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5自作多情

055自作多情

    刘熠说完,退开了两步,对老夫人拱拱手,“老夫人,我说的话,您可要好好考虑考虑哦!我们走!”

    穆心瑜站在门口,冷眼看刘熠唱戏。

    刘熠自然也看见了她,给了穆心瑜一个暧。昧的眼神,他忽然回头,对老夫人说了句,“对了,三天,最多三天,本公子便会让人来接四小姐!”

    穆心瑜一脚跨了进去,却总觉得刘熠最后对老夫人说的那句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在里面。

    她温顺上前先给三皇子行礼,并没有屈膝,只是微微完了弯腰,“臣女参见三皇子!”

    三皇子神色淡淡地看着她,若仔细看,却能看见他眼底的厌恶和不屑,“免礼!”

    接着穆心瑜才分别对穆老夫人和穆远山行礼,“拜见祖母,拜见爹爹!”

    老夫人神色异常,她看了穆心瑜好一会才道,“起来吧!”

    “谢祖母,不知父亲唤女儿前来所谓何事?”穆心瑜起身,微微垂头面对着穆远山。

    穆远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高高肿起,左眼还黑了一圈,十分滑稽。看来,那些地痞下手可不轻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三皇子有话要问你!”

    穆心瑜忍住笑抬头,似乎才发现穆远山的伤似的,怯怯地关心道,“父亲,您,可还好?”

    穆远山扯扯嘴角,不自然地别过脸,“为父没事,三皇子……”

    他看了眼三皇子,穆远山被看得很尴尬,脸上的伤似乎又隐隐作痛起来,恨不得马上离开。

    三皇子从穆心瑜进门开始,便一直在打量着她。

    心想穆心瑜果然从小在庄子里长大的,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视线上移,三皇子将目光定在她娇嫩的脸上,肤白皮细,素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装饰,头上仅用一根发钗固定,一袭白裙浑然天成。

    是个美人儿,可惜心思太过龌龊,刚回到府里就敢公然跟野男人私奔,若不是瑶儿告知,他还被蒙在鼓里。她竟还敢在花灯会上恶毒地推瑶儿下水,分明就是蛇蝎心肠。

    这样的女人,不配站在他的身边,成为他的皇子妃,更遑论以后还要统领六宫,母仪天下。

    只是……母妃的心思,他又不得不遵从。

    他喝了口茶,收起眼底的打量,看向老夫人,“老夫人,穆大人,本皇子有些话想单独对穆大小姐说,你们……”

    穆远山早就恨不得快点离开了,听见三皇子的话,立马起身和老夫人一起离开。

    老夫人没说话,离开前,看了穆心瑜一眼,眼底闪烁着某些坚定的光芒。

    穆心瑜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老夫人两人走后,三皇子并没有着急着说话,而是端起茶杯,悠悠地喝着茶。

    瞥了一眼穆心瑜,只见她低着脑袋,瘦弱的身子笔直站着。

    三皇子眼中闪过一丝蔑视,他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幅做作的恶心模样。当初母妃让她娶她,他就不同意。可如今……

    三皇子敛去心头那一抹不甘,正了正身子,似乎在沉思怎样开口,又似乎等着穆心瑜先忍不住开口询问,这样他待会儿才好拿捏住她。

    **

    “娘娘,奴婢担心……”凝贵妃闭幕躺在贵妃椅上,她身边的嬷嬷给她捏着小腿。

    “不用担心,皇儿知晓皇位和女人哪个于他更重,他知道如何选择。”

    “可是,三皇子根本就不喜欢哪个穆心瑜,而且,他还心系穆府的二小姐,一心想娶她做正妃。奴婢是怕三皇子语气不耐烦,惹了穆大小姐不高兴。”

    闭眼的凝贵妃转了个身子,叹息一声道,“三皇子是本宫生的,没人比本宫更清楚他的脾性。本宫的话,他不会不听。”

    嬷嬷捏着凝贵妃小腿,不做声了。

    她从小看着三皇子长大,三皇子的脾性,他看不上的人,是绝对不会娶的,就算是侧妃,妾室,他也一样态度明确。

    凝贵妃睁开眼,坐起来,嬷嬷将桌上的水晶糕递了过去,凝贵妃眉头微蹙,摆摆手,“算了,吃不下!”

    那个穆心瑜,她也是看不上的,容颜太过艳丽,心眼儿也多。湖心楼那一次对峙,她输得彻底,这样的女子显然不能小觑。

    “娘娘,就算三皇子肯放下芥蒂,穆心瑜只怕也是不肯的!”嬷嬷顿了一下,继续捏着。凝贵妃嗯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被捏的舒服了,还是别的什么。

    “要不,娘娘,咱们找人把她……”嬷嬷放下手中的活儿,眼神变得阴狠毒辣,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凝贵妃明白她的意思,摇摇头道,“当年昭阳那个贱人能够将东西藏得那么深,如今就算在穆心瑜身上,也是不好找的!”

    她顿了顿,“若是她不肯,那么,她的命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凤凰令,当年的雪域城邦帮主送给昭阳公主的出嫁礼物,那可是一个很大的香饽饽。这东西若是拿到手了,皇儿成功的胜算可就大很多了,她一定不能让它落在别的皇子手上。

    等了许久,三皇子有点不耐烦了,他放下茶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穆心瑜温顺地站在一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她今天也奇怪,以三皇子对她的厌恶态度来说,能好脾气地坐在这里等她说话,简直是天上下红雨了。

    他肯这样“屈尊降贵”,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三皇子,若是没什么事的话,臣女就先告退了!”老头儿给她的蛊虫还没处理呢!

    穆心瑜站直了身子,准备迈开步子就走。

    “等等!”三皇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穆心瑜,用施舍的口吻道,“你不是喜欢本皇子吗?本皇子可以给你一个侧妃的位置!”

    侧妃?

    就算你给的是皇后之位,我也不稀罕!

    穆心瑜好像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唇角微扬,潋滟出一枚绚丽的花。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三皇子见穆心瑜笑了,以为她答应了,唇角扬起一股轻蔑。

    自作多情!

    穆心瑜却是冷嗤了一声,“三皇子,你哪只眼睛看出本小姐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