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4上门求婚

054上门求婚

    穆心瑜很开心,今天这一趟出来,终究是没有白费。

    至于楼焰心,穆心瑜自动屏蔽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除非,他有所求。她猜不透他的想法,或许,猜透了,不想去明白。

    上一世,她伤得太痛,体无完肤。

    这一世,她不会再交出自己的真心。

    她能做的,就是等着谢靖回来,回报他上一世的恩情。也许,嫁给他就是她今生最好的结局。

    想到今日穆心瑶带她出门的目的,穆心瑜心中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也许她身上有景翼所求的东西。

    但那个东西,是什么?或许她该好好想一想,前世景翼的某些行为了,说不定能找些蛛丝马迹。

    脑子里乱七八,一时没有头绪。

    穆心瑜甩了甩头,既然想不透,那便不要再想了,不管怎么样,现在她和楼焰心也算是师兄妹了,他只要不掺和自己要做的事,她就不用理会。

    几番思量后,穆心瑜便要回去了。

    紫丹按照她的吩咐出去抓药,回去后找不到自己该着急了。

    “我送你!”楼焰心知道她不能再外边多待,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穆心瑜想起上次去参加花灯会时,那辆奢华大气的马车,嘴角抽了抽,“不用!”

    一会儿回去被人看到,说不定又得出什么幺蛾子。

    她现在不想惹事,只想静静地在自己屋里研究一些毒药出来防身,卖钱。

    楼焰心看着她怀里抱着的那几本毒经和关于巫蛊之术的典籍,也不给她多说话的机会,抱起人就走。

    抵不过楼焰心的强迫,穆心瑜由着他用轻功带自己回了穆府。

    天色不早了,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穆心瑜只静静地闭着眼,想着回去之后可能会面对的情形。

    “到了!”

    等到穆心瑜张开眼睛,她人已经落在了自己院子里。心底不由对楼焰心的轻功暗暗佩服,头也不回,直接就跑了进去。

    楼焰心苦笑着摇摇头,叹息一声:唉,路漫漫其修远兮,追妻路还有一段要走啊!

    脚下轻点,人就不见了踪影。

    紫丹从耳房跑过来,惊喜道,“小姐,你可回来了,吓死我了!”

    “出事了吗?”穆心瑜眉头一拧。

    “没有,是三皇子和那个刘熠来了!”紫丹摇摇头,“老爷正在前厅招呼他们呢,他让小姐快洗漱洗漱,过去会客!”

    “让我过去?”穆心瑜不懂了,这个三皇子不是一向厌恶她的吗?怎么会叫她过去?

    至于刘熠,穆心瑜眯了眯眼。该来的终于来了!

    洗漱完毕,穆心瑜交代紫丹出去一趟,将今天买的首饰全部原价卖回给店家。若是她猜得没错,那些都是二皇子的私人产业,而且她今天间接地帮了他要价,他一定会同意的。

    交代完,穆心瑜就带着院子里的另一个丫鬟去了前院。

    前厅,老夫人也在,据说穆远山被揍得面目全非,穆心瑜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家老爹那张脸了。

    院子外面,摆了几担红绸扎起来的彩礼,架势挺足!

    穆心瑜勾唇,一进来就听到刘熠那特有的声音,语气里暗含讽刺与嘲弄。

    “穆老夫人,我与府中的四小姐情投意合,请老夫人成全我们!”

    “不,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刘熠,你死了这条心吧!”

    穆盈的眼睛红红肿肿的,已然是哭过了。

    “哼,嫁给我?你倒是想得美!”刘熠厌恶地翻翻白眼,“你以为自己倾国倾城,还是风华绝代?告诉你,你连给老子提鞋都不配!”

    “你……”穆盈绝望地扑倒在穆老夫人身上,“祖母,呜呜……盈儿不要嫁给他,他是个坏人!”

    “嘿嘿,坏人,小娘子已经尝过爷的滋味了,自然是知道爷是个怎样的坏人了!”刘熠一改正经的模样,恢复了他纨绔子弟的痞性。

    穆老夫人气得黑色发黑,却又无可奈何。

    能怎么样?

    若是刘熠没有那么快来提亲,她倒是可以先给盈儿定下一门亲事,然后将这件事赖在穆心瑜身上。可偏偏,刘熠却在今天陪三皇子一起过来,还将穆盈失。身与他这件事捅了出来。盈儿就算是不想嫁也得嫁了!

    盈儿已经没了清白,以后就算要嫁个好人也是不可能了,还不如趁着现在提些要求,让刘熠以后对盈儿好一些。

    “老夫人,聘礼我已经带来了,到底要不要嫁,你看着办吧!”刘熠看着老夫人和穆远山那漆黑如锅底的脸色,心里一阵暗爽。

    “盈儿……”穆远山是个明事理的,他看了身旁一直不说话的三皇子一眼,知道他是过来给刘熠撑腰的。

    由衷劝道,“嫁给刘公子也没什么不好,再说了他是卫国公府的长子,你嫁过去将来就是国公府长媳,你……”

    “爹爹,女儿不要嫁给他,呜呜……女儿不要嫁啊!”这个刘熠就是个变态,到时候,能不能拿到当家主母的大权还难说,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嫁过去一定会被弄死在床。上的!

    穆盈想起上次在湖心楼自己被绑着玩弄的情形,身子就不由地抖了抖。

    “嫁不嫁可由不得你!”刘熠躬身给老夫人行了个晚辈礼,“老夫人,聘礼礼单我已经带来了,您看下是否妥当?”

    他身后的一个小厮上前,递上一个红皮烫金字的礼帖。

    老夫人嘴角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接过礼单一看,脸色却僵了下来,“这……会不会弄错了?”

    一般正经人家纳聘的礼单,都是正规的十六抬,可这里单上写的,分明就是六抬。她以为是下人弄错了。

    可留意却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不过就是一介庶女,本公子纳个妾而已,能给聘礼已经是看在穆尚书的份上了!”

    老夫人心头吐血,可碍于三皇子的面子,又不敢发作,只能将喉头的腥甜吞回肚里。

    看老夫人黑掉的脸,刘熠得意地甩开折扇,凑上前细声道,“若是老夫人愿意让穆大小姐嫁给本公子的话,本公子就可以跟贵妃姑姑说说情帮四小姐找门好亲事……”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只有穆老夫人一个人听得见。

    老夫人虎躯一震,眼底全是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