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3她要拜师

053她要拜师

    “厌胜之术?”穆心瑜脑海里不自觉地闪现出穆心瑶在屋里用绣花针扎小人的情形。

    可上一次,她明明不会痛啊!

    为何这次,她会感觉丢了半条命似的?

    楼焰心看出了她的疑惑,热心肠解释道,“厌胜之术其实就是苗疆的巫蛊之术,他们世代以巫术和蛊术为尊,你中的便是其中的巫术。”

    “巫术?”穆心瑜更不解了。这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楼焰心看她眼底闪过的一丝怀疑,也没深究,笑了笑继续道,“中巫术者,必先取目标身上一物,辅以施巫者特制的符水,业火一起点燃,同时在目标人偶身上贴生成八字,并在人偶心口针刺,方可生效。想来,对你施巫的人,定是熟人!”

    穆心瑜心头剧烈跳动,黑乌乌的眼珠子里燃气熊熊烈火。

    穆心瑶,她居然有这本事!?

    到底是谁在帮她?

    那个巫婆!穆心瑜猛然想起穆心瑶口中所说的那个能够恢复她清白的人,眼底一下子变得意味不明。

    不过,这个楼焰心,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而且,自她重生以来,院子里的防备严谨,别人又如何能拿到她身上的东西?难道……

    “是你的头发!”楼焰心张张红唇,轻声道出了她的猜疑。

    是了,今天穆心瑶执意要带她出来,而且还同乘一辆马车,这期间她有很多机会可以弄到自己的头发。

    她的眸子中划过了几分了然,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幽深地盯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人看。

    楼焰心饶有兴味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露出一个自认为可以颠倒众生的笑,道,“这样看着我作甚?莫非穆大小姐被本公子的美貌迷住了,看上我了不成?”

    刚刚穆心瑜所有的情绪,他可都是看在眼中的,那里面的波动倒是让楼焰心的兴味越发的浓了。

    他就知道,他看上的人,不会那么无趣!

    脸一抬,索性大大方方任她打量。

    四目相对,穆心瑜有种撞入旋涡的感觉。

    在她的印象中,九王爷深居简出,一直不曾露面过,前世她甚至没有见过他。

    楼焰心今天穿的是那身梨花白的袍子,就是上一次在花灯会上强硬地“救起”自己时穿的那身。

    据闻,梨花白,是第一公子的独有品味。就好像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梨花香一样,接近了,会让人疯狂。

    他本就是一个长得让所有女人都疯狂的人,足够狂妄!

    他的唇瓣始终都是勾起的,连着星眸都带着笑意,她甚至还记得当初在湖心楼的某一处,他在外间洗澡,看到她出来时那明媚的笑意,在夜间看起来,竟然格外的明亮。

    第一公子从来都是一个随意的人,只是穆心瑜的心中难免是有些惊讶的,他明明是第一公子,为何又会成为了九王爷。

    九王爷,可是最厌恶白色的!

    一个是落入人间的天使,纯净,美好,所有人都仰慕的高高在上。

    一个是传闻中冷酷,霸道,嗜血残忍,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

    眼角的余光扫过放在一边的金色面具,他是怎样将两种不同的风格演绎在一起的?

    楼焰心饶有兴味的看着穆心瑜,仿佛她脑海里运转的每一次思维,都会被他识破。唇间的笑意,越发的浓了。

    两人的视线相互胶着,四周好似有雷电噼里啪啦的声响传递,氛围一时竟是不尴尬,反而多了丝和谐及……暧。昧?

    楼焰心看着他的眼,几乎是发自内心的一众赞美,不知不觉脱口而出,“你的眼睛,很漂亮!

    穆心瑜呼吸一滞,她还记得,前世洞房花烛夜,景翼曾经说过同样的话,“你的眼睛,很漂亮!”

    而今日,楼焰心对她再一次说了这一句话,却让她生出两种不同的感觉。

    或许,她的心再经不起一丝涟漪了吧!

    楼焰心被她那突然间变得无欲无求的目光噎住了,心塞得厉害,眸光潋滟流转,试图用摄魂术撬开她紧闭的心扉。

    穆心瑜也不惧。摄魂术?又用这一招?

    漂亮的琉璃眸回敬了过去,两人互不相让,皆不肯在这一场无声的战役中首先屈服。

    “哎呀呀,羞死了,羞死了,这么明目张胆地眉目传情,老头儿要长针眼了啊!”

    傅老头哎呀呀叫着,捂着眼睛,却张着大大的指缝偷瞄,那古灵精怪的小眼睛,逗得穆心瑜噗嗤一笑。

    她深呼吸了一下,目光重新变得平静,仿佛刚才与楼焰心的对峙根本就不存在。

    楼焰心专注地看了她几秒,深深觉得上天诚不欺我,女人心果真是海底针,叫人看不透。

    不过,他有的时间慢慢与她磨!

    “傅神医!”穆心瑜忽然认真地看着老头儿。

    呛得老头儿一口口水卡在了喉咙里。

    什么?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我还知道老头儿最喜欢的就是美食,最宝贝的就是你的胡子!”穆心瑜盯着他的胡子,笑意很浓。

    老头儿而却脸色一变,“不,不可能,你怎么知道?”

    他内心咆哮,又一个知道他弱点的人了,他一定会被吃得死死的!

    “我要拜师,请傅神医收我为徒!”穆心瑜却曝出一句更让老头惊悚的话。

    “什么?不行!”一个楼焰心他都招架不住了,再来一个……

    “难道傅神医想让世人都知道您的窝点在哪里?”穆心瑜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一点都不觉得欺负一个老头儿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

    傅神医最怕的就是被人骚扰,被世人拉拢去为某个当权者当牛当马。不干,打死都不干!可这可怕的小女娃,居然敢威胁他?

    他好想去死一死,呜呜……别拦着他,给他一块豆腐!

    虽然她前世已经掌握了基本的医术,可……巫蛊之术,她也要学!这老头,看来还有很多私藏啊!

    看着老头痛不欲生的模样,穆心瑜精明的眼底神采奕奕,笑道,“我会做好多好吃的哦!”

    楼焰心看着她光彩照人的小脸,心里越发亮堂起来。

    他的小鱼儿,终有一天,会站在高处,与他一起,俯瞰天下。

    老头儿一听有好吃的,立即狗腿地谄笑道,“哎呀呀,我愿意,我愿意!”

    不就多一个徒弟吗?有什么可怕的!老头儿沾沾自喜地想着。

    不成想,以后的日子,不要说美食了,就连他最宝贝的胡子,也惨遭毒手。简直是人间惨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