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59踹回一脚

059踹回一脚

    穆心瑜瞥了一眼她背后的紫丹,见她嘴角有一丝血迹,穆心瑜怒了。

    “她打你了?”

    视线定在紫丹身上,穆心瑜看见了她肚子位置上的那一枚脚印,很深。

    显然是很用力。

    穆心瑜染怒的眸子看向穆心瑶,穆心瑶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有些娇柔,眼角还有泪痕点点。

    这个黑心的白莲花,居然还在跟她演戏。

    “姐姐,她不过是个奴才,居然……啊!”

    怎么会这样?

    穆心瑶捂着肚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穆心瑜。

    她不是一向软弱无能的吗?前几天她随随便便骗她一下,她就出门了,今早绿翘来报,穆心瑜又被丫鬟欺负了,她还相信了。

    她一直以为,穆心瑜就该是这个样子,软弱怯懦,一辈子被欺负。

    可是,这是怎么了?穆心瑜居然敢踹她?

    她居然敢?

    只是她似乎忘了,自打她从破庙里回来后,周三的事情,花灯会上发生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没有哪一件不是被她轻而易举化解了,甚至还报应在了自己的身上。

    “穆心瑜!”穆心瑶也怒了,她猩红着双目,趴在地上怨毒地瞪着穆心瑜。

    她长这么大,从来还没有人敢踹她。除了四皇子那个变态!

    “你没事吧!”此时穆心瑜已经将手中的一**跌打药塞到了紫丹的手里。

    她冷着脸,冰冷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穆心瑶。

    她的这个妹妹,果真是不打就不长记性。

    还以为她像前世一样好欺负?

    不了,她不会再忍让,心底的怒气不发泄出来,又怎么对得起自己重生一回?

    眼看着江南水患的重建工程已经提上了议程,皇上最近都在忙碌怎么处理水患后的问题。景翼很快就会重新站起来,借此机会崭露头角。

    她又怎么能给他喘息的机会呢?

    而且,西北战事就快结束,平西大将军谢靖很快就会凯旋归来。

    所以,她要加快对付那些仇人的步伐,以最快的速度让他们得到报应,然后,嫁给谢靖,报答他一世相护。

    她,不愿再等了!

    从此刻开始,别人怎么对她,她就怎么还回去。绝不手软!

    紫丹摇摇头,很感激小姐对自己的保护。看到穆心瑶那嗜血的目光时,下意识地将小姐护在了身后。

    这一幕,让穆心瑜很是感动。

    她推开紫丹,让她站在身后,以一副决然的姿态站在她的跟前,居高临下面对着穆心瑶。

    此刻的她,仿佛深宫之中经历过嗜血斗争胜利而出的贵人,高贵,霸气,让人不自觉地想要臣服。

    绝对的优势。

    穆心瑶一下子想到了凝贵妃的样子,她从未看到过她这样的气势,一时竟被唬住了,愣了好半晌,她想起来才张了张口。

    “穆心瑜,你居然干打我!”

    “我凭什么不敢打你?”穆心瑜挥挥袖子,“论长幼,我是大姐;论嫡庶,我是嫡长女,无论哪一点,我都有资格教训你!”

    她的话,掷地有声,字字句句诛着穆心瑶的心。

    嫡长女!

    永远是穆心瑶最不想触及的逆鳞。

    从小母亲就告诉她,穆心瑜的母亲才是真正的穆府夫人,而她,不过是个继室。若论身份的尊贵,她一个继室之女,是比不上真正的嫡女的。

    所以,她恨穆心瑜,她要毁了她,她设计让祖母发疯,嫁祸到穆心瑜身上,她让母亲安排下人给穆子年下毒,她在父亲面前说穆心瑜的坏话,让父亲厌烦她,总之,她要抢走属于她的一切……

    她以前最恨的就是穆心瑜这张脸,可现在,她发现自己最恨的,就是她那张嘴。

    穆心瑜看着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心中是叹息的。

    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心机,手段都不如前世。可一想到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如实前世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被动挨打,任人欺凌。

    今天穆心瑶找来发疯,想必是为了凤凰令而来。

    穆心瑜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又记不住了。她摇摇头,想努力甩开那一层雾霭,目光染上冷澈,像裹着一层寒冰的幽潭,叫人望而生畏。

    “穆心瑜,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日所做之事!”

    那一脚着实厉害,穆心瑶根本就不知道穆心瑜其实是加上了五层内力踹出去的,只觉得腹部火烧火燎地疼。

    张口,竟吐出一口鲜血。

    “小姐!”

    下人手忙脚乱抬走了又昏迷过去的二小姐。

    穆心瑜眼前还在闪现一个东西模模糊糊,似一片金光,又似一张展开的羽翼,连穆心瑶离开了都没发现。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紫丹的手在她面前摇晃,唤回了穆心瑜的意识。

    其实穆心瑜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

    她扯出一抹笑容,“没事的,她们走了?”

    “嗯,小姐,你刚才好厉害,一脚就踹得二小姐脸色惨白!”紫丹吐吐舌头,“哦对了,那个小妹妹还在我房里,要不要给小姐带过来?”

    得到小姐的首肯,紫丹将小姑娘抱了过来。

    小家伙已经饿晕了过去,穆心瑜简单地给她喂了一颗固本培元的药丸,又细细的给她把了脉,这才发现原来小家伙是中毒了。

    紫丹担忧道,“没想到二小姐这么狠毒,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太过分了!”

    “不用担心,这点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穆心瑜简单地说了句,就拿出老头儿送给自己的银针给还自己解毒。

    这套银针她还是第一次用呢!

    “小姐,听说将军就快回来了!”紫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眼睛亮了亮。

    穆心瑜静心施针,继续听她道,“好像是半个月之后呢!小姐,你说,到时候他真的回来穆府提亲吗?”

    “他当初那样喜欢小姐,一定会的!”

    “对,他还把庄子里的嬷嬷和那些乡绅都抓起来了呢!”

    “小姐,你说他要是来提亲了,你会嫁给他吗?”

    “……”

    紫丹叽叽喳喳自己说个不停。

    穆心瑜脸上出了细细的汗珠,瞪她一眼。

    “不说话每人将你当哑巴!”

    紫丹吐吐舌头,捂住了嘴,在一旁看着,没有再说话。

    屋内呼吸声浅浅,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还有其他人?

    穆心瑜学过武功,能听出来这屋内还藏有人。

    她眉目一凌,“出来!”

    一身紫色衣裙的紫竹从屋檐上飞了下来,她噗通一声跪在穆心瑜跟前,眼眶发红,“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