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1还好没碎

061还好没碎

    穆心瑜心里万分后悔没有在被窝里撒些药粉。

    这个无耻的家伙,越来越放肆了。

    不管了,哪怕暴露会武功的事实被发现了她也在所不惜,今日不打得他满地找牙,他还敢上房揭瓦了!

    她眸光一凛,右手指间寒芒闪过,几根银针咻咻朝着着那耍无赖的臭不要脸飞去。

    事情往往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楼焰心单手抄起身下的床单,几个回旋卷,将那银芒尽数回收。

    穆心瑜愣了有那么一秒,似乎是诧异自己的“绝招”会被人轻易破解。然而,不等楼焰心起身,她双目一眯,出掌就朝着床榻上的人扫了过去。

    只是,穆心瑜自认为的快速出击,在别人眼里,却是慢得微不足道,他一巴掌都可以拍飞。

    眼看着掌风就要扫到他的脸上,那人却是也愣了一秒,好似诧异在穆心瑜居然会武功。

    穆心瑜心中暗喜,不料手掌就要贴上那人的胸膛时,掌上的力道却忽然消失了。

    穆心瑜不信邪,再次凝聚内力,拼尽全力往他身上拍去。

    如此反复几次,穆心瑜额头冒出了惊异的冷汗。

    这人到底练了什么邪门功夫,她的内力出去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楼焰心几不可闻地扯扯嘴角。这么幼稚的三脚猫,居然还锲而不舍上了?

    ”……”扯着嘴角憋笑到内伤的暗卫们。

    公子,您老人家这么逗一个小姑娘,很有意思?

    宿将默默抹汗,公子的吸功**难道不是只用来对付外人的么?

    穆心瑜心中暗暗吃惊,将掌风收了回来。她咬着唇,双眉紧蹙。

    “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楼焰心亦收回手掌,笑得一脸邪魅。

    “……(⊙o⊙)!!”众暗卫们。

    公子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

    而且,您老人家笑得这么骚包真的好么?

    说好的节操呢?

    “……!!”穆心瑜。

    这个人,这个人,简直了……

    穆心瑜快气哭了。

    她跺跺脚,牙一咬,不管不顾地朝着身旁的柱子撞过去。

    楼焰心眉头一跳,他没想到这姑娘这么不经撩拨,眼疾手快地要出手去救人。

    哪料到,穆心瑜这只不过是声东击西而已。

    原本就有准备,见楼焰心毫无防备地过来救她,穆心瑜立即掉转头,将自己那要撞向柱子的脑袋生生扭过来对准了楼焰心的肚子。

    楼焰心一个不防,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了过来,想要刹车已经来不及,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等待她的脑袋撞过来。

    想着,好姑娘呵,胆子不小,居然敢戏弄欲他!

    要不是怕她受伤,一时心软,他才不会上当哩!

    不过,美人难得的投怀送抱,好感动有木有,好鸡冻啊!

    楼焰心内心歪歪着,一脸幸福,张开双臂犹如一个等待帝王临幸的妃子。

    臭不要脸!穆心瑜敛下眼底的狡诈,暗骂一声。

    有时候……杯具的产生就是太自恋导致的!

    宿将想提醒自家公子,这样盲目地张开双臂,想等着美人自投罗网投怀送抱的美梦,其实很不好。

    那迎来的黑乎乎的脑袋临场一变,一条大长腿飞速抬起对准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楼焰心只看见眼前美人儿大大的笑容。

    悲剧就那样发生了。

    “嘶……噢……嘶……噢……”

    看着自家公子那弓着身子,双手紧紧地捂住裆部,叫得一脸痛苦又**的模样。

    暗卫们顿感身下凉飕飕的,隐隐蛋疼起来。

    内个,他们应该没听错吧?好像听到了蛋碎的声音欸!

    穆心瑜脸上闪过一片狡黠,阴测测地盯着捂蛋打滚的某人,叉腰。

    “嘿,嘿嘿,嘿嘿嘿……”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彻黑夜。

    暗卫们心头一跳,纷纷捂住自己的下边,夹紧菊/花,屏息敛气,生怕自己也会像公子他老人家一样蛋蛋不保。

    楼焰心疼得屎都快挤出来了,脸色涨红地不断吸气呼气。

    好半晌,才缓过来。

    终是,似乎,好像,不那么疼了。

    可能,也许,大概,仿佛是……没碎的吧?

    楼公子十分惆怅。

    媳妇儿还没娶回来,难道就要面临让她守活寡的人间惨剧?

    他想了想,不淡定了。

    不行,他要好好检查一下。

    穆心瑜见他忽然就没事人一样站起来了,心头产生了强烈的诡异之感。

    呃,她刚才那一脚用上了几成内力,不可能没踹坏他的东西的吧?

    她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再来一脚,那边站得笔直的人却一动不动了。

    惊诧,咬唇,然后,脸色涨红,涨红,再涨红……穆心瑜的嘴巴终于张成了o字型。

    他,他,他在干什么?

    哦漏!

    暗卫们纷纷将捂在裆部的手抬起,遮脸。

    没脸见人了!

    他们家公子哎……

    不,这货绝逼不是他们家公子,绝不是!

    那个禽/兽,当着他们的面,当着小姑娘的面,在,在在在慢慢撩起袍子,一手抓住衣摆,一手当众脱……脱脱/裤子的禽/兽,绝逼不是他们的公子!!!

    暗卫们傻了。

    下巴掉了!

    三观毁了!

    节操碎了!

    难道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当着他们的面要将她怎么怎么这样那样了?

    人家姑娘看起来还没及笄啊!

    禽/兽!

    穆心瑜眼睛瞪得大大的,口干舌燥,喉头那句酝酿的“不要脸”还没说出口。

    楼焰心就抓着要掉不掉的裤头,扭捏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俊逸非凡的脸上似乎羞红闪过,非常不好意思般转过了身体,面向里边,精装的后背对着她,其中一只手一松,

    一只手仍维持着撩袍的动作。

    然后,低头,似乎在扒拉自己身上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穆心瑜浑身恶寒。

    在他转身那一刻便暗忖。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还没想个明白,就见眼前亮光一闪,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印入眼帘。

    “……”无耻!!!

    穆心瑜风中凌乱了,脸色爆红,爆红,爆红……

    “噗……”瞄了眼背对着他们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猥/琐事情的某公子,暗卫们震惊了。

    难道公子听到了他们的心声,觉得姑娘还太小,不太好意思直接扑倒,所以就用手呃……那什么,当场自我满足,是吧?是吧?吧?啊?

    楼焰心似乎没察觉在场少年少女们的玻璃心,兀自继续检查着,好容易,那挺拔的脊背终于放松,呼出一口浊气般,呢呢喃喃说了一句让穆心瑜彻底石化的话,“呼呼,还好没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