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2厌胜之术

052厌胜之术

    “啊,是第一公子!”

    “快看,真的是第一公子,好帅啊!”

    “啊,我要嫁给他!”

    “第一公子抱着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姑娘,呜呜呜,我不活了,原来公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咦?快看,第一公子抱着那姑娘飞走了!”

    “好羡慕哦,他们会去哪里?”

    原本在街上购买胭脂首饰的姑娘们沸腾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话里话外都是都这位第一公子的爱慕。

    景翼的眸色越发的深了,眼底的危险也是越来越浓,他计划了那么久,威胁穆心瑶带出她来,演了这么久的戏,甚至,他还不惜为她一掷万金,可如今却是被那劳什子的第一公子捷足先登么?

    想到此,景翼的面色都跟着黑了不少。

    二皇子景蓝悠悠地坐在一边,嘴角噙着戏谑的笑意,将景翼那满眼的不甘收归眼底。好似对穆心瑜被第一公子抱走这件事毫不在意,可细看之下,他带着笑意的眸底却盛满冰冷。

    这个第一公子,到底是谁?

    传闻他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师承名医医术超绝,这人平时带着金面具示人,只露出精致的下巴和红唇,武功高强神秘莫测,他出现的地方总会引起女人的轰动。

    可……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人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景翼看着早已没了身影的第一公子,又或者说,他在看穆心瑜被别的男人带走,那渐渐离他远去的身影却无能为力,长袖下的拳头紧紧握住。

    原本,他只是想先哄骗她的感情,让她交出那个东西,可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穆心瑜是他看上的猎物,属于他的东西,没人能夺走。

    就算那人是第一公子,也不行!

    只是,一想到穆心瑜买的那些东西,他就觉得心头隐隐泛疼。

    带着几分疑惑思索,穆心瑜不过是个乡下的丫头,选中的东西都是质量最好价格最昂贵的。她是认为朴素而选中了这些,还是说,她的眼光真的很独到?

    神游了好半晌,他才收起眼中的凌厉,再次恢复了那个平静少言的四皇子模样。几分高贵,几分落魄的忧郁,却偏偏独有一番气质,倒叫众多女子扼腕叹息。

    可惜啊,偏偏是个不得宠的残废!

    ***

    黑暗,冰冷。

    穆心瑜仿佛又回到了前世那个残酷的牢笼里,她抱着身子瑟瑟发抖,无助彷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惨死却无能为力。

    她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是徒劳。

    眼角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湿了脸庞,却痛了别人的心。

    “她到底的得了什么病?”为何他把脉不出来?

    楼焰心一把揪住老头的胡子,眼底有些发狂。

    “哎哎哎啊,放手,疼死老头了,是厌胜之术!”

    这老头一身邋遢,不修边幅,头发乱糟糟的,眼底却是异常的精明。如果穆心瑜是醒着的,她一定会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她前世死缠烂打拜的师傅,那个她口中的老叫花子。

    楼焰心面色带着几分凝重,“傅老头,本公子警告你,要是你敢医治不好她的话,你这胡子就别想要了!”

    老头扯回他的胡子,一脸心疼地翻翻白眼,“哎呦呦,知道了,她又不是你的谁,那么紧张干嘛?”

    “她是我媳妇儿!”

    “扯吧你!”

    “很快就是了!”

    “扯吧你!”

    “你再说一遍试试?”

    冰冷的气息在周边蔓延,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干架,楼焰心顺势又揪住了老头的胡子威胁道,“哪来这么多废话,胡子还要不要了?”

    “得,得,得,我治,我现在就治!”老头嘟囔一声,小心翼翼地从那“罪魁祸手”下解救出自己的宝贝胡子。

    他对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唯独两样逆鳞不能碰!

    一个是他的胡子,另一个是他的食物。

    也就只有楼焰心了,这要是别人碰了他的胡子,他保证可以让那个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碰他逆鳞的人却让他无可奈何。呜呜……为什么他打不过楼焰心啊!

    “还不快点!”

    “这不是在看嘛!”傅老头眯着眼,单手捻着胡子,单手捏着穆心瑜的脉搏,一会儿在她的几个穴位上扎几针,一会儿又埋头把脉。

    隔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

    “怎么样了?”

    “……”

    “到底怎么样了?”

    “哎哎哎疼,小心胡子,小心啊你这个不孝徒,你欺师灭祖啊?”

    楼焰心忍着心头怒火瞥了他一眼,“非得逼本公子动手!”

    老头放下穆心瑜的脉搏,叹息了一声,那模样,好像穆心瑜患的是绝症。

    楼焰心随着他的摇头叹息,一颗心都碎成了渣,坠痛坠痛。

    瞧徒弟这死人样儿,老头儿实在看不过去了。

    “哎,我说,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你了?长得瘦不拉几的,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好吧,脸蛋还行。那什么,老头儿觉得,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她吧,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楼焰心冰冷的刀子眼甩过去。

    “得,我还说不得了?就你这样的,迟早……咦?咦?醒了?”

    穆心瑜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楼焰心心念一动,一把扑过来,欣喜地抓着她的柔夷,“怎么样了,身子可还好,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穆心瑜不喜欢别人的触碰,忍着身上的不适,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抽不动。

    嘴角几不可闻地抽了抽,便放弃了。

    “这是哪里?”她记得,自己昏迷之前,是跟景翼他们在一家胭脂铺里来着。然后,然后她忽然心口痛,再然后,她就不省人事了。

    怎么一醒过来,就换了个地儿?

    她打量了下四周,破烂的茅草屋,屋内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张床,简陋得就像个乞丐窝。

    这场景有些熟悉。

    穆心瑜心思转了转,蓦地睁大了双眼。

    这是那个老乞丐的窝,咳咳,家?

    心念几番流转,目光最终定在了老头儿的身上。一身破破烂烂的黑不溜秋的衣裳,头发像个鸟窝,眼睛是她印象里的贼精,而那胡子,他最在意的胡子,长长的灰白的,梳理整齐一丝不苟。

    穆心瑜难掩心中的激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头儿,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全然没感觉到,这屋里的气温正在骤然下降,还有越来越低的趋势。

    “咳咳,姑娘别这么看着我啊,咱俩不熟!”没看见这屋内有人要将人冻死了吗?

    “我怎么了?”穆心瑜氤氲的眼眶里雾气迷蒙,心口的刺痛似乎隐隐又犯了。

    楼焰心心头一紧,一把挤开老头尖叫道,“别激动,是厌胜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