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5杀手来袭

065杀手来袭

    如果此刻不是穴道被封,又怎么受制于人?

    穆心瑜在心底又一次狠狠将楼焰心骂了个狗血淋头。

    刀锋就在鼻尖。

    宿将从黑暗中窜出,整个身体像一条滑动的淡蓝色泥鳅,堪堪将那把尖刀挑开。

    孤剑缩了缩瞳孔。

    杀手取人性命,胜在顷刻间。猎物防备最弱的时候,便是他出手的最佳时刻。

    他的孤剑十三式很少有人能抵挡开。

    此人是谁,力道如此之大?

    宿将将手中的短笛收起,道了声“得罪”,随手往穆心瑜身上一点,被封的穴道瞬间解开。

    穆心瑜身子一软,宿将抬脚一捞,人又稳稳地站好了。

    这几个动作,只在瞬间,不过三息。

    “你是何人?”孤剑倒退了几步,胸中血液翻滚。

    穆心瑜琉璃色的眸子流转间熠熠生辉,染上些微的……欣喜?

    “孤剑?”杀手界第一人?那个爱财如命的逗逼?

    穆心瑜双目贼亮,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光。

    “你认识我?”孤剑回头,将视线从宿将身上撤回来,钉在了穆心瑜的身上。

    他蹙眉,似是在暗忖,什么时候见过她。

    这女子一身奶白色上群,长发如瀑,含娇带媚,琉璃色的眸子正惊喜而深情地“凝视”着他,正是画像上的人无疑。可……

    姑娘这含情脉脉的眼神是肿么回事?

    孤剑出任务以来,第一次险些被一个女人看得吓尿了。

    这女人神经病吧,居然对一个要杀她的人表现的这么风/骚?

    “咳咳……”宿将忍住要将穆心瑜大卸十八块的冲动,抽出身上的佩剑朝着孤剑刺去。

    他就说嘛,公子的眼光不怎么样。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果然是要“出柜”!

    一黑,一蓝,两条人影扭打起来。

    紫丹扶着自家小姐在一旁坐下,看不清那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人到底谁更胜一筹,只听到了乒乒乓乓的兵器交接碰撞声和几声闷哼。

    胸口隐隐的痛意传来,对孤剑的过分关注差点让她忘了讨伐宿将脚背搁到她胸部的大事。

    暂且压制住心中的不快,穆心瑜对宿将喊,“喂,蓝衣服那个,不要把人弄死了!”

    蓝衣服的?还不能把人弄死了?

    宿将拿剑的手一颤,那点被刀尖划伤。被穆心瑜这么一喊,他的好脾气也终将用尽,下手更加毫不客气。

    找招招凌厉,招招致命。

    早在湖心楼回来那会儿,她身边就跟了这个人,穆心瑜知道,他是楼焰心派来暗中保护自己的。

    也知道,他一定会听自己的话。

    所以,喊了那么一声后,穆心瑜就端坐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茶水,任紫丹给自己捶肩捏背。

    哎,要是有瓜子就好了!

    “哗啦——”孤剑衣服上留下了一个破洞。

    “嗤啦——”孤剑的衣袖少了一截。

    “哐当——”孤剑的尖刀掉了。

    “砰——”孤剑的……咦,孤剑本人飞出去了?

    宿将咻一声飞到了孤剑的身旁,居高临下藐视着他的手下败将,闪着寒光的宝剑直指黑衣人。

    他确实有藐视别人的资本,瞧瞧,人家孤剑,一身破烂,浑身冒血,而这人呢,一身清爽,蓝衣依旧干净整洁,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染到。

    强烈对比,高下立分。

    若是自己出手,顶多与孤剑打个平手。

    穆心瑜不禁对宿将刮目相看起来,她赶紧起身,“少年,住手!”

    宿将将人绑起来,泄愤似的将人捆了个结结实实,一把推到穆心瑜跟前,“你来审?还是我带回去?”

    语气里略带不满,约莫有些醋意横飞。

    穆心瑜诧异了,忽略掉心头那股怪异的感觉,她眸带笑意,却杀意森森地对着孤剑,“谁派你来的?”

    故将昂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英勇模样。

    穆心瑜俯身,捏着他光洁的下巴笑笑,“那人给你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双倍!”

    宿将不屑冷哼,心中十分不爽。

    一个妇道人家,她知道怎么审犯人么?

    这个孤剑颇有些来头,在杀手界名气也不小,骨头可是硬得很。

    她以为心平气和的几句话就能问出来么?

    她以为,像孤剑这样的傲骨,是用钱就能够打发的么?

    笑……话!

    殊不知,他以为的笑话,却偏偏神奇地发生了。

    孤剑一听价钱翻倍,冷傲的头颅立即垂了下来,舔着脸,像只哈巴狗一样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心瑜。

    “真的!我说,我说!”

    语气很欣喜,脸色很谄媚。

    宿将:“……”

    怀瑜院这边,一阵响动之后便回归了平静。

    不远处的锦绣阁那边,却炸开了锅。

    几个小丫头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

    “什么,你真的看见鬼……鬼了?”一个小丫头瑟瑟地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真的,夫人叫我去怀瑜院那边监视大小姐,我提着灯笼还没走近呢,灯就灭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就飘了过来,娘啊,是飘啊,那不是鬼,是什么?”

    “对哦,我好像听见那边有响动哎!”

    “我还听见了鬼叫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鬼太多,打起来了!”

    “那,你怎么不跑?”

    “我腿都吓软了,还跑什么?”

    “后来呢?鬼没抓你?”

    “我,我晕过去了……”

    “那,夫人那里怎么交代?”

    “嘘,夫人今天出门又被打了,你小声点!”

    “……”

    陶然居,老夫人靠在软椅上,手里捏着一串佛珠,闭目念着什么。

    穆盈坐在她身边,一脸小心翼翼,“祖母,真的吗?明日盈儿真的不用嫁给刘熠?”

    老夫人睁眼,和蔼地看着她,浑浊的老眼里闪过算计,“只怕要委屈你大姐姐了!你知道明日该这么做?”

    穆盈敛下眼底的欣喜,她就知道,老夫人是向着自己的。

    她乖巧地点点头,“嗯,孙女知道!”

    明日,就等穆心瑜过来添妆了!

    老夫人摸摸她的头,一脸慈爱,“去吧,好好睡一觉,明日祖母再安排人送你去家庙避一段时间!”

    刘熠是凝贵妃的人,她放纵刘熠过来威胁自己,不就是想让穆心瑜嫁给刘熠的意思么?

    相比让自己的亲孙女给刘熠那个人渣糟蹋了,还不如顺了贵妃娘娘的意!

    老夫人眸底寒光点点,穆盈乖巧地退了下去。

    **

    “什么?”宿将恼怒地将孤剑提起来,“你再说一遍?”

    “是凝贵妃收买我的,哎哎,你别动手动脚,我跟你男女授受不亲……”孤剑嗷嗷叫着。

    居然是凝贵妃?

    穆心瑜眼底闪过一丝不解,难道她猜错了,景翼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对她出手?

    正想着,一道裹着冰寒的剑意破空而来,直指她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