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7其人之道

057其人之道

    三皇子对自己厌恶至极,忽然间要要娶自己,定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大费周章。

    是以,穆心瑜在拐角处等穆心瑶进去之后,脚下一点就轻松跃上了屋顶。

    不想,果真让她听到了某些东西。

    只是,这凤凰令,又是什么个玩意儿?

    前世她嫁给了景翼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跟自己讨要,莫非这个东西当真是因为她的重生而另外出现的?

    而且,她身上也没有啊!

    穆心瑜想不通。

    她进了自己的屋子,关上门,紫丹已经在里面等她了。

    “小姐,总共换了三万两!”

    这些首饰,原价是两万五,被景蓝和穆心瑜刻意的抬价,生生多了一倍。景蓝肯多给自己五千两,看来还是挺上道的。

    穆心瑜笑了笑,将银票收入怀中。

    “你守在门外,待会儿不管发生何事,都不要进来。”

    穆心瑜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子,里面装的,正是老头儿给她的蛊虫。

    此蛊名为“噬心”,是用主人的心血精养而成。

    她打开**盖,一缕青烟飘出,真个屋子瞬间被一股冰寒之气笼罩。

    穆心瑜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地将蛊虫从**子里倒出。

    浑身透明的一只虫子,胖乎乎的在她的手心里如东。若是以往,穆心瑜早就惊吓地将虫子丢在地下踩成一滩烂泥了。

    今日,她却是好奇地盯着着虫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恶心感。

    “噬心”长着两只黑乎乎的“眼睛”,身腹下有无数纤细的小足,正一点一点地在她的手心里“爬动”。

    感觉到穆心瑜的视线,它的“眼睛”看了过来,几不可闻地抖了几下,然后,趴着不动了。

    穆心瑜心中诧异,莫非这虫子知道她在看它?

    她伸出一根手指,点点它胖乎乎的身子,“我没有恶意,你别怕!”

    谁知,这虫子抖得更厉害了。

    “你怎么了?饿了?”

    老头将“噬心”交给她的时候曾说过,此蛊是蛊王,只喝主人喂养的鲜血。

    穆心瑜苦恼了,还怎么喂它?直接割破手指给它喝血?

    那画面,想想就恶寒。

    只是,当她试着划开了自己的手指,不等她将手指放到蛊虫的面前,它便自动窜到穆心瑜的手指上,抱着她的拇指头用力的吮吸。

    穆心瑜惊悚了,这,这,这只虫子还会主动找“食物”?!它会不会把自己的血全部吸光?

    然而穆心瑜的担心多余了。

    小噬心吸够了血,就自动停止下来,抱着她的拇指头打着饱嗝。不知是不是错觉,穆心瑜总觉得这虫子刚才看自己的眼神非常温柔。

    温柔?虫子?

    难道她眼花了?!

    穆心瑜近前了仔细看了看,她没看错,呃,这只小虫子确实是在非常人性化地打饱嗝,然后一脸满足地就地摊开……睡着了?

    紫丹在门外有些担心,屋内寒气太盛,连她在门外都受不了,小姐到底在干嘛?

    不过,一想到小姐的交代,她又放下心来。

    算了,小姐自有打算。

    穆心瑜盯着它的肚子看了许久,确定这货确实是睡着了,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回**子里,然后用绳子系上,打了个结,挂在了脖子上,藏进里衣内。

    蛊虫一收回**子,屋内的寒气便骤然消失,紫丹终于松了口气。

    妥妥的保管好。

    傅老头说了,这东西不仅要温养,还要娇养,惯养,把它当祖宗一样呵护备至,时间长了,它才会听你的话。

    至于多长时间?

    那得看养蛊人个人的造化了。

    若是“噬心”能够很快与你“心有灵犀”,那么等半个月它第一次蜕壳之后,便能派上用场了;若是不能,呵呵,那就看它的心情吧。

    这只蛊虫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害她还以为要面临恶心、毒丑等问题,纠结了好一阵子呢!

    不过,有一个大问题。

    “噬心”报复心强,若是主人对它不好,它会反噬。嗯,具体会怎么反噬?呵呵,老头儿表示,他也不知道,这只小虫子他才养了几个月,一开“虫眼”就被送给了穆心瑜,他都还没研究透彻呢!

    关于“噬心”的具体用法,穆心瑜目前还没研究,反正还有半个月它才正式成长起来。这段时间先研究研究关于巫术是怎么回事吧!

    穆心瑜轻呼一口气,拿起了一本《巫术之巅》认真看起来。这里面有很多傅老头的多年心得,备注十分之详细,解读起来一点也不费劲。

    她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那所谓的“小人”,上面有一个标注:被施巫者的生辰八字,贴身事物、银针刺膻中穴等等。

    后面还提了施行的具体方法,果然是跟楼焰心讲得一模一样。

    当看到必须以施巫者的心头血为引子时,穆心瑜笑了。

    傅老头曾说过,任何使用心头血的巫蛊之术,都是最厉害的术法,但有一个弊端,便是一个不小心,都会被反噬。

    看来穆心瑶对她当真是怨恨之极,连心头血都用上了。

    穆心瑜从头看到尾,将第一页的精华略略掌握了,她伸了伸懒腰喊道,“紫丹,进来!”

    在门外打瞌睡的紫丹脑门一响,忙推门进来,“小姐!”

    穆心瑜与她咬耳朵,“你去……”

    紫丹睁大眼睛,点点头,“小姐,我一定会小心谨慎,不被发现的!”

    不一会儿,紫丹便拿回了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打开,里面正是上次穆心瑶扎的小人偶。上头有一张纸,写着穆心瑜的生辰八字。

    紫丹嘴唇动了动,想要伸手去拿。

    “别动!”

    穆心瑜伸手揭开那张纸条,紫丹才发现那人偶身上,竟是密密麻麻插满了绣花针。

    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二小姐太可怕了!居然诅咒小姐!

    穆心瑜冷笑着将那纸条上的生辰八字改成了穆心瑶的。说来也是巧合,她们俩的生辰八字,居然只差一个字,改好了之后,穆心瑜咬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染在那人偶的心口处,并重新在膻中穴另外插上了一阵绣花针。

    穆心瑜眸中幽光闪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穆心瑶,这是你该得的!

    而此刻正和三皇子浓情蜜意的穆心瑶,忽然觉得胸口憋闷,心头似乎有无数尖针细细密密地刺进来,一时头晕目眩。

    三皇子原本是抱着她的腰肢,想要一亲芳泽的,却看她突然额头冒冷汗,脸色也由原来的红润变得苍白,唇上血色全无。

    “噗——”一口鲜血喷到了他的脸上,怀中人儿晕了过去。

    “瑶儿!”

    与此同时,某个客栈里,身黑衣斗篷的女人也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她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