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4夜黑风高

064夜黑风高

    眼前是一条幽深的地下通道,楼焰心一脚迈入。

    举着烛火,走过长长的通道,打开一石门,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便呈现于眼前,楼焰心抿着唇,犹豫了一下,掀开了一旁厚重的铁珠帘。

    “珈蓝?”

    里面的人没想到这会儿会有人来,吃惊地回头看着他。

    那人一头白发洒脱飘逸,鎏金色的半盏面具下,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依稀看见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似是受了重伤,他此刻手中正拿着绷带,右臂高高抬起,面无表情地看着掀帘进来之人。

    最让人吃惊的是,他脸上即便没有一丝血色,依旧美得惊心动魄,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琉璃色的双眸璀璨夺目,仿佛点缀着星辰的夜空,似要将楼焰心深深地吸进去。

    那一双眼,是他看过的最好看的眼,倔强而坚毅,他只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过。

    为了这一双眼,楼焰心在十年前,出手救了他。

    黑色的夜行衣紧贴在他壮硕的身躯上,更显那一头白发张扬肆意,黑与白,豁然生两仪,有一种纯天然的相得益彰之感,美不胜收。

    这一定是一个血统高贵的精灵,楼焰心想着,魅惑的唇畔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公子!”那人低低地喊了一声,便不再看楼焰心,继续手中的动作。

    可能是受了内伤的缘故,他的动作有些笨拙,楼焰心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绷带,细心地帮他包扎着。

    对任何人从来都没有耐心的公子竟会有如此细致温雅的一面,暗卫们皆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巴,仿佛一道晴天霹雳降下,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更何况,这位白发公子,还是他的属下。

    “青龙令找到了?”

    “珈蓝幸不辱命!”

    楼焰心给他包扎完,绝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欣慰。

    叫珈蓝的这位白发公子呆呆地看了他一眼,便恭敬地站起来,用他没受伤的左手从怀间掏出一块古朴的青色令牌。

    切确的说,这不是一枚令牌,而是一块雕着青龙的玉佩,圆形,鸡蛋大小。

    楼焰心看了两眼,便直接塞入了自己的怀中,他看着珈蓝那半盏面具下苍白的脸,语带关心,“你的伤怎么样?”

    他问的,是珈蓝的旧伤。

    珈蓝苦笑,无所谓道,“十年寒毒,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解的?”

    “寒毒不能解,那……”楼焰心有些担忧,毕竟他是她的……

    珈蓝依旧淡淡道,“我的脸十年前就毁了,不必再花心思……如今能将寒毒控制在每月十五发作一次,已属不易,我不敢贪心。她……怎么样了?”

    楼焰心俊逸的脸上露出一抹柔色,“若是想她了,你随时可以回去!”

    “不,只要她过得好,我便放心了!”珈蓝看着他眼中那一抹温柔,并没有太多的诧异。

    能得这位的青睐,是她三生有幸。

    言语并不多,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一个俊逸不凡,一个美若谪仙,一个是天上的皓月,一个是夜间的精灵。

    这一笑,闪瞎了暗卫们的狗眼,内心有些不真实的某些想法蠢蠢欲动。

    奶奶的熊的,咱家公子,不会对珈蓝上心了吧?哈?不会吧?

    他们两个怎么可以这样,……哦,漏,公子,你不可以弯!你这样是要置穆大小姐与何地?

    “地狱幽火已经找到,就在炎城。”

    珈蓝颀长的身子微微颤抖,左右抚上自己面具下的半边脸,若是真能取回地狱幽火,那他的脸……

    天下无双的第一公子,怎么可以没有一张完美的脸?

    四目相撞,基情四射,阿不,兄弟之间的惺惺相惜不言而喻。

    楼焰心拍拍他的肩膀,“走吧!

    两位翩翩佳公子挥挥衣袖走了,不带走一片云云彩,暗卫们捂着受伤的小心肝嗷嗷大叫。

    “完了,珈蓝长得这么好看,公子已经弯了……”

    “不行,我要去告诉穆大小姐,公子出柜了!”

    “嗷!”说话的那两个暗卫甲被他们的统领敲了个暴栗,他鹰目一蹬,“吵吵吵个屁,公子是你们可以随意编排的吗?他喜欢谁那是他的事!”

    如果楼焰心此刻听到了属下们的心声,一定会拍着他们的肩膀告诫,“哥们儿,爷不是个重口味的人,乃们要相信爷的性取向绝对正常!”

    **

    借着月光,景翼在黑夜中策马奔行,跟父皇“谈完心”他便立即收拾行囊,做足了准备出发。

    他走的路,并不是朝着江南的方向,而是酋镇的方向。那里,有一位不问世事多年的神医,听说他曾在前朝的时候出手解救过得了瘟疫的一个小镇,目前已不在世,只是手下有一位传承者继承了他的衣钵,想来也是不赖,对他此行应该是有很大帮助的。

    只是京都那边……凤凰令未曾到手,若是被三皇子捷足先登,那便是得不偿失。更何况,穆心瑜那天故意花了他那么多银子,不捞回来实在不甘。

    两利相权取其重。一边是上位的机会,可以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站在最高点,一边是凤凰令,可以给他可能有相当于三十万军队的支持。这第二个,能否得到,还是一个未知数。

    成败就在一刻,他暗中筹谋多年,不能输在一个小小的穆心瑜的手里。

    景翼阴鸷幽暗的眸底闪过一片狠厉。

    得不到,便毁灭!

    忽然间,五六十条黑影便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将他团团围住……

    黑色的夜幕是一把很好的保护伞,可以为行为不良鸡鸣狗盗者提供便利,亦可以……嘿嘿……

    夜黑风高也,杀人放火时。

    孤剑蒙着脸,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小心翼翼地潜伏在黑夜之中。

    他今天收到了一个任务,酬金二十万两。那可是他这辈子得到的最高报酬了,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闺阁女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

    作为杀手界第一人,出手快很准是第一原则。

    他握着刀,鹰隼般锐利的黑眸似要洞穿他脚下的瓦片,思考着怎样以最快的方式将里面的那个女人的性命收割掉。

    被楼焰心点了穴道,穆心瑜很想骂娘,但此刻是晚上,她只能呜呜呼叫,希望能将外间被打晕的紫丹唤醒,把她扶到床榻上躺好。

    呜呜……这个姿势实在太累了!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成为了杀手的猎物。

    风痕掠过,暗中保护的宿将忽然眸光一凛。

    杀气迸射。

    紫丹睡眼迷蒙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衣人举刀朝着自家小姐砍去,心脏皱缩,“小姐!”刀光一晃,无法动弹的穆心瑜条件反射地眯住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