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3其事有三

063其事有三

    若是记得没错,景翼离开京都,是江南水患提上议程后的一个月。

    如今,不过才五天的时间而已。

    而且,他不是对自己感兴趣吗啊?凤凰令都还没到手,他怎么会选择这个时候离开,就不怕三皇子趁机而入,打动她的芳心?

    呸呸,她在想什么?

    凤凰令是什么还未可知,而江南那边的筹谋,可是加快他上位最有利最直接的办法,景翼怎么会那么傻,只盯着她这块肥肉?

    穆心瑜捏了捏拳,景翼一向高瞻远瞩,懂得取舍。

    这一次,居然就这样让他安然地离开京都了。

    她大意了!

    却如何能甘心?

    楼焰心盯着她不断变化的面部表情,微微拧眉。

    大概猜出她心中所想,却不知她为何对景翼有如此大的敌意。这一点让他心中很不爽,这种不能时刻知道她心中所感所受所疑所惑的感觉,真他么太糟糕了!

    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慢慢撬开她的心扉,解开她的秘密。知她,懂她,才能更好地护她,助她。

    对于此事,穆心瑜没有纠结太久,她还有后招不是么?

    想了想,穆心瑜朝楼焰心露出一个十分魅惑的笑容,甜甜道,“师兄~”

    楼焰心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差点坐不住,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穆心瑜巴巴望着他,美丽的双眸如水氤氲,实则心中忐忑。

    作为一个活了两世的女人,她大概是能感觉出来,这男人对她有某种暗含的情愫的,虽然浅得微乎其微,甚至他的接近可能带有某些功利性,但能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

    另外,他是她名义上的师兄,应该,会帮她的吧?

    握草,这丫头居然会对他使用美人计?

    楼焰心觉得鼻子痒痒的,貌似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就要喷涌而出。

    “江南水患,天灾横行,百姓有难,师兄可否跟师傅他老人家说一声,让他以傅神医的名头打入,啊不,拯救百姓于水火?”

    不能拉住景翼的步伐,那么她就扰乱他的计划好了!

    前世,景翼先是用雷霆手段镇压了百姓,后来瘟疫蔓延实在镇压不住,才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赤脚大夫,恰好对治疗瘟疫颇有研究,让他赢得了百姓的支持,为他后来的上位奠定了功不可没的基础。

    这一回,她出其不意,让神医提前出场,抢走他的名声,看他还怎么挣扎。她要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她要让他品尝,做什么都不顺心的滋味!

    穆心瑜那娇嗲的声线还回响在耳际,楼焰心暗暗摸摸心口,惊魂未定,哎呀妈,吓死宝宝了。

    面上却淡定如初。

    “咳咳,师妹放心,师傅他老人家那么深明大义,他一定会极尽全力解救百姓的!”

    老头儿若敢不去……

    胡子还要不要了?!

    穆心瑜会心一笑,她就知道,楼焰心是老头儿的克星。他的话,他一定听。虽说自己也能用他的胡子威胁他,但是她敢肯定,就算她押着他去了江南,老头儿也一定会借机逃跑的。

    唯有楼焰心……她能感觉的出来,老头儿对楼焰心不一样!

    而且,作为皇室的一员,九皇叔,难道就对那个位置没有一点点幻想?

    她不信!

    楼公子看着她恬静表面下隐藏的阴险笑容,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这丫头够符合他的口味儿啊!

    即便她不出声,他也愿意帮忙的。

    去江南的路上,景翼能否四肢健全地赶过去……呵呵,看他本事有多大吧!

    他扬唇笑了笑,颠倒众生的俊脸差点恍花了她的眼。只是,那笑容没亮多久,他声音徒然提高,“师妹与四皇子,有仇?”

    穆心瑜低头,不说话了。这货管太多!

    楼焰心失笑,看着她,似要将她看穿。直到穆心瑜快要抵挡不住他那火热的视线,他清洌低淳的嗓音才重新缓缓响起。

    “其二……”九王爷行事诡异莫测,给她说的第一件事就直戳她的心窝子,后面的话,又岂能简单?

    穆心瑜立刻摆正了身子,作认真倾听样。

    楼焰心摸摸脸,用得着如临大敌吗?

    “其实你不用那么紧张,都是小事儿!”

    就算是大事儿,他相信,她也应付得来!

    不是说他时间不多吗?废什么话?

    穆心瑜没动,等着他说。

    楼焰心摸摸鼻子,觉得自己被嫌弃了,他撇撇嘴,“这其二嘛,自然是你家四妹妹明日的婚事了。据可靠消息,你家老夫人已经和那个叫刘什么的谁谁谁串通好了,明日一早待你去添妆之时,来个偷梁换柱,让你做这一次的新娘子呢!”

    这话说的,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嫌疑。

    穆心瑜水润的眸子里骤起风云,片刻又消散下去。

    这点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她抬头,“其三呢?”

    楼焰心也抬眸看她,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我说了,有奖励吗?”

    穆心瑜微微挑眉,“不说拉倒,后转,大门,右边,窗户,好走不送!”

    这男人表里不一,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又无缘无故跟她走得这么近,想来定是有所图!

    想到凝贵妃和景翼非要从她身上得到的那个凤凰令,穆心瑜的眸子不禁幽深了些。

    她冷眼睨着他,眼底全是不屑。

    他以为,她有必要巴着他么?还是他认为,她会傻到跟前世一样,再上一次当?

    可笑!

    楼焰心被她那厌恶的眼神刺痛到了,心中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说得好好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不就开了个玩笑嘛!

    真是……败给她了!

    楼焰心叹了口气,恹恹地起身,当真要走。

    穆心瑜也不留他,还给他一个绝情的背影,楼焰心当真心碎了有木有?

    他苦哈哈地回头,作西子捧心状,“你当真如此绝情?”

    “……”穆心瑜内心将此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丫有完没完?

    “我真走了?”楼焰心死心不改,“你就不挽留挽留我一下?”

    “……”穆心瑜背影一僵。

    搞得好像她是负心汉一样。

    楼焰心看着她狠心绝情的背影,哭得呜呼哀哉,“你好狠的心啊!”

    穆心瑜脚下一个踉跄,转身,扶额,“你赢了,你……”

    人呢?

    满脸黑线!!这丫果真走了?

    刚松了口气,背后一双手从她腰间缠了上来,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白皙优美的脖子上。

    穆心瑜浑身僵硬地立在原地。

    楼焰心得逞地在她后脖子那里轻轻一啄,留下一句话便飞快地逃走了。

    “那个巫婆不好对付,你要小心!”

    “握草,楼焰心,你混蛋给老娘滚回来。”

    呜呜……帮我把穴道解开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