺胸,然后,跪下。

    “公子,穆心瑶约女主子出去了,路上马车出了些状况!嗯,女主子被四皇子救了,四皇子还,还抱了她……”

    宿将禀报完,视死如归地盯着自家主子。

    刚才还在假寐的楼焰心刷地睁开了魅惑的双眸,“景翼?”

    眼神似寒冰彻骨。

    “是!”宿将缩着脑袋,“主子饶命,属下离得太远,根本就来……来不……”及。

    砰——

    暗处的隐卫们看见宿将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飞出了屋子,然后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眼皮皆不约而同地跳了跳。

    主子最近脾气又不好了!

    “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东大街万宝斋!”宿将吐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站起来。

    唉,命苦啊,有一个喜怒无常的主子肿么破?

    求换岗!

    暗卫们给了自家老大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统统移开了视线。

    啊哈,我们都很辛苦,老大您也辛苦!

    楼焰心眯了眯眼,狭长魅惑的凤眸夹杂着寒冰。

    景翼,皮痒了?

    暗卫们都不自觉地隐匿气息,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哦哦,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主子千万不要迁怒,千万不要……咦?人呢?

    ***

    穆心瑜站在万宝斋前,停下了脚步。

    景翼温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怎么,不进去看看?”

    穆心瑶咬牙切齿地站在一边,脸色越来越苍白。

    穆心瑜心中好笑,故意柔声问道,“妹妹可是脚上还疼?要不,去医馆找大夫看看?”

    穆心瑶却将目光怯怯地看向景翼,带着点求助的意味,“四皇子,我可不可以……”

    “穆二小姐若是还能走路走,便去吧!”景翼面无表情,声音依旧淡淡的。

    “可……”穆心瑶握了握拳,“我的脚没事,姐姐不是要买些首饰吗?这万宝斋的东西都还不错,做工精细又实惠,咱们还是进去瞧瞧吧!”

    穆心瑶这是哪根筋不对了?

    穆心瑜看着她额头细细的汗珠,都疼成这样了,还不肯走。难道她真的喜欢上景翼了不成?

    可若是喜欢景翼,她不是该欲拒还迎,娇娇怯怯羞羞答答的吗?怎么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

    忽然想到了先前给穆心瑶把脉的脉象,穆心瑜心里一下子清明了起来。

    是了,她在向景翼要解药!

    这两个人,前世不是爱得轰轰烈烈,不容第三人吗?这一世,倒成为冤家了?

    穆心瑜看了她两眼,“真的没事?”

    穆心瑶摇摇头,“还是你的首饰要紧,妹妹没事的!”

    细碎的汗珠密密麻麻从她额头沁出,她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却依旧咬牙不肯走。

    还真能扛!

    穆心瑜不再管她,一脚跨进了万宝斋。

    背后的穆心瑶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掌柜的很有眼力地出来迎接,“哎呦,是穆二小姐啊,快里边请!”

    看来,穆心瑶是这万宝斋的常客。

    掌柜热情地招呼人倒茶,并将店内新进的货都拿出来让穆心瑶挑选。

    穆心瑶只淡淡笑道,“掌柜的还是先给我姐姐看看吧,是她要买首饰!”

    掌柜的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今儿穆二小姐怎么不太对劲?但他没管这么多,做生意嘛,谁买单,谁就是他的恩人。

    跟身边的小厮交代了一声,便将货品拿到了穆心瑜面前,给她介绍。

    穆心瑶看穆心瑜给掌柜的拖住了,笑着的脸终于崩塌,她看向景翼,哀求道,“四皇子,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姐姐带出来了,你,嗯……“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喉咙里多了一抹苦涩,心中一喜,忙更着喉咙将嘴里的药丸咽了下去。

    景翼眼里露出一丝不耐烦,冷声道,“这药丸只能暂时压制住毒性。若是日后你敢背叛本皇子,本皇子不介意让你死得痛快一点。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活命才是最要紧的。

    穆心瑜挑好了一款玉饰,刚回头,就看见穆心瑶那狼狈逃走的模样,好像身后有疯狗在追她一样。

    不由诧异,“我妹妹怎么了?”

    景翼淡雅一笑,“没事,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你挑中了哪一款?”

    那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那俊俏的笑脸,仿佛温柔得都能溺出水来。如果是前世,她一定会溺毙在他的温柔陷阱里,不能自拔。

    可穆心瑜知道,温柔只是他对付女孩子的一种手段,只要达到目的了,他便会露出本来面目,对着昔日呵护备至的人张开他的獠牙。

    “哟,老四也在这儿呀!”身后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

    接着穆心瑜就看到二皇子景蓝拿着他那骚/包的折扇走了进来,夸张地大喊。

    “哎呦,瑜儿妹妹,原来你也在,说说,看上哪款首饰了,要不要蓝哥哥帮你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