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0无耻卖萌

060无耻卖萌

    皇宫,灯火阑珊。

    御书房。

    地上跪了黑压压一片,有朝臣,有皇子。

    一个折子朝着其中一个皇子飞了过来,正中额头。

    “混账,丢人,尽给朕丢人!瞧瞧你写的什么混账东西!火烧百姓?亏你还是我大夏的皇子,简直是荒唐!”

    他要的是江南水患的治理方案,而不是弄死百姓,弄死百姓江南就不再发生水患了吗?就不再发生瘟疫了吗?

    “混账的东西,朝廷花钱养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朕的?”

    江南水患不是今年才有,几乎每一年都会出现。朝廷每年都不断地投入巨资修建堤坝,却还是抵挡不住洪水的侵袭。若是放弃江南镇这片鱼米之乡,皇上又舍不得。

    一时陷入两难之中。

    那个被折子砸中额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

    其实,这也算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了。

    可,他能想出来,别人也未必不能想出来,这个法子前朝就有人用过,作用却不大,反而弄得百姓怨声载道,爆发了好几起暴力事件,甚至还引起了别国的注意。

    显然,这个法子是不可取的。

    简直是愚蠢!

    皇帝要的是真实有效的法子,是能彻底解除江南危机的法子!

    圣元帝捏着眉头,摆摆手,“罢了,先下去吧!”

    他闭着眼,往后背软椅一靠,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良久,就在安德鲁以为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圣元帝霍地睁开了凌霸的双眸,“谢靖归程何时?”

    圣上对谢将军的矛盾感情,安公公作为伺候了他半辈子的老人,是最熟悉不过的。

    “回皇上,谢将军三日前已从西关启程,快则半个月,慢则不过二十天便可赶回京都。”

    “嗯”皇上漫不经心地应着,“对了,老九似乎与谢靖的关系不错,以往听到谢靖回朝的消息,他都是第一个跑出城去迎接的,这次怎么这么安分?”

    安德鲁想说,我怎么知道?但跟前的人是这天下最高贵的人,是威严霸气的万岁爷,他哪里敢说,只能在心底吐吐槽罢了。

    见安德鲁没吱声,皇帝也没再问话,只专心地处理政事。

    “父皇……”

    书房外,有人在喊。

    皇上吩咐过,每天这个时候都不见人的。四皇子这时候过来干什么?

    圣元帝揉揉眉心,开口道,“放他进来!”

    景翼撩袍跨进了御书房,瘸着的左腿微微抬起,似乎踩在地上并不怎么用力。

    安德鲁惋惜地摇摇头出去,将门带上了。

    圣元帝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容貌俊美,体格健魄,脸上没有一丝儿子见到父亲的孺慕之情。

    圣元帝蹙眉,他已经很久没有召见这个儿子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用坐轮椅了?

    又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见自己是这么一副“你欠一百万两黄金”的死人脸了?

    晦气!

    视线定在他的左腿上,似乎是发出了一声浅浅的无奈叹息:偏偏这一条腿还是……

    四皇子抿抿唇,跪在帝王面前,倔强的目光里充满坚定,“父皇,儿臣有解决江南水患的办法!”

    圣元帝诧异地看向他。

    ***

    是夜,穆心瑜的小院子里。

    一身紫色锦袍的楼焰心邪魅而张扬,他妖异的脸上噙着浅浅的笑,魅惑地躺在属于穆心瑜的床榻上,单只手指勾起那绣梅花金丝缠枝的锦被一角,用力地嗅了嗅。

    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好香!”

    他翻翻身子,在床榻上滚了两下,一头蒙进了被窝里,深深地嗅着属于她的味道,然后时不时爆发出一两声诡异的傻笑。

    吓得暗卫们有些毛骨悚然。

    主子不会……有病吧?

    太不正常了!

    宿将在暗处瞪了那几个暗卫一眼,扶额,绝望地闭上了眼。

    这货他不认识,绝逼不认识!

    穆心瑜从外面回来,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屋子被人动过。

    鼻尖萦绕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异香,屋外丫鬟睡得死沉。

    一股恶寒从脚底往上升起,不用猜她都知道那是谁。

    她额上青筋跳起,撒开脚丫子,一脚踹开内室的房门,“楼焰心,你给本小姐滚出来!”

    楼焰心从被窝里钻出脑袋来,黑乎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门口火冒三丈的小女人,眼底闪烁着惊喜,“你回来啦!”

    表情像个等到丈夫归来的怨妇一扫幽怨。

    “砰——”

    宿将一个没忍住,从树上摔下来,捂着摔成八瓣的屁屁内流满面。

    呜呜……公子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跟人家说过话,人家,人家……再也不会爱了!

    穆心瑜眼皮直跳,忍着怒气,“滚下来!”那是她的床,她的,她的!

    “人家不要嘛!”榻上的妖孽撒娇。

    那声音,嗲得可以腻死人。

    穆心瑜顿感脊背一阵阴凉。

    不远处大夫人的锦绣阁似乎有响动,好像有人伸长脖子往这边张望。

    穆心瑜心底一盘冷水浇了下来,彻骨寒。

    她抖了抖身体,砰一声将门关上,冰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咬牙切齿,“你到底下不下来?”

    楼焰心的面色僵了一下,被窝里的身子动了动,穆心瑜以为他就要下来了,谁知……

    这家伙竟然只是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双肩还一抽一抽的,似乎在低低地哭泣。

    穆心瑜一脸黑线,上前一大步,站在床榻前,像是要亲自动手将人丢下榻。

    宿将诧异地望着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这个未来女主子已经到了情绪的边缘,随时都很有可能失控。

    这时,楼焰心却突然翻转过来,面对着穆心瑜了,只是……

    这个眼眶红红,眼泪大滴大滴地从脸颊滚落的萌物是谁?

    “小鱼儿,不要让我离开好不好,小焰焰很听话的!”

    他试图伸出手来扯一扯穆心瑜的胳膊,又不知道碍于什么,满面羞红的模样,将手缩了回去。

    “……”穆心瑜的头很疼。

    看到自家公子都这样出卖色相了,穆心瑜还是无动于衷,宿将的脑门也有些疼。

    不远处好似有个婢女朝这边走来,宿将一挥手,一条影子便朝着那婢女飞掠而去,很快那边便发出短暂的一声闷哼,然后又回归了平静。

    开玩笑,公子泡妞也敢有人来打扰,活腻了?

    “你到底下不下来?”穆心瑜满脸寒霜,说着就要动手去扯被子。

    “不要!”楼焰心泪汪汪的眼珠子里有一些惊恐,有一些羞赧,他扯着被角,忸怩道,“人家,人家没穿衣服嘛!”

    扑通扑通——

    外头响起了好几下中午摔落地的声音。

    人家,人家,人家……宿将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无耻,无耻!你明明没有脱!以上是中暗卫们的内心咆哮。

    穆心瑜脑门剧烈膨胀,指节处发出咔咔咔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