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6惊天屠杀

066惊天屠杀

    穆心瑜这次没有被点穴,当即脑袋一歪,张开双臂,整个身子向后退开。

    来人吃了一惊,显然是没想到穆心瑜一个闺阁女子居然会武功。

    再次发动进攻,来人将剑尖对准了穆心瑜。

    屋里一下子进去紧张的氛围。

    怕紫丹没武功会被内劲波及,穆心瑜喊了声,“保护她!”

    宿将翻身跃起,拎起紫丹一扔,扔到了柱子后面,加入了战局。

    孤剑被孤零零地仍在地上,不时地收到剑气的攻击,差点气得吐血。好歹照顾一下俘虏啊喂!

    两人围攻一人,且武功都不弱,却没怎么占上风。

    穆心瑜暗暗心惊,此人定是景翼派来的杀手无疑了。

    当即毫不迟疑地使出十层的内力,掌风化剑朝着蒙面人劈过去。

    十几招已过,蒙面人依旧气息平静,呼吸绵长。而穆心瑜两人早就累得气喘吁吁了。

    宿将心中骂了一句“欺人太甚”趁着蒙面人抬剑地方穆心瑜的空档,朝着他的胁下三寸刺了过去。

    穆心瑜看出他的意图,极力配合,使出吃奶的力气缠住蒙面人。

    蒙面人左右受夹击,眼见着宿将的剑就要刺到自己的右臂,慌忙一闪,也不顾穆心瑜后方的攻击了,赶紧提剑抵挡那致命的一击。

    就是此刻!

    穆心瑜双眸一亮,之间寒光乍现,三枚银针刷刷飞出。

    蒙面人也确实有本事,那动作快得惊人,他一剑挑开宿将的长剑之后便没有恋战,赶紧后撤躲开穆心瑜的暗器。

    当然,穆心瑜也不是吃素的,使出一招声东击西,抬起左掌,拼尽全力往蒙面人肩上一撞。

    “砰——”

    蒙面人阴鸷的眼底充满了不可置信。

    一口鲜血吐出来,捂着胸口爬起。

    没想到,这个看着娇滴滴的女子,居然会有如此强悍的内力,而且……她用的,居然是左手?!

    宿将也震惊了,长大了嘴巴,一脸“你是不是女人”的难以置信。

    穆心瑜眨眨眼,她有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吗?

    不就是用左手打了蒙面人一掌吗?

    她甩甩手臂,好久没有用左手了,真的很不习惯!

    而熟悉她的人,比如紫丹就知道,她家小姐擅长左右双书,甚至左手比右手更加灵活。

    这给该死的刺客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只是……她家小姐什么时候会武功了?

    紫丹也同样不解地看着穆心瑜!

    穆心瑜对她吐吐舌头,就在这个当口,那蒙面刺客忽然站了起来,发出桀桀的笑声。

    “桀桀……你们跑不了了!”当下手一挥。

    一群同样大半的萌面黑衣人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

    这一下,连宿将都有些吃不消了,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

    穆心瑜也注意到了,对方人数的可观,让她情何以堪?

    这不是一场一对一的刺杀,而是一个组织的倾巢出动吧?

    景翼真是看得起她!

    紫丹数了数那人头数,约莫百来个,吓得脑袋缩了缩,又躲回了柱子后面。她没有武功,还是不要连累自家小姐好了!

    孤剑双手双脚被绑,躲开那些刀光剑影,一点一点地挪动到紫丹的身后,哈巴狗一样看着她,“喂,这位妹子,能不能帮个忙解开绳子?”

    紫丹:“……”

    “砰——”一个黑衣人砸到了她的跟前,紫丹一脚踹开。

    “砰——”又一个黑衣人砸到跟前,孤剑用脑袋将人挤开。

    “妹子,我说,你帮我解开了,我帮你家小姐对付坏人!”孤剑用诱惑小白兔的语气看着紫丹。

    “砰——”一个蓝衣人砸到了跟前,紫丹上前抬脚……咦?这个不是那个暗中保护自家小姐的****吗?

    他武功那么高,都被打败了,那小姐……

    紫丹脑袋霍地一扭,看向了被黑衣人围攻得密不透风的穆心瑜,眼眶红红,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完了,完了,小姐要死了!

    宿将看着紫丹的眼泪,心中一阵烦躁。

    他忍着身上的伤痛,“咳咳……紫丹姑娘,快扶我起来,我的怀里有……有信号弹……”

    穆心瑜身上已经被砍了七八剑,手臂上鲜血汩汩。

    她此时,已经杀红了眼。

    筋疲力尽,头脑麻木。

    一如前世那般,她面对千军万马,只身抵挡敌军,协助景翼逃跑……

    身体好累,手好酸,她不行了……难道她要就这样死掉了吗?

    不,她不能死!

    景翼都还没死,她怎么可以死?

    咬咬牙,鲜血腥浓的味道充斥着她的神经,脑袋里似乎又清醒了些。

    挥剑,一剑一个,一剑一个……

    “咻——”一枚信号弹在怀瑜院上空炸响。

    京都城外百里处,景翼拖着一条断腿,双目猩红地瞪着将他团团围住的黑衣人。

    “你们是谁?”

    为首那人邪邪一笑,“嘿嘿,四皇子,乖乖做你的隐形皇子便好,为何还要贪婪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挡了三皇子的路,贵妃娘娘又岂能容你?”

    他抬起手,周围的人举起了剑。

    “四皇子莫要怨恨我等,做鬼了找要杀你的人去吧!”

    手起,手落。

    “咻——”夜空中炸响一枚绚丽的焰火。

    是宿将!

    “走!”为首的黑衣人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一声令下,黑衣人尽数消失不见。

    景翼苟延残喘,阴鸷狠厉的目光里杀意尽现,

    三皇子,凝贵妃!

    ***

    “帮帮我家小姐!”紫丹眼底满是恳求,嘴唇已被她自己咬破,她怕自己昏厥过去。

    孤剑执起刀,郑重地点点头,他看了眼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宿将,加入了战局。

    “穆心瑜,我来了,记得你还欠我四十万两银子啊!”

    血肉横飞,满地残尸。

    穆心瑜此刻已是强撑着一口气,她在等。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

    霍地,院子里咻咻掉下几个人影。

    一个,两个,三个……无数个。

    无数个带着诡异面具的黑衣人从天而降。

    穆心瑜终于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宿将虚弱地睁眼,恍惚间,看见了一枚金色的面具,抬了抬手,“去……帮……”

    楼焰心跨过昏迷过去的宿将,一把抱起还在强撑着不倒的某人,肃穆的脸上写满担忧。

    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女人,真是……倔强啊!

    穆心瑜抬抬眼皮,睁不开眼。

    好累!

    脑袋一歪,终于昏睡了过去。

    楼焰心抱着人站在屋顶,珈蓝站在他的身边,风掠掠吹过,带起两人的衣袍。

    魔魅的嗓音犹如地狱的修罗,“杀无赦,一个不留!”

    又是一场惊天的屠杀!